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17

那個班長有著對部落、對鄉土、對那些孩子的愛。

張班長一個很特別的名子,不看職棒的我卻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一篇文章,對於他的了解起因是在與一名美和科大球員的聊天裡知道了有這個人物,他叫張志強,大家都叫他張班長。

作者:木永可名

請繼續往下閱讀

獅迷她說:「對於早期的獅迷來說,張班長也是一個獅迷的愛,他總是細心照料小球員也很提攜後輩」 。 球迷他說:「因為家庭因為理想從佩服張班長從球員引退後回到基層棒球,雖然他在棒球上的經歷成績不算輝煌,但他默默對於棒球付出及奉獻的心卻是偉大的」 。球員的他:「說有幸在三民國中時期被張班長帶過,在華南金控盃奪得冠軍時,第一次看到張班長流下眼淚,那是種什麼樣的複雜心情,但他知道在那時此刻,他們用成績證明了班長對球隊的用心並用成績來回報他」 。

我問那個也在場拍照的女孩甚麼時候知道張班長,她又為什麼這樣追他,他說他知道張班長的時候已經是在他退役之後,那時他當三民教練他有時當球評,雖然他早已經不再是個場上叱咤風雲的球員,但他在退役後隊基層棒球付出的那顆心在她心中卻是個值得欽佩的偶像。

長大後我想要為部落完成的夢想

在2015年後張班長(張志強)從統一引退後就回到花蓮三民國中青少棒隊的教練,希望可以把在棒球所學能夠教導傳承下一代,也希望可以透過寫作教育讓原鄉小朋友可以受到更多的關注,而今更回到他的故鄉面對那片荒廢許久的土地東河鄉,搖身變成了一個打棒球農夫,栽種起無毒米,並自己先用身體力帶動更多原鄉人可以返鄉務農振興荒廢的田地,也希望自己成功後可以教導當地部落當地的年輕人也一起投入,能回到這個有歸屬感的地方。

他說 : 「部落一個是家更是種是責任也是一個傳承文化有歸屬感的一個地方」, 而張班長退役後回到了部落積極投入荒廢農業的振興,在教育基層棒球之外在那顆米裡,你會看見那顆栽種的心那個人那片心意平凡的偉大。

延伸閱讀: 
致愛 我想告訴你那些關於愛的故事 球員的愛   https://www.sportsv.net/articles/65216

我在他們身上看到小時候的夢想 

會在與柯班相遇我其實萬萬沒有想到,而且還是在退伍了十多年之後, 在偶而得一次下被邀請去看比賽翻閱秩序冊後猛然發現了一個名子它叫柯進明,有意思的是我和他的名子1A2B, 而今他已成為了美濃國小少棒隊的教練,而我變成了一個攝影師。

美濃出身的棒球好手徐生明教練,在離開職棒後回到了他熟悉的故鄉創立了美濃唯一一支的美濃國小少棒隊,而美濃國小少棒隊成立的契機「美濃少棒十年計畫」已經邁向第8年,對於未來也不確定是否還有接續計畫,徐生明遺孀謝榮瑤女士說:「徐總曾說品格教育要從小扎根,為此教育就是要從上棒開始,才扎得下來」。所以在徐總離開之後她便繼續承繼著徐總的夢想,不斷地籌經費努力的幫助基層棒球教育能讓孩子有更多元的發展。我柯班選擇在此執教的原因,他說而選擇美濃國小少棒的原因也不是因為離家近反倒是離家遠,而是那裏是偏鄉向自己而時的環境,即使一早五點就要出門騎兩小時車程往返到校但還是依舊的樂此不疲,因為學校沒有住宿,自己的孩子也還小需要照顧,所以他才選擇省油錢的方式用機車通勤。

相較於有住宿的球隊,學校也面臨招生的問題,面對球隊將面臨的斷層,面對球員招生生源減少,還是要把學習的態度教好,人少沒關係但是要讓他們在球隊中有學到東西,有東西可以帶走無論以後有沒有再走棒球之路,這樣在山裡的孩子也才有出路啊 !! 而對於孩子的付出與關愛,也似乎遠勝於基層教練的微薄收入,幾乎扣除油錢以外都要再把錢投入在孩子身上,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啊!球員生病老師也會聯絡我球員回家後沒辦法再來學校也要我去載,在場上時我是一個嚴格的教練但私下在球隊我是他們的父親也是一個母親,他說。

以前爸爸因為經濟關係要我從軍不讓我打棒球,所以小學的夢想沒有完成,我也希望希望可以讓他們完成他們的夢想,至少在少棒的歷程之中是打球是無憂無慮開心快樂的,退伍後教棒球也近九年的時間,因為自己沒有兒子所以才要教別人兒子,對於棒球教練也當是一個夢想也當成休閒及消遣,看到自己陪伴教導的孩子球員學習、成長、最後的開花結果,希望在他們身上看到他們能有機會完成自己孩提沒有辦法完成的夢想,那也是一種療癒吧!

他就是這樣的一個班長,我對他的印象很深刻,但他對我的印象卻很模糊,有些人的離去的身影,就如同印痕一般很以抹滅,那個記憶裡的那個進明班長 柯班長 。

延伸閱讀: 
致愛 我想告訴你那些關於愛的故事 球員的愛

https://www.sportsv.net/articles/65216

#木永可名

#三民國中棒球隊

#班長

#張班長

#柯班長

#班長米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