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7
作者:劍零

灰狼戰報(3)- 四分之一賽季,我們與季後賽的距離

四分之一個賽季,明尼蘇達灰狼隊取得10勝10敗,勝率五成,令不少人訝異灰狼隊在競爭激烈的西區中,至目前一直守著季後賽席次的八強。灰狼有資格被稱為是一支「季後賽等級」的球隊嗎?又或者換個方式問,灰狼距離那些聯盟強隊還差了什麼?在終於有了比較多的樣本數,讓我們從數據層面來看灰狼隊改變與待改變之處。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20賽季不知不覺也進行了四分之一個賽季,明尼蘇達灰狼隊取得10勝10敗,剛好五成勝率,球隊的走向也確實如筆者開季分析文章所提到的,邁向現代化,打得更快並投更多三分。令不少人訝異灰狼隊在競爭激烈的西區中,至目前一直守著季後賽席次的八強。灰狼有資格被稱為是一支「季後賽等級」的球隊嗎?又或者換個方式問,灰狼距離那些強隊還差了什麼?在有了比較多的樣本數後,讓我們從數據層面來看灰狼隊改變與待改變之處。

  • 本篇採用之數據為12/6晚上前所記錄

三分難題

        目前球隊的走向確實如Saunders在季前所預設的,快節奏、更多的早攻與三分:PACE 104.47,聯盟第四,場均三分出手39.3顆,也與鵜鶘並列第4,但截至目前團隊三分命中率是看似有點慘烈的33% (已經是近幾場的進步所拉抬起來的成績了),聯盟倒數第三。11/10的金塊之戰,當天三分命中率13.4%,創下了史詩等級的單場投丟39球三分,NBA歷史第三,一個尷尬的紀錄。灰狼的問題並不是濫投三分,而是戰術跑出來了、空檔有了,但投不進

        2019-20賽季到現在,灰狼三分Wide-open(防守者距離6 feet以上)的頻率為19.7%,聯盟第七高,但命中率僅33.9%,聯盟墊底;三分open (防守者距離4-6 feet)的頻率18.9%,聯盟第四高,命中率也只有30.9%,倒數第五;反而是在防守者距離2-4 feet時,37.5%的三分命中率為聯盟第二,看來我們的球員果然投籃需要一些壓力存在(?)。

        其實觀察近期的比賽,有發現Saunders在做一些調整,也大概是從金塊那場比賽之後,逐漸重用拉上輪替且表現不錯的Keita Bates-Diop,減少Graham的上場時間;並且增加了球隊C&S的比例,減少在三分線pull up (急停跳投)的機會 (本季前10場三分pull up頻率13.1%,近10場降到9.1%)。

        而說到近期三分的回溫,不得不提找回手感的Robert Covington,近10場場均投5.4顆三分、命中2.4顆,44.9%的命中率僅次於KBD可怕的53.6%,也讓球隊近10場的命中率有35.2%的及格水準。補充一點,在開季文章就有預期到灰狼低落的三分命中率,畢竟今年的新援,雖然找來不少體能勁爆、功能多元的搖擺人,但多數本來就不以三分球為主要兵器。也因此,三分問題雖然挺難解,但也看到Saunders與球員們有慢慢在進行修正,改善球隊的缺點。

罰球也出問題?

        灰狼隊由於切入與空切的比重相當高,加上衝搶進攻籃板的能力不錯,因此有著全聯盟第二的罰球出手數,不過76%的罰球命中率在排名中後段班,雖然稱不上差,但跟前幾年比退步了不少。

        看到這個數據當下,首先去看了球隊的兩大罰球源,Towns與Wiggins,Towns罰球命中率目前80.4%,相較前幾年確實有些退步(前三年平均83.5%),但因為這季更常在外圍討生活的關係,罰球數量些微的下降,相信這也是團隊罰球命中率下降的原因之一;Wiggins至目前71.6%的罰球命中率,看起來還有進步空間,但倒是已經比前兩年還進步了一點。

        印象中是在對爵士二連戰的第二場(FT%: 52.4)單場或是隔一場對上太陽的兩分惜敗(FT%: 58.9),由於輸的不多,低落的罰球命中率這點賽後就被記者抓出來質問教練跟許多球員,當然得到的都是官腔或雞湯的回答,但相信全隊開始也意識到罰球這個問題,不知道是否有私下刻意加強,近4場的團隊罰球命中率有82.3%,希望能維持下去。

        罰球命中率的問題也需要提到一名球員─ 新秀Jarrett Culver,場均能獲得2.2次的罰球出手,但罰球命中率僅「43.2% !!」,在出賽大於10場、場均可獲得2次以上罰球出手的140名球員中,最後一名,還輸給Clint Capela, Dwight Howard, Steve Adams這些傳統中鋒,著實令人驚訝。去翻他NCAA的罰球命中率也有7成左右的水準,Culver開季至今在終結技巧方面展現了滿多的進步,希望在接下來的球季至少能看到這方面的改善 (三分與持球對抗性大概需要更多時間)。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