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9

大小聯盟載浮載沈的浪人投手,卻投出2019垂直位移最大的『玉山大曲』

2019年大聯盟曲球垂直位移程度最大的投手,第一名讓你意想不到,竟然是在大小聯盟間載浮載沈、27歲的浪人投手。他的曲球垂直位移有多誇張,又如何能投出瀑布等級的大角度曲球?

作者:張尤金

請繼續往下閱讀

歲末年終,Youtube的MLBTUBE頻道日前選出2019年大聯盟前10大曲球,長達11分鐘的完整影片如下:

 

從影片標題後面的括號不難發現,這項排行榜是以曲球的「垂直位移」(vertical movement)來做排序。果不其然,查詢Baseball Savant網站,影片中的前10名名單,與下表「Vertical Movement vs Avg」的前10名完全相同:

 

上表中的第一名--遊騎兵右投手Taylor Guerrieri,今年投了218顆曲球,平均球速80.5 mph,平均垂直位移為63.5英吋,比聯盟平均多了9.7英吋、18%,「垂直位移高於聯盟平均數」(Vertical Movement vs Avg,紅底標示處)確實是全大聯盟之最。

 

但等一下,不知道網友會不會和我有同樣的疑問,為什麼在做評比時是用垂直位移高於聯盟平均的「相對英吋數」,卻不用垂直位移的「絕對英吋數」?

 

如果單純以「垂直位移」的英吋數,那Guerrieri的曲球垂直位移63.5英吋不只輸給第二名Trevor Bauer的63.6英吋,甚至是前4名當中最少的,至於表列前10名中「垂直位移」英吋數最大的是第8名,運動家先發投手Mike Fiers,垂直位移高達70.7英吋,遠遠超過Guerrieri。

 

為什麼在比較時要用「垂直位移高於聯盟平均數」,卻不用「垂直位移」的絕對英吋數?我在MLB官網這篇文章找到答案。簡言之,曲球的投法是運用手腕的順時針方向旋轉與手指的向下施力,使球由上往下旋轉,造成球體快速掉落。但別忘了,任何球種都無法擺脫重力的影響,只是程度隨球速、位移與旋轉而異。

 

如下圖所示,四縫線速球(紅色圓點所示)的下墜幅度大約介於10-25英吋,是所有球種下墜幅度最小的,至於曲球的下墜幅度最大,大約介於40-70英吋之間:

翻攝自MLB官網

 

上述各球種垂直位移的絕對英吋數已經包含了重力的作用,可是重力會受到時間長短的影響,重力作用時間愈長,影響程度愈大。因此同樣是投曲球,如果把Joe Kelly均速85.7 mph的速球,與Chris Bassitt均速69.7 mph的速球放在一起比較,從而斷定後者投曲球的垂直變化能力優於前者,顯然不公平,畢竟後者球速慢、滯空時間長,受到重力的影響當然更大。

 

因此,Baseball Savant網站除了提供垂直位移的絕對英吋數之外,另外還計算與同球種中同一類型比較後的位移程度。本文所稱「同球種」,指的是曲球,至於「同一類型」如何定義?該網站是從打者的觀點,將「球速相差不超過2 mph、跨步步幅不超過6英吋、放球點不超過6英吋」的曲球歸類為同一類型,再來做比較。

 

所以Guerrieri曲球「垂直位移vs Avg」9.7英吋,指的是他的曲球比「同類型」曲球的平均垂直位移多了9.7英吋。至於Bauer和Fiers曲球垂直位移的絕對值雖然高於Guerrieri,但因為前兩者球速較慢,所以在與「同類型」曲球比較時,他們高於「同類型」平均值的程度反而不如Guerrieri了。

 

講了這麼多,直接來看Guerrieri 2019年的曲球精選吧!國內球迷有用「玉山大曲」來形容垂直位移幅度巨大的曲球,玉山是台灣第一高峰,若拿來形容曲球垂直位移幅度最大的Guerrieri,看了下面的影片之後,你一定會覺得絲毫不誇張:

 

今年27歲的Guerrieri,高中畢業那年在2011年選秀會第1輪第24順位入選光芒。他在MLB官網最高排名全大聯盟新秀第44名,不過同一年隨即動了Tommy John手術,隨後直至2017年都仍受到手肘受傷的困擾。

 

2017年藍鳥從釋出名單撿到Guerrieri,隔(2018)年首次在大聯盟登板,投了9.2局;今年1月以自由球員身分與遊騎兵簽下小聯盟合約,7月16日上到大聯盟投了26.1局,防禦率5.81。

 

有關Guerrieri的資料或故事不多,但他曲球的握法也實在太奇特了:

截圖自Jared Sandler/Twitter

 

如瀑布般的「玉山大曲」,加上全大聯盟之冠的垂直位移,讓球迷第一次注意到這個大小聯盟間載浮載沈的投手。期待Taylor Guerrieri未來有機會站穩大聯盟,寫下更多自己的故事。

 

延伸閱讀:黃暐傑被遊騎兵釋出,但這顆超位移曲球意外成為大聯盟代表作!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