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12/06

【F1】Brawn車隊不為人知的故事[1]:金融風暴與生存之戰

2009年,因Honda退出F1而被迫改組,並差點無法參賽的Brawn車隊奇蹟般的拿下該年的車手、車隊雙料冠軍,成為F1歷史中最不可思議的故事之一,雖然已高升FOM賽務經理的車隊老闆兼領隊Ross Brawn、車隊執行長Nick Fry與世界冠軍Jenson Button都已在個人著作中描述這段經歷,不過這次要回顧這段故事的是同在前線奮鬥的車隊工作人員們。

作者:Athrun

這是F1歷史中最近、可能也是最後一則童話故事。這則故事見證了一支700餘人的團隊因金融風暴而被迫裁撤半數員工,且差點在賽季初期因一次底盤破損與設計爭議而走向壞結局——在2009年的Brawn車隊之前,沒有一支車隊能在參賽首年就拿下車手、車隊雙料冠軍。

請繼續往下閱讀

經過了10年後,我們終於能用更多的角度來回顧這段故事,雖然已高升FOM賽務經理的車隊老闆Ross Brawn、車隊執行長Nick Fry與世界冠軍Jenson Button都在個人著作中描述這段經歷,不過那些同樣身在前線的工程師、技師並沒有太多機會能回述這一年的過程,英國ESPN因此藉由這次的機會採訪了多位曾效力Brawn車隊的工作人員來進行回顧。

這段故事自然必須從深陷金融風暴的Honda在2008年12月5日匆促宣布全面退出F1說起。

雖然有Ross Brawn坐鎮,不過Honda車隊在2008年僅拿下年度第九,為六支廠隊中最糟

陷入生存之戰

「Ross在某日接到了來自Honda高層的電話,並說明他們將前來英國開會」,當時擔任Brawn行政助理的Nicole Bearne表示,「我想我們幾天前就有預期這件事,所以我們開始猜測各種可能:好,成績確實不是很出色,而且大環境也不好,所以我們會遇到某種變數,但儘管如此,我們仍未預期到接下來的事情。」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他們(Honda高層)照表操課抵達倫敦希斯洛機場,並找Ross與車隊高層開會,當天Ross原本要主持一場FIA技術團隊會議,但很明顯的,這場會議他必須缺席。」

「我當時在車隊廠房裡做著例行事務」,時任賽車塗裝監督Andrew Moody表示,「當時我推測兩三天內應該就會有重大消息發布,別問我我當時怎麼會這麼認為,因為我們在這行待久了,身邊的同業或多或少都會接獲各種傳聞,而且我當時一直感覺什麼事要發生了,但絕對想不到會是這個...」

「我在結束Ross缺席的FIA會議後隨即前往希斯洛機場,並在他們開會的旅館外面等著」,Bearne表示,「Ross出來後我將FIA會議的內文交給他,並問他說『會議如何』,他只說『情況真的糟了』。」

「我不發一語的想著可能的狀況,然後Ross回話,『他們想收掉車隊』,當時我們站在停車場,那之後我沒辦法從Ross獲得更多訊息,之後我回到車隊總部繼續做著我能做的瑣事,隔天我們為車隊員工與親屬們舉辦聖誕晚會,我還記得我當時想著『老天,這恐怕是最後一次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記得在接獲Honda將退出F1賽場時,我們正在樓下為2009年即將引進賽場的KERS系統進行測試」,賽車組裝監督Peter Hodgkinson表示,「我們為了這個系統晝夜不休,不停的測試通過的電流還有其他東西,為了逐一解決這些問題,我們已經進行了126次引擎測試。」

「然後就傳出Honda要退出F1的新聞,當時我看到來自日本的夥伴們不停啜泣,消息傳出那天,Sky新聞台的SNG車就停在總部外的卡車停車場,準備問我們詢問事情,迎接我們的是一切都是問號,極度不舒服的未來,然後裁員的話題就這麼圍繞著我們。」

「我們當時將後勤設備裝上卡車,準備前往測試」,運送組暨Rubens Barrichello維修小組成員Derek Herbert表示,「當我們收到休息時,我們正準備上路,所以我們趕緊把所有設備卸下,然後參與緊急會議,我們真的對這件事不知所措,而且感覺相當糟。」

「這件事是集合所有員工後宣布的」,Moody表示,「雖然有些人可能認為這並非壞消息,但老實說,我們可能在下星期就會失業還是讓人相當震驚。」

資遣危機與曇花一現的曙光

受到次貸風暴引發全球金融危機的影響,Honda為了求生存而在2008年12月5日宣布全面退出F1賽場,雖然Honda希望盡可能以最快速度退出,不過在Brawn與Fry的勸說下,Honda決定以尋找新團隊的方式退出,以Brawn與Fry的角度來說,轉賣車隊不僅能讓Honda回收些許資金,也能將負面影響降到最低。

不過雖然有數位潛在買家開始評估,並前往位於英國布萊克利(Brackley)的車隊總部一探究竟,但數周時間過去,不僅沒有團隊願意收購Brawn團隊,更不用提準備2009年賽季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