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6

「紅土之王」的修煉之路-納達爾職業生涯初期的兩大考驗

2008年6月納達爾完成了法網四連霸(2005-2008),追平了公開化年代以來博格於1978-1981年創下的紀錄,成為新一代的「紅土之王」。這位紅土之王在職業生涯初期階段就已經取得極大的成就,然而成就背後卻存在兩項重大挑戰,考驗納達爾接下來的職業生涯。

作者:廣廈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08年6月納達爾完成了法網四連霸(2005-2008),追平了公開化年代以來博格於1978-1981年創下的紀錄,成為新一代的「紅土之王」。而當時世界第一的費德勒則是在短短的2003.7-2008.6六年間拿下12座大滿貫冠軍,包括5座溫網、4座美網及3座澳網,生涯大滿貫獨缺法網。費德勒於2006-2008年連續三年在法網決賽對上納達爾,無奈都鎩羽而歸,就是因為「紅土之王」的守關實在太威猛了,生涯法網決賽的勝率是驚人的「100%」。這位紅土之王在職業生涯初期階段就已經取得極大的成就,然而成就背後卻存在兩項重大挑戰,考驗納達爾接下來的職業生涯。

(www.thepundits.co.za)

第一大挑戰就是外界質疑納達爾是否能在紅土以外的場地奪得大滿貫。這樣的質疑其實並非只針對納達爾,乃是由於西班牙出過許多紅土高手,而他們卻無法跨出紅土場地,在硬地或草地繼續稱霸,例如:1993-1994的法網冠軍Sergi Bruguera、2002的法網冠軍Albert Costa及1998的法網冠軍、納達爾的現任教練莫亞(Carlos Moya)。

(pressgr.am)

莫亞曾在澳網闖進決賽及進入美網準決賽,但在溫網就一籌莫展了,六次參加溫網只贏得了四場勝利。納達爾有一次曾問莫亞不參加溫網的原因,莫亞並沒有特別向他說明,只在心裡想著:「我沒有適當武器,也沒有對症下藥做好準備,跑去溫網這個戰場,根本是活受罪。向拉法解釋這些,又有什麼意義呢?等他開始在草地比賽,就會懂我的意思了。」[1]

(www.pedrodiazridao.com)

果然納達爾於2005年拿到法網冠軍後來到溫布頓,在第二輪就被盧森堡選手Gilles Muller淘汰了。納達爾隔年捲土重來,準備也比去年充足許多,終於首度打進溫網決賽,但仍不敵「草地天王」費德勒。2007年再度闖進溫網決賽,還是以五盤惜敗費德勒。2008年溫網開始前,這位西班牙「紅土之王」已經向世人證明他不僅可以在紅土場地上稱霸,在草地大滿貫上也有很強的競爭力,連續兩年進決賽,正要準備第三度向費德勒發起挑戰,試圖成為公開化年代以來第一位奪得溫布頓草地網球賽冠軍的西班牙選手。

對納達爾的職業生涯而言,2008年擊敗費德勒拿下溫網冠軍,絕對是一個相當重要的突破點。不但世界排名隨後取代費德勒成為世界第一,也讓納達爾更有信心挑戰其它場地類型的大滿貫賽事,證明自己不是「草地路人」、「硬地路人」。納達爾很快地在2009年澳網及2010年美網奪冠,以24歲的年紀成為公開化年代以來最年輕的「生涯大滿貫」得主!

(worldinsport.com)

第一個挑戰或說質疑隨著納達爾持續在四大滿貫及各場地類型大賽中奪冠而逐漸散去。然而,第二大挑戰卻是始終困擾著他的職業生涯,那就他的傷病史。其中最嚴重的一次是在2005年檢查出跗骨的傷勢,那一次幾乎斷送了他的職業生涯。納達爾在自傳中回憶當時的情景:「雖然之前我對這塊天生有殘缺的跗骨一無所知,但現在它卻成了我的“阿基里斯之踵”[致命傷、軟肋]:它是我身體最脆弱的部位,有可能帶來最毀滅性的打擊。醫生確診病情後說出了他的看法:他認為我或許再也無法從事競技網球了,可能得被迫退役。我才十九歲,而網球是我傾注了半生心血的夢想。我崩潰了,傷心地哭泣著,大家都哭了。」[2] 幸虧後來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醫生建議他調整球鞋鞋底的形狀,為跗骨提供足夠的支撐與緩衝,減少壓力;加上Nike公司為納達爾量身訂製了一款球鞋,特別在鞋底及鞋墊加厚來保護跗骨。這個方法的確解決了跗骨疼痛的問題,但也如醫生所言會產生後遺症,就是鞋底的改變讓足部對身體重量的承受也會產生細微的變化,造成身體其它部位如膝蓋或背部發生問題。為了繼續在場上奮戰,納達爾選擇正面積極地與傷病共處,把握每次健康的狀態爭取佳績,傷病時則「進廠保養」等待復出。相較於Big 3的其他兩位,納達爾因傷病退出大滿貫賽事的次數是最多的(8次,費德勒2次、喬科維奇1次),但每次復出卻又叫世人為之驚嘆。「紅土之王」納達爾的修煉之路,就是靠著他強大的意志力,不斷在各種逆境中堅持戰鬥,一步一步走到今天得以成就的!

(lastwordontennis.com)

 

參考資料:

[1] 亞瑞納斯&普拉薩(2019)。王者對決,Roger & Rafa:費德勒&納達爾,最強宿敵&最經典對手稱霸網壇全紀錄。新北市:奇光出版:遠足文化發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