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4

輸了比賽是事實,但他仍然是生命的鬥士——Demar DeRozan

在現在的言論自由風氣下,當然可以暢所欲言,更何況是一個球隊的當家球星,受到一些批評指教是應該的,但現在多數人在網路上的留言是指教嗎?還是只是為酸而酸?

作者:R&K

請繼續往下閱讀

昨日馬刺隊延長賽以109:117不敵來訪的騎士隊,輸給東區倒數的騎士隊,尤其是當馬刺隊最後領先三分,Demar DeRozan讀秒階段竟兩罰都沒進,間接導致延長賽,爾後輸球,不免俗引來網友的「熱情回應」。

「這樣的DDR最對味。」

「故意的吧!想趕快被交易。」

「零冠過氣前龍王。」

在現在的言論自由風氣下,當然可以暢所欲言,更何況是一個球隊的當家球星,受到一些批評指教是應該的,但現在多數人在網路上的留言是指教嗎?還是只是為酸而酸?

要說這篇文章護航也可以、腦迷也罷,因為就像上面所說,這是所有閱聽者的言論自由,但看到上面這些留言著實令我心痛,我們觀賞球賽、討論球員表現的環境、文化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欸欸,我只是開玩笑,幹嘛那麼認真啦!」朋友間或許可以這麼說,關係尚可復原,但對憂鬱症的患者來說呢?

根據DSM─5(精神疾病診斷準則手冊),鬱症有以下判斷的準則:

A.以下五項(或更多)症狀在兩週中同時出現,造成先前功能改變;至少包含這兩項症狀之一(1)憂鬱情緒或(2)失去興趣或愉悅感。

  1. 幾乎整天且每天心情憂鬱,可由主觀報告或由他人觀察得知;
  2. 幾乎整天且每天明顯對所有活動降低興趣或愉快感;
  3. 體重明顯減輕或增加(一個月內體重變化超過5%),或幾乎每天食慾降低或增加;
  4. 幾乎每天都失眠或嗜眠;
  5. 幾乎每天精神動作激動或遲緩;
  6. 幾乎每天疲倦或無精打采;
  7. 幾乎每天自我感到無價值感,或者有過度不恰當的罪惡感;
  8. 幾乎每天思考能力和專注力降低,或是猶豫不決;
  9. 反覆想到死亡,反覆有自殺意念而無具體計畫,或有自殺舉動,或是有具體的自殺計畫。

B.這些症狀引起臨床上顯著苦惱或社交、職業或其他重要領域功能減損。

C.這些症狀無法歸因於某一物質或另一身體病況的生理效應。

D.鬱症發作無法以情感性思覺失調症、思覺失調症、類思覺失調症、妄想症或其他特定或非特定思覺失調症和其他精神病症做更好的解釋。

E.從未有過躁症或輕躁症發作

上述這些也是目前台灣臨床上醫師所診斷鬱症的準則,很多很長,但精神科的診斷相對於其他生理疾病需要更多時間觀察病人,何況是上述的九項必須要有五項(含以上)符合,醫師才會診斷為鬱症,那各位能想像DeRozan要陪伴這樣的情緒狀態在鎂光燈下生活嗎?

在2017~18賽季當DeRozan向媒體坦承他有憂鬱症後,我便開始關注這名球員的一舉一動,才明白DeRozan是多麼堅強的一個「人」。身為暴龍的招牌球星,身上無不扛著戰績的壓力,但在籃球之外,DeRozan還要面對的卻是父親身體狀況的退化及未婚妻(Kiara Morrison)的離去。

「不管我們外表看起來有多堅不可摧,到頭來我們也只是人、有各種情緒的感受,有時你會感覺這一切很好,但是有時候卻又覺得全世界要壓垮你。」─Demar DeRozan

即使曾受疾病困擾,DeRozan仍願意與聖安東尼奧當地學生分享自己對抗憂鬱症的心路歷程,這對許多憂鬱症的個案來說是不容易做到的事情。

在17~18年季後賽曾經在記者會上說:若有LeBron在我們這一隊,我們就可以贏了,贏了我們就可以說這件事情一整天。這句話甚至被眾多網友認為心態軟弱的一句話。

但其實後面DDR還說了:但你知道這不可能,輸球這件事情就是發生了,我們只能掃去我們心中的陰霾並提起精神。

那時候的他還沒有公開與憂鬱症相處的消息,連續輸給同樣的對手、網路上刺激的言論,對DDR來說是否都是像尖銳的利刃刺進他敏感的內心呢?我想這答案是肯定的。

近五年隨著運動心理學的崛起,越來越多的學者開始去探討運動員的心理狀態與場上的表現,最廣為人知的易普症(YIPS)也是出自於心理因素導致身體出現抽蓄、顫抖或僵硬的現象。

延伸閱讀:

投球失憶症要面對的,不只是心中的恐懼

Markelle Fultz投籃手感盡失!都是易普症(YIPS)惹的禍?

在DDR表態與憂鬱症相處後,現騎士隊前鋒Kevin Love也表示曾在比賽中有恐慌症的發作。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