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2

【F1】Brawn車隊不為人知的故事[3]:從被忽視對象到頭號敵手

在與Honda達成協議,以及資遣半數員工後,Brawn車隊終於得以在2009年1月開始運作,並把握剩餘不多的時間準備新賽季,雖然在經過日夜不休的趕工後,裝上Mercedes引擎的BGP001賽車總算是在銀石賽道(Silverstone)順利完成首次測試,並參與在巴賽隆納舉行的季前聯合公開測試會,不過當時的狀況仍不允許對賽車戰力抱有極大期待的Brawn車隊成員過度樂觀。

作者:Athrun

請繼續往下閱讀

賽道見真章

在Brawn車隊好不容易能在銀石賽道測試賽車前一週,大部分的競爭對手在西班牙赫雷斯(Jerez)進行了一次聯合私人測試,想當然的,Brawn車隊的工作人員持續緊盯測試的進展——為了遏制大空力時代衍生出的各項競爭,FIA於2009年推出了大幅更改的空力規則,讓各隊必須推出與以往設計方針截然不同的賽車。

隨著季前測試逐漸進行,眾人發現沒有一輛賽車能跟得上Brawn賽車的腳步,而且Toro Rosso車隊還因賽車開發延遲被迫推出2008年度賽車測試,讓Brawn車隊增添更多信心。

「我們一開始先與Toro Rosso車隊進行比較」,Jenson Button賽車工程師Andrew Shovlin表示,「結果我們的數據比其他車隊更接近Toro Rosso賽車的時間,而且對照後發現我們的賽車速度可能比其他車隊快上將近1秒,然後我們心想,這數據是錯的吧?」

「看完數據後我們都嚇呆了」,首席空力設計師John Owen表示,「我們只想著要讓賽車盡可能地快,結果我們看到其他賽車比Toro Rosso賽車慢上約3.5秒時,我們心想『其他車怎麼會這樣?』」

「是的,(新賽車單圈速度)比2008年賽車慢約3秒在我們的預期中」,首席策略師James Vowles表示,「我記得我們看著其他賽車上路時,我們心想『這就是我們的賽車半年前還在風洞時的樣子』,但老實說,我們當時仍因大幅更改賽車後半設計,以及換上我們從未使用過的Mercedes引擎而無法預期表現,雖然這挺亂來的,不過至少起步不錯。」

雖然使用極重油載,且使用的是已在Stowe賽道跑了50圈的舊輪胎,不過BGP001賽車在Jenson Button的操駕下於季前公開測試會取得正面成果,但在同一時刻,BGP001對FIA空力規則的挑戰——當時Toyota與Williams兩隊也投入設計的雙重分流器(double-diffuser)議題也浮上檯面...

「當時Jenson創下的單圈時間被賽道團隊認為不對勁而刪掉了」,賽道工程師Simon Cole表示,「當時他們認為Jenson可能有切西瓜或是什麼的,想當然的,各隊開始討論起這起事件,因為他根本沒有切西瓜。之後各隊做出了一個結論,『這應該是沒上砝碼等等壓艙物跑出來的成績吧』,我們對此感到相當訝異!」

「我們並沒有對此沾沾自喜,而是因為幸運之神仍站在我們這邊,之後各隊高層在訪談時都說『因為Brawn車隊沒有贊助商啊,不把成績作漂亮點,贊助商怎麼會進場呢?』基本上就是不把我們的速度當一回事。」

各隊當時的推想其實很合理,因為在2001年季前測試會時,使用舊年度Ferrari引擎(冠名Acer)的Prost車隊就疑似使用這種方式拉到幾家贊助商進場。

「基本上我們每刷一次紀錄,賽道就馬上刪掉紀錄,我們只能在刪掉前趕快將單圈成績記錄下來」,Vowles表示,「所以到了最後,我們只好用重油載來讓單圈成績變得沒那麼誇張,雖然這件事我們應該早點做,但當時我們只想著要存活下來,展現出賽車真實的速度,我們只能照表操課。」

「之後當沒有對手能接近後,我們才慢慢加上壓艙物跑完剩餘的測試行程,這也讓對手們安靜下來,然後用常理思考著『他們果然是用這招來拉贊助商』,因為這樣對我們的未來才有幫助。」

「我記得當時McLaren車隊那邊說了『幹得好,你們沒放壓艙物吧?我們知道你們要拉贊助商啦,很高興能看到你們克服萬難上賽場』,Ferrari車隊和其他對手則是做出我們只是志在參加的結論,根本沒想到我們已經盡可能的調整賽車速度了!」

「其他車隊都說我們是用極輕油載才能遙遙領先」,Rubens Barrichello賽車首席技師Nathan Divey表示,「而且認為我們的賽車沒辦法那麼快,同一時間場邊也掀起了雙重分流器的討論,所以我們必須展現出足以獲勝的速度,又不能完全展現出賽車真正的實力。」

「我們推測在澳洲開幕戰時應該就會有對手針對雙重分流器提出抗議,所以不管結果如何,我們都不應該取得完全勝利,我想車隊應該在比賽時給了Jenson控制速度的指令,因為如果真的將對手遠拋在後頭對我們是有弊無利。」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