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08

冬季聯盟/又回到最初的起點 森榮鴻四度開刀只為重返職業舞台

大學四年動了兩次手肘加一次的左膝手術,畢業後又開了一次TJ手術,森榮鴻的棒球路上,總是與傷勢脫不了關係。 三年前的他,拒絕了Lamigo第四輪的選秀順位,現在的他,卻非常珍惜味全龍給的第十輪機會。

請繼續往下閱讀

「舅舅,我要三振你」

 

這是三年前,在2016年中華職棒季中選秀會後,森榮鴻接受緯來體育新聞採訪時所說,這句充滿霸氣的話,也讓當時不少球迷都很期待,看到這位業餘的火球男登上一軍投手丘時,對決舅舅張志豪的畫面真實上演。

 

轉眼間三年過去了,這件事不但沒發生,連森榮鴻自己都尚未站上過中華職棒的舞台。

 

來自台東的原住民阿美族,森榮鴻從小就天賦異稟,少棒、青少棒再到青棒時期都曾多次披上中華隊戰袍,成名之作就是在國三的世界盃青少棒錦標賽,面對波多黎各繳出七局失三分的完投勝,最後幫助中華隊一路從敗部復活打進總冠軍賽獲勝,締造歷史。

 

高中進入青棒強權平鎮高中後,森榮鴻就一直是平鎮出色的先發投手,擁有破150公里的球速,更於高三那年和高苑王牌黃暐傑在高中棒球聯賽的冠軍戰同場對決,雖然沒能幫助平鎮拿下隊史首冠,但他亮眼的表現,甚至還受到草總謝長亨的肯定,入選了世界棒球經典賽資格賽的34人大名單內。

 

雖然旅外的風聲不斷,但森榮鴻最終是沒有獲得任何一份正式的合約,最終選擇進入國立體育大學,想不到卻是他職業生涯中,最噩夢的一段時期。

 

北體大的四年期間,森榮鴻有超過一半的時間都在受傷及復健中度過,大一是開手肘清創手術,大二復出卻又把韌帶丟斷了,大四再換成左膝股骨的軟骨破了4個洞,所幸畢業前復原良好,並在甲組春季聯賽投出成績,也找回150公里的火球,最後投入中職選秀會時仍被看好擁有前三輪順位的實力。

 

可惜天不從人願,森榮鴻最終落到第四輪才被Lamigo選走,兩邊對於合約並無共識,而他也決定再給自己一次機會,最終拒絕了Lamigo的邀請,選擇在業餘再打拼一年,並投入了中華培訓隊,出征荷蘭哈連盃、U-23世界盃以及冬季聯盟的賽事,當時他的狀態正值生涯巔峰,最快球速一度可以來到154公里。

 

然而,正當他宣布已「半年合約」加入業餘崇越隼鷹隊,決定再次叩關中職選秀時,森榮鴻卻在春季聯賽投斷韌帶,與大二那年的傷勢類似,最終只投了兩局留下ERA22.50的成績就黯然離開崇越,之後便在復健期間,到親戚的木工工作室幫忙,但仍舊持續練球,期盼著有一天能重新走回棒球這條路。

 

森榮鴻:「當初只簽半年的合約主要就是為了準備選秀,想說或許可以在業餘轉先發,拚更好的表現和身價,沒想到卻在這半年間受傷了。」

 

歷經生涯第四次的手術之後,森榮鴻還是不放棄自己最愛的棒球,儘管必須每天早上工作、下午練球,一開始甚至還不能丟球,只能以加強體能為主,就這樣長達了一年半的時間,終於在今年的春季聯賽隨著國體大球隊亮相,相隔許久首度走上投手丘。

 

在現今四隊的環境下,原本要再拚回職業就有相當大的難度,然而上帝這時卻幫他開了一扇窗,因為味全龍的復刻,森榮鴻參加測試會並證明自己的健康,隨即獲得葉總的肯定,在人生第二度的中職選秀會以第10輪的順位被挑中,順利進入味全龍隊,雖然與三年前相比,順位跌了六輪,簽約金也少了超過百萬元,但森榮鴻卻靠著自己的努力,再次叩關職業殿堂。

圖像裡可能有31 個人、微笑的人

 

教練告訴我:「肌力訓練跟手臂動作必須維持,他們協助我看動作,並告訴我,丟球不可以只用手,太容易疲勞,必須搭配上腳,下半身去丟球,接下來也會試著加強直球以外的球種,像是滑球跟指叉,雖然指叉很久沒練了,但教練也希望我能把它練起來當武器,未來一定會用得上。」

 

回想起第一次打冬盟的情景,森榮鴻提到:「那時候還是以培訓隊身分在業餘打,其實已經覺得自己手的狀況沒有到很好,不過還是會在教練希望的情況下,能出場就多出場,反而是今年再打冬盟覺得自己的狀態比當時還要好。」

圖像裡可能有1 人、正在運動、棒球和戶外

 

繞了一圈還是回到了原點,但這些大大小小的挫折,都將成為森榮鴻職棒路上最重要的經驗,現在的他,不以自己為出發點,而是以球隊贏球為最大目標,努力遵從教練的指示,不去管中繼或是救援的角色,只想著能幫助到球隊才是最重要的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