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7

《Jay的跑步筆記:矽谷工程師激勵上萬人的科學化訓練與生活哲學》I did it my way

我不是為了某件事情而開始跑步,就是單純的喜歡,而且正是因為喜歡,所以每個訓練和每次比賽,我不但不辛苦、反而覺得心甘情願。

請繼續往下閱讀

Jay的跑步筆記:矽谷工程師激勵上萬人的科學化訓練與生活哲學

一心文化出版

以下內容摘錄自本書  p.40-49

 

世界六大馬(波士頓、紐約、芝加哥、倫敦、柏林、東京),除了波士頓,倫敦算是入手門檻最高的一個。號稱是世界最大的單一慈善募款活動,倫敦馬拉松的舉辦理念是以公益為主軸,造就了它只有少數的名額開放給一般大眾抽籤,這幾年來中籤率甚至低到百分之四上下。所以想要參加倫敦馬、特別是世界六大馬六缺一的跑者,幾乎沒有選擇只能走慈善捐款一途。這個管道要透過寫申請企劃與各個有名額的慈善單位個別申請,審核通過後募資2000~4000英鎊不等。而募款的金額,雖然鼓勵應由跑者向親朋好友募款而來,同時幫忙慈善單位曝光並宣傳理念,不過很多跑友到了繳款期限的最後,自掏腰包付清的也不在少數。

有人批評這是主辦單位斂財、也有人質疑馬拉松什麼時候變成這麼高貴的活動?「花大錢跑馬」這件事到底值不值得,還是如此一來,便喪失了跑步的初心?在回答這個問題以前,我們不妨回想一下「跑步的初心」到底是什麼?

常聽人說「不要忘記自己跑步的初心」,通常是指要謹記自己開始跑步的緣由、不要一味追著別人的腳步,最後忘記自己的起點。簡單一句話就是:你是為什麼才開始跑步的?

最常聽到的理由大概是為了健康,無論是減肥還是中年發福患了三高;也有不少人是為了拓展生活圈、結交新朋友;近年更是有很多人一開始跑步,目標就直接設定在六大馬,跑旅結合是人生一大樂事。

但是除了這些看似比較正面的原因外,也有很多人一開始是帶著悲傷或者壓力而開始跑步的。我有個朋友是因為感情遭遇了變故,想轉換一下心情才強迫自己動了起來,「失戀」是他開始跑步的初心,而這個初心顯然不適合一直放在心底。我的意思是,初心不見得都是那麼好的、且更重要的,初心可以改變。關於我跑步的「初心」,如果你還記得的話(不記得也可以翻回前幾篇看⋯⋯)你可能找不到吧,因為我壓根就沒有提過,也許我根本就沒有所謂初心。

第一次路跑,是跟大學同學一起報名;第一次馬拉松,是想送自己一個畢業禮物;第一次跑進波馬合格標準,是覺得自己可以做得到。說來慚愧呀,我就是這麼糊裡糊塗就跑了起來,而之後發生的事,就像是闖關遊戲一般,度過了一個關卡,下一扇門又在眼前緩緩打開。現在還在跑,是因為我還能跑、而且我很喜歡跑。這種能持續喜歡著一件事的心情,對我來說,比記得自己的初心重要太多了。

就像是另一半問你:「你喜歡我哪一點?」你支支吾吾:「我不知道。」她生氣了:「怎麼會不知道呢,總是有特別吸引你的地方吧?」若真的要說出個答案,「不是什麼地方,不是外表也不是內心。妳很可愛,但是容貌會隨著時間改變;妳很開朗,不過個性會隨著經歷而成長;我喜歡妳不是因為妳的什麼,而是現在、此刻的妳,沒有理由。」

我不是為了某件事情而開始跑步,就是單純的喜歡,而且正是因為喜歡,所以每個訓練和每次比賽,我不但不辛苦、反而覺得心甘情願。

完成馬拉松的你對世界來說很特別,你是那特別的 1%。

無論是波士頓、倫敦、還是世界的其他地方,你都會看到很多來自各國的跑者。我的忠告是,不要輕易去臆測、評論別人跑步的初心。也許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有人就是為了慈善活動而參加了倫敦馬拉松(我相信一定有的),他可能比你付出了五倍、十倍的力氣在為某個兒童癌症的慈善單位募款,而曾痛恨跑步的他,甚至為了這件事特別訓練、並且完成了一場馬拉松。

以往我也覺得倫敦馬拉松很煩人,因為我就是那個六大馬四缺二的跑者(另一個缺的是柏林,不過已經確定可以透過Time Qulifying合格了),我又不想花很多錢去拿那塊六大馬獎牌。不過換個方向想,當地的居民肯定也有人很不希望倫敦變成六大馬吧。聖保羅大教堂、滑鐵盧大橋、倫敦眼、大笨鐘、議會大廈,那些倫敦市民天天經過的地方,也有人很不想跟全世界共享吧。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