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30

台灣籃球教練的側寫—招生開罰、初二練球、電視轉播,教練不為人知的故事

教練好友的離去,提醒我用死亡的角度看教練,在死神面前,有沒有拿過冠軍、是不是第一級、招生好不好、薪水高不高、過年初幾練球?……,這些似乎一下子都不重要了,當死亡來臨,本來在意的電視轉播,更顯得微不足道。

作者:mahesha

請繼續往下閱讀

台灣籃球教練的側寫—招生開罰、初二練球、電視轉播,教練不為人知的故事

 

昨天晚上睡覺前,成功高中和松山高中要打外卡賽,今天起個早趕緊看新聞,結果兩隊都沒進HBL八強,真是應驗了幾家歡樂幾家愁。相信昨天的晚上,有些教練高興地慶祝晉級,有些教練則黯然地從高雄回台北,腦中重複著比賽的畫面,需要時間來釋懷!

 

運動有著不可思議的吸引力,學界最早出版的「運動哲學」專書,美籍作者Paul Weiss就層剖析年輕人為何流連在球場的現象,他說打籃球投進籃框的那一片刻,其成就感和愉悅感是其他生活層面很難比擬的。有電視轉播的籃球聯賽,一百多隊激烈競爭後能打到冠軍,開始剪籃網、拍合照,身上的疲憊傷痛一掃而空,連走路都飄飄然有風的感覺,享受著所有人的祝福,輕輕地親吻著冠軍杯,這美好的一刻可以回憶整輩子。

 

然而,每年只有一個冠軍。有些隊伍從來沒有拿過冠軍,更多的隊伍則是從社團開始經營,一步一腳印地朝夢想前進。這其中的掌舵手—「籃球教練」尤其是個靈魂人物。台灣學校籃球有一個奇特的現象,只要你有心肯付出不求回報,拿到C級教練的門檻並不難。但是要招到好手帶出成績,就會開始無日無夜的練球生活,其中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辛酸,最後能熬出頭的教練就所剩無幾了。講幾個身邊教練的小故事,因為社會上大多數人的身邊不會有「教練」這種人,教練這個工作這個圈子,彷彿像NBA的中場休息室(Locker Room)一般,是大多數人一輩子也不一定有機會接觸到的。

 

乙組的A教練問過我:和我關係不錯的主力球員跟我說不打了,球隊的情緒垃圾一直往我身上倒,我自己的情緒怎麼辦?身為一個男人,不大好意思跟家人訴苦,也不好跟女朋友告狀,那麼,生吞活剝了球員的情緒垃圾後,到底要怎麼化解?我曾經聽一個奧運級教練說,國家隊最需要心理輔導的不是選手,而是教練本尊。可見帶球隊當教練,情商控管是重要的一環,情緒紓壓也是一項極需要的能力。否則,帶隊帶到妻離子散,生活過得一團糟的教練,也常時有所聞。

 

S教練帶的是有成績的甲組球隊,因而常在電視轉播上可以看到,隔天新聞記者的採訪報導,也會出現S教練的採訪內容。旁邊的朋友難免開玩笑,哇!最近你很紅喔,常常上電視和新聞報導。外人看似風光的電視轉播和新聞報導,S教練卻說他寧可打沒有轉播的比賽,因為「見光死啊」。比賽一結束全國皆知,贏球一堆簡訊來道賀,輸球嘲弄新聞跟著來,同事同行的批評更不停止。他說寧願沒有轉播和報導,日子過得比較輕鬆正常,學生也不會被捧上天得了大頭症。

 

H教練本來帶得好好的,最佳成績全國第一級第二名,很有機會衝個聯賽冠軍杯,卻意外地離開熟悉的學校,到別的學校任教帶球隊了。這件事情造成很多人的不解,有一回他私下跟我說:因為練球的籃框壞掉要換新的,講了好幾年沒人理他,覺得不受重視就選擇回家鄉了。教練的生涯,如果一開始帶的是沒有成績的球隊,教練常常需自掏腰包,添購一些器材和聚餐費用。還要去面對家長或導師的質疑:打球以後能當飯吃嗎?許多基層教練,真的都是從沒人、沒錢、沒場地開始的。這階段最能感受雪中送炭的溫暖,一箱礦泉水、一份宵夜,都會讓教練感動不已。即使校隊有傳統有規模,要接這種校隊,也是要處理另一個層次的種種問題。球員耍大牌、家長會的干預、校長的支持度、贊助的資源以及移地訓練的安排,有人有錢有場地後,開始要去捍衛名聲和傳統,否則贏球應該、輸球活該;錦上添花的結果,大家忙著來收稻尾,一旦有狀況,千錯萬錯都還是教練的錯。也難怪有些教練選會擇離開這塊是非之地。

 

寒假過春節,幾個熟識的教練互相探詢,你初幾練球?有些說初五,有人說初三,L教練不好意思地說,他在農曆初二就開始練球,因為上個球季沒有進八強,壓力很大,只好休個三天就開練。L教練的心聲是外人難以想像的,連他的家人老婆有時候都有微詞。因為他是所謂的「專任教練」,不同於「約聘教練」,或是體育老師「兼任教練」,「專任教練」的考核看成績表現,這種身份的的情況壓力最大,因為只能靠這份工作謀生啊!除此之外,別人放寒暑假,抱歉只要帶校隊是沒有寒暑假的。寒暑訓許多校隊會安排「移地訓練」,有錢的到國外,少錢的到國內,沒錢的也只好閉門苦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花這麼多額外的時間訓練,又不能放寒暑假,很抱歉你不能領鐘點費!有些學校遇到好主管,安排領輔導課費用補貼,更多的教練就這樣義務帶隊訓練,一年又過一年,燃燒了一屆又一屆的歲月和生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