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0

寫在2020全新開季前 眾所期待的網球新局

度過了驚濤駭浪,高潮迭起的2019賽季,除了四大滿貫由Nadal和Djokovic瓜分,剩餘大型ATP循環賽(1000分級大師賽及年終賽)的冠軍再度出現新面孔,Big3退化是不爭的事實,但新生代是否已具備足夠實力衝擊三巨頭的大滿貫霸業,令人期待

作者:Palm Bo

請繼續往下閱讀

筆者曾在2017溫布頓結束後,寫過一篇關於男網可能面臨的變局,詳細內容請參考拙作http://www.sportsv.net/articles/43268(四大天王總會退出舞台 後繼無人),當時筆者有稍微臚列可能衝擊大滿貫的人選,可惜的是,多數球員似乎已無法再對三巨頭構成威脅,在嘆惋之際,仍有筆者當時所看好的球員保持相當高的競爭力,而筆者將於下揭介紹將於2020大放異彩的球星,並論述三巨頭可能面臨的問題。

新巨星篇

DOMINIC THIEM(奧地利)

Thiem已經26歲,還能叫新星嗎?我想這是很多讀者的疑問,就年紀來講,他的確不是,但就他今年所呈現的球季,我想2020,球迷應該要對他刮目相看,此言為何?自從2016年,Thiem以22歲的年紀首闖大滿貫四強戰以來,他始終被定位為"紅土"高手,即使在2018年法網闖進決賽,仍無法遮掩在其他場地戰績乏善可陳的事實,原因無他,Thiem如同Nadal,善於利用紅土彈跳係數高的特性,打出Top spin的球路,造成對手無法在甜蜜點擊球,然而換到了彈跳係數低的場地,Thiem對於場地的應變能力遠不如Nadal,加上又偏好在距離底線較遠的位置擊球,同樣力量但距離拉遠外加彈跳變低,使得對手更有機會進行攻擊。但來到2019,新任教練Nicolas Massu對他的擊球模式做出調整,改善他發球和擊球的質量,同時間他也參考Federer的擊球,在球還在低位時就將球回擊,Thiem也表示這樣的擊球並不會讓他感到不適應,尤其是大大增加他原本就具威脅性的反拍的攻擊力" I don't get the backhand in uncomfortably. I can hit it most of the time in a pretty good zone for me. That's why I can go many times for a very risky shot, and the possibility that the ball goes in is pretty high because this surface makes it possible that I don't have to hit it too uncomfortable."

如果時間倒退至2年前,有人如果對我預測Thiem的第一座大師賽冠軍是硬地,我或許會不予置評,但就在今年的印地安泉大師賽(Indian Wells Masters),Thiem在決賽擊敗連續兩年闖進決賽的Federer,跌破眾人眼鏡,讓人意識到,這個奧地利新星,已經徹底改頭換面,而在往後的紅土賽季,Thiem的表現依舊亮眼,雖連續兩年在法網決賽不敵Nadal,但已足夠證明當今紅土第二人的地位。時間推展至亞洲硬地賽季,擊球再進化的Thiem,在獎金最高的500分級硬地賽事---中國公開賽(China Open)擊敗希臘新星Stefanos Tsitsipas奪冠,再於同為500分級硬地的維也納公開賽(Vienna Open)擊退阿根廷小巨人Diego Schwartzman,在家鄉捧起冠軍獎盃,最後,在倫敦年終總決賽(Nitto ATP Finals),依舊是室內硬地,Thiem打出了生涯代表作,與Federer,Djokovic分在同小組的他,自然不是被看好能在四搶二的小組賽出線,但,誰能想到,徹底進化的奧地利人竟連續擊敗兩位前球王,以分組第一挺進四強,在四強戰直落二擊敗Alexander Zverev,最後才在決賽不敵Tsitsipas,屈居亞軍。然而Thiem在本季的表現已經是有目共睹,他的進化是不容抹滅的事實,尤其他在2019還有兩項傲人的紀錄,2019年賽季唯二(另一為Tsitsipas)對三巨頭都有勝績的球員,對Federer本季三次對戰甚至全勝,以及今年在決勝盤擁有全ATP最高勝率(15W-2L),證明其心臟的強度,如此種種,令人不禁對Thiem的2020賽季有了不同高度的期待,心態球技皆臻成熟的他,沒有意外,將是最有可能得到首座大滿貫冠軍的新面孔。

(PC to Yahoo Sports)

Danill Medvedev(俄羅斯)

Medvedev,不同於今天的其他三位主角,在2019季中之前,可能還不是太多人認識這個名字,北美夏季硬地賽季前,人們對他的認識,可能只限於Djokovic在季初澳網冠軍之路上,俄羅斯人成為他奪冠的小小阻礙,但或多或少,可能已經有人在當時,對這名球員已經有了不小的期待,原因為何,Djokovic在澳網奪冠路上,幾乎沒遇到什麼阻礙,連在決賽對決老冤家Nadal,硬是直落三快速終結比賽,然而這名23歲的新星,讓Djokovic耗時三小時又15分鐘才以四盤結束比賽。然而到北美夏季硬地賽季前,這位球員仍然under everyone's radar,時間推移至在華盛頓舉行的500分級硬地賽事---花旗銀行公開賽(Citi Open),Medvedev闖進決賽輸給澳洲的Nick Kyrgios後,在往後三個月,他牢牢地讓世人,記住Danill Medvedev這個名字,他連續闖進六項賽事的決賽(花旗銀行公開賽,加拿大大師賽,辛辛那提大師賽,美網,聖彼得堡公開賽,上海大師賽),其中在辛辛那提和上海及聖彼得堡獲得冠軍,其中最讓人印象深刻的,莫過於在美網決賽,紐約Arthur Ashe Stadium與Nadal激戰五盤才敗下陣,如同前文所言,自ATP開始力捧Next gen(網球新生代)以來,還沒有一位新生代球員能和三巨頭在大滿貫決賽與三巨頭纏鬥得如此膠著,在這段6 Finals in a row的驚奇之旅中,他兩度擊敗了在澳網打敗他的Djokovic,而他亦是自2017年的Alexander Zverev以來,再度有非三巨頭之球員單季奪下兩座以上大師賽冠軍,回憶起這段歷程,Medvedev仍不敢置信"It’s something outrageous that I’ve done in the past few months and I have been working for it. But it is how it is, I just take it and I hope I’m going to do much more."

標籤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