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29

籃球之道:如何對付「大頭症」? --「無我」這一帖良藥的運用--

一個球隊裡有一種人,例如勇士隊拿冠軍時的伊古.達拉,他做了許多事情是讓球隊變強,而不是只求自己表現的工作,就如同一個很會助攻的球員、或是很願意搶籃板的球員,這些工作的出發點比較是利他(無我),而不是為己(自我)。

作者:mahesha

請繼續往下閱讀

籃球之道:如何對付「大頭症」?

--「無我」這一帖良藥的運用--

 

許多人都讀過心理學家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大意是人們需要滿足基本的生理/安全需求後,才會逐步往上達成實現自我。於是乎我們灌輸籃球員要成為「你」的球隊,帶領球隊向前衝。台灣的HBL球員也都明白要唸好的大學、爭取好的福利就是要「刷」數據,好的數據才能代表「我」是個好球員,高中生才能上條件好的大學,大學生才能被職業球隊看上,而實現靠打球工作賺錢的夢想。

 

想要實現自我,需先弄清楚「自我」是甚麼東西?馬斯洛的意思是指滿足基本需求的四個層次後,所做的才是自我實現。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很早就提出「我是誰?」的哲學問題。以籃球為例,你可以回答說,身體代表我,因為我的性別、身高體重能很清楚的代表我;你也可以回答球衣背號代表我,或者擔任控球/中鋒的不同角色,也很能代表我。籃球場上的「我」除了名字外,可以用數據、背號、身體和位置等來代表。

 

籃球場這些回答「自我是甚麼?」的答案看似成立,如果仔細推敲,會發現其實是有爭議的。因為你的名字可以改,背號有時候被迫要換,位置也會遇到轉型而打不同位置,身體一直在變化,數據僅供參考無法知道「真實個性」……,所以,「自我」到底在哪裡?要實現的到底是甚麼?

 

台灣UBA傳統強隊,NTNU是台師大的英文簡稱,這幾年籃球隊的口號是「No Team No Us」,也就是沒有團隊就沒有個人。這個精神也是為何NBA球員願意放棄高薪,寧願屈就抱大腿到一支可以拿冠軍的隊伍。因為麥可-喬丹曾說過,「個人可以創紀錄,團隊才能拿冠軍」。

 

許多時候要犧牲自我,才能成就團隊完成大我。大我可以是學校、企業或國家。一個球隊裡有一種人,例如勇士隊拿冠軍時的伊古.達拉,他做了許多事情是讓球隊變強,而不是只求自己表現的工作,就如同一個很會助攻的球員、或是很願意搶籃板的球員,這些工作的出發點比較是利他,而不是為己。球隊要強,一定要有這種意識和這種人,有趣的是這種人比較像犧牲自我,而不是追求自我!

 

人生職場也常聽人說做人要「外圓內方」,和人相處要去掉許多稜角,才能圓融。所以,一個做人很成功的人,不是一直膨脹吹噓自己,而是去掉和圓融自己。他不是強調「有」反而是強調「無」的功夫。

 

不管是打球或做人,我們似乎受西方的思想價值觀影響,而不自覺的默認它。至少從球場上的運作,應該要看出「強調自我」這個論點是有疑慮的。為何不宣傳「無我實現」呢?這聽起來很反骨很刺耳,但是,有充分的理由支持。因為第一個很難找到自我,找到的是數據;第二個需要無掉(犧牲)我才能成就團隊,第三個老子也曾說過「有生於無」,光強調有是不平衡的、停留在表象的。如果講「無我」怕流於虛幻,那用「大我實現」也比「自我實現」好很多,起碼會減少許多得到「大頭症」的球員!「自我實現」似乎被默認為教育的指標,但卻是球場上的「負值因子」。「自我」和「無我」這一組概念,值得仔細玩味!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