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9/12/25

距離生涯首座溫布頓冠軍只差兩分 納達爾:我就是無法停止緊張!

經典的2008年溫布頓決賽,納達爾在第四盤搶七以5:2領先費德勒,手握兩個發球的蠻牛只要再贏兩分就可以拿下生涯首座溫網冠軍。這時的納達爾卻無法停止身心的緊張,我們來看看他如何進行自我對話與促進心流表現,最終邁向勝利。

作者:廣廈

阿東/sgdyang

看完文章又忍不住去找影片來回顧一下那第四盤的搶七是怎麼回事
謝謝分享 幫補影片 https://youtu.be/f8YEiCAPAbg?t=750

廣廈

謝謝阿東的補充!

打一盤30分鐘的網球比賽會有多少內心獨白呢?經不完全統計應該有超過一百句吧!球場上有球拍擊球、球線刷球爆裂的響聲,有旁邊觀眾的掌聲,有主裁判報比數或線審喊出界的聲音,但對球員來說最大的聲音可能是來自內心的對話聲。自我對話可能會有助於場上的表現,甚至讓自己進入心流狀態、發揮超凡。但內心的聲音也常常是造成自己在比賽中緊張、失常的主要原因。本文透過世界球王「西班牙蠻牛」納達爾(Rafael Nadal)的現身說法,一探頂尖運動選手如何在自我對話中進入心流體驗,不斷突破自我並屢創佳績!

(www.taiwannews.com.tw)

 

讓我們回到納達爾與費德勒兩人對決的網球史經典之戰--2008年溫布頓網球賽決賽。此前納達爾已經連續兩年闖進決賽,其中2007年還激戰五盤才不敵費德勒屈居亞軍,2008年再次來到中央球場挑戰草地之王,他心裡非常明白這場比賽對於他整個職業生涯的重要性。他告訴自己,不能像去年一樣再犯同樣的錯誤。

(www.express.co.uk)

 

「我知道自己原本可以做得更好,我知道導致 [2007]失利的原因不是技不如人或發揮失常,而是因為我的精神崩潰了。與其說是費德勒擊敗了我,毋寧說是我擊敗了自己。我的表現令我徹底失望,我痛恨自己。我的頭腦陷入了混亂,我在比賽中心生雜念,我背離了比賽的計劃,這些都是多麽愚昧而無謂的錯誤,我很清楚在重大比賽中絕不能犯這些錯誤,但我偏偏就犯了。」

 

「這一次無論發生什麽事情,我都必須保持頭腦的清醒和專注,不受干擾。我不能讓2007年那場比賽專注力分散的悲劇再次重演。」

 

在比賽開打前45分鐘,納達爾按照慣例洗了個冷水澡,因為冷水可以幫助他積聚力量與肌肉彈性,準備進入比賽,「我容光煥發,進入了『心流』狀態,運動心理學家稱之為『高度警覺狀態』,我的身體就像水裡的一條魚,全憑本能進行運動。在我的眼裡,萬物不復存在,只有接下來的戰鬥。」

果然開賽沒多久納達爾就率先破了費德勒的發球局,以局數2:1領先,再一路保持優勢直到6:4拿下第一盤。接下來的比賽納達爾繼續保持很好的專注力,擴大領先到盤數2:1,第四盤來到關鍵的搶七,如果納達爾贏下搶七,他就可以實現從孩提以來的夢想,拿下溫網冠軍。

納達爾掌控了搶七的局面,比數來到了5:2、手握兩個發球的絕對領先。就在此刻,他感覺到勝利是那麼接近,畢生的夢想已經觸手可及。在發球前,許多想法開始在他的心中出現:

「在此之前腎上腺素一直壓制著緊張的情緒,突然間緊張的情緒吞沒了一切。我感覺似乎置身於懸崖邊上。在開始一發之前我上下顛著球,心裏想著,『我該往哪兒發?我應不應該勇敢地發出追身球,來個出其不意,雖然上幾盤這一招並不奏效?』我不應該想這麽多,我應該一如既往地朝他的反手位發出外角發球,但我瞄準了直線,用力過度,球出了界。現在我非常非常緊張。我彷彿進入了未知的領域,我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我拋起球,對自己說:『注意,不要發出雙誤,別搞砸了。』但我知道我肯定會搞砸。我是那麽那麽僵硬。是的,我的二發軟綿綿地落網了。緊張的情緒吞沒了我。但並非害怕輸球的情緒導致了這種情況,而是出於對勝利的恐懼。…但我無法抵擋住勝利前景的誘惑,在勝利的邊緣內心的緊張興奮出賣了我。」

 

「勝利的恐懼是怎麽一回事?那就是,你知道你必須打出什麽樣的球,但你的頭腦和雙腿就是不聽使喚。緊張情緒控制了它們的行動,你無法挺住或堅持下去。」

就這樣,比賽的情勢逆轉了,費德勒贏得搶七將比賽帶入第五盤決勝盤。納達爾重新整理了情緒與思緒,提醒自己回到比賽的專注當中。

「那個雙發失誤已經被我遺忘了,我要想積極的一面,這是我的父親應對壓力的方式。忍耐意味著接受事實,而不是將你的想法強加上去。我得向前看,而不是向後看。」

「現在我需要冷靜,因為在西班牙,我們叫第五盤為『心悸之盤』。我瞄了家人一眼,我看得出他們都想起了2007年的一幕,心都瓦涼瓦涼的。我也記得那一幕,但現在那一幕讓我能建設性地思考。我學會了寶貴的教訓,知道自己能將這個教訓應用到實際的比賽中。我開始打第五盤,感覺很輕盈放松。我堅信自己將能取得勝利。第四盤我錯失了機會,但那並沒有令我軟弱,而是令我更加強大,因為我不會再以同樣的方式崩盤。我不會再發出軟綿綿的雙誤。我不會再幻想著贏下比賽,而是專注於贏下當前的一分。我將讓本能控制自己,讓數千小時訓練積累的技術在比賽中自如地發揮出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