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12/01

異鄉足球挑戰(三):越佐足球留學第二年

關於台灣青年到新潟縣足球高校留學的第二章。 足球留學沒有想像中的浪漫,也沒有什麼追求夢想的熱血景象,更多的是迷惘、挫折。思考一陣子後,我決定透過和10月某一場比賽有關的事情,將自己所看見的開志國際高校足球部,台灣留學生們的生活,直接呈現出來。

作者:SPORTSPON

 

大久保悟監督(右)&南亞季彥教練(左)

 

與冬天相比,開志練習的氣氛改變了。依照常理,沒有一個教練喜歡在訓練進行中喊暫停,除非有不得不提醒的狀況。夏天七月的訓練,一隊常常會在進行某個項目時中途停下來,監督嚴肅地說明Play要點的畫面。

 

 

「這樣的壓迫,別說是明訓,其他球隊你們也跨越不了的。」

 

今天訓練覺得很順,隔天碰上挫折,下周又突然變好。這場比賽好,下場比賽變差,在隔一場怎麼又變不一樣了。

 

成長期的球員大多會處在「挫折、成功、挫折」不斷交替的狀態下。當挫折出現的次數大多正面時,迷網、停頓、自我懷疑這些情緒/思考也會跟著出現。

 

「別人都變強了,但我好像停住了,怎麼辦?」

 

在職業競技的世界裡,對於單身前往異地的選手來說,最大的好處是,他能完全專注在競技上。

 

同樣地,這個專注也可能成為選手的負擔,即使休息、跟朋友出遊放鬆,他腦子裡還是想著競技,因為他就是為了這件事才來到異地。足球留學也一樣,還加上語言、生活、習慣的差異,陷入煩惱時,又沒辦法離開足球。

 

成為能夠在場上奮鬥的選手-身體對抗強度、足球場上的「速度」

 

日本高校的競技社團,常會看到,擁有和三年級生同樣實力的一二年級,如果他們的技術與心理層面沒有很明顯地高到某一程度,監督還是會將重任先交給三年級的主力群,因為他們知道勝負是怎麼一回事。夏天的高校總體大賽裡,開志國際在8強決定戰遇上強校日本文理。因對手主打身體強度的強力足球攻勢下止步。

 

「感覺大家是輸給了對手的「名字」,對方踢得是很強調對抗的足球,大家踢得太綁手綁腳了,說真的,除了身高,我們在其他方面並不會輸給對手。」

 

在聊到夏天的比賽時,10號球員広本這麼說道。

 

「在5成5成的爭搶中無法勇於戰鬥的球員,沒有辦法在場上生存下去。」

 

這讓我想到,去年在巴拉圭所看到的狀況-當身體對抗成為足球場上的基本條件時,如果我們還是會落入「強度」是一種風格/做法的思考,那這塊土地可能很難出現足以挑戰海外舞台的選手。

 

除了身體對抗,還有一個決定性關鍵是球員的「速度」。足球是項指針走到底、裁判吹起結束哨聲才會停止的競技。所以選手要不斷觀察、跑動、準備、思考。拿球的要思考-實行、沒拿球的也要思考一實行。所謂的才能,絕對不只是身體強度條件or個人技巧,而是「腦中的速度感」。

 

快的選手,腦中就像是我們常看的動畫一樣,不斷出現下一動作與判斷的想像畫面。稍微慢一點的選手,腦中可能會出現像是漫畫一格一格接下去的畫面。所以當某個選手總是快人一步的時候,他的快不只是身體條件與技術,而是「觀察-實踐」所需的時間,和一般人不同。

 

 

台灣選手到海外,「腦中的速度感」夠不夠快,能不能跟上當地球員,就是他能否生存下去的關鍵點。

 

「不管是台灣的學弟,還是我們自己,每天都有很多需要改進的課題。易叡會跟我聊很多足球的事,知道他前陣子有很多煩惱,踢不好的時候會感到迷惘。但這是每個人都必須經過的路,只要不斷思考、嘗試、修正,人一定會成長,踢得更好。」

 

就這樣,台灣的留學生和其他人一起,不斷在練習與實戰中經歷挫折、檢討、修正、變好的循環,迎向每年日本高校足球最重要的選手權大會。

 

2019年開志國際選手權之旅的「完結」-引退、遺憾、展望

 

「今年球隊變得比較不一樣,可以感受到,我們真的一步一步地成長變強,夏天高校總體大會時,我們輸給了日本文理。的確,對方是很有名的球隊,一開始有點被對手嚇到了,導致比賽過程一直是偏向被動的一方,但實際上我們跟對方的差距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多。我相信我們能夠贏過明訓,為了達成這目標,會持續努力。」(2019.07.25)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