2019/12/01

異鄉足球挑戰(三):越佐足球留學第二年

關於台灣青年到新潟縣足球高校留學的第二章。 足球留學沒有想像中的浪漫,也沒有什麼追求夢想的熱血景象,更多的是迷惘、挫折。思考一陣子後,我決定透過和10月某一場比賽有關的事情,將自己所看見的開志國際高校足球部,台灣留學生們的生活,直接呈現出來。

作者:SPORTSPON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10/20,新潟縣刈羽足球場-

秋季期間總是陰雨多雲的新潟縣,難得一早就出了太陽。這天是令和元年全國選手權新潟縣預選大會的比賽日,將透過8場賽事決定半準決賽的前八強。其中,刈羽球場的對戰組合,是傳統強權新潟明訓對上開志國際,前一天雙方都用4-0擊敗對手晉級。

 

開志國際(紅)

 

哨聲響起,開志國際很快就將球長傳到右邊路,雙方從邊路的空間爭奪開啟這場對決。上半場兩邊勢均力敵,開志國際在中場建立出人數優勢出現效果,成功地限制了明訓中場球元的可用空間,加上前場左右邊路球員第一腳觸球都能拿下球權、完成傳導的優勢下,明訓門前出現多次險情。

 

 

但傳統強校明訓很有耐心,等到開志中場傳導的瑕疵,成功從左邊路發動反擊突破,首開紀錄。旁邊的加油席傳出了歡呼聲,但明訓球員沒有太多慶祝。場上開志國際選手看起來沒有因為這顆失球,出現動搖的表情。

 

接著,兩隊逼搶節奏加快,因為逼搶激烈,定位球的次數也跟著變多,為了防堵新潟明訓的傳導,開志國際面對角球防守的次數也跟著變多。大家常說,足球場上有3成的進球來自定位球,給對方多次角球機會,門前出現危機的次數也會變多,但開志都挺過了危機。

 

 

上半場結束,開志國際0:1暫時落後。在這所學校,有三位來自台灣的留學生。他們也在這天的賽前大名單,一邊熱身,一邊關心場上狀況,想和三年級生一同晉級到前八強。

 

越佐足球留學第二篇-迷網、挫折、自我懷疑

 

時間拉回到7月-

 

比起去年,今年開志國際足球部規模變大不少,在地區聯賽可以分成1、2隊參賽,訓練時也會分成一/二隊練習,透過升降制強化隊內的競爭氛圍。7月算是日本高校足球部的準備期,因應10月開始的全國選手權地方大會,各校會在這個時期提升選手在場上的實戰能力,光是短短了兩周,開志國際的一二隊就會出現4-5人的替換。

 

「怎麼踢都怪怪的,上周好不容易拉起來的感覺都不見了....。」

 

今年四月開始成為開志國際一員的蔡易叡,就是前一周升一隊,隔週被安排回二隊的其中一人。前周還能拿著我的相機拍照,說著「我拍得比你好」的話題,第二周練習後總是杵著一張「煩惱中」的臉。

 

在自己喜歡的足球上碰壁,這是成長期的選手一定會遇上的難題,還得用自己不熟悉的第二外語去聽教練的說話內容,自己和隊友的連結有時ok,有時好像連不上線。加上比台灣更激烈的對抗、更快的節奏。在一隊好像漸漸找回來的感覺,來到二隊就像沒存檔的重開機。

 

 

他們還會發現,國外所說的「足球」,跟台灣長得不同,一下子從2D跑進3D,原本擅長的武器、視野都好像失靈一樣。

 

「這邊踢前面的球員好像都要扛得住對方後衛,一直強調對抗。」

 

 

過去在民族國中以速度、帶球表現亮眼的曾子樂,來到節奏更快的日本後,對於球隊要求前場球員必須得用身體跟後衛對抗的事情,花了不少時間適應。加上新潟強校防守球員在空間判斷、預測整體都比台灣好的狀況下,他的速度有時候占不到甚麼便宜,腦袋還得花功夫去將訓練時教練的提醒「日翻中」。

 

那麼,邁入第二年的陳世賢,狀況會是最好的留學生嗎?沒有,他的煩惱、挫折感可能比前兩個人還要多。

 

 

「一直覺得表現不好,自己好像都沒有成長....,到底是為什麼來日本。」

 

今年開志國際的一年級來了不少有趣的選手,過去新潟天鵝U15青訓先發門將、來自關西的腳下技術優秀球員,刺激了隊內的競爭強度。加上越來越上軌道的2年級,開志國際的目標也來到更上一層-想在縣大會踢進8強,甚至是前4。監督大久保悟開始從原本的基本原理原則指導,加入了他想要踢出的開志國際足球。

 

「前鋒防守壓迫時不是筆直的跑過去,要注意對手的慣用腳,預判他的下一步,去封住傳球路線。」
「看你跟隊友的位置去逼搶,壓迫是給對方壓力,不是把自己的空間讓給對手!建立出風險高到低的空間判斷!」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