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3

奇蹟降臨,魔咒解除—談2004年波士頓紅襪隊:基襪Rivalry

當然紅襪隊在過去85年的歲月裡,一直是洋基隊在美聯東區的主要競爭者,但其實自從1919年開始(到2003年為止)洋基共拿下了26個世界大賽冠軍,而紅襪隊則是一個都沒有,這恐怕很難稱得上是one that equals another。這就好像是電影北非諜影(有趣的是,北非諜影的劇本是Theo Epstein的祖父所寫的),裡面有一個場景,很能解釋波士頓與洋基實際的敵對情況。彼得勞瑞所飾演的罪犯就隔桌坐在酒吧老闆,主角亨佛萊鮑嘉的對面,他對鮑嘉說:你討厭我,對吧?鮑嘉聞言抬頭看他一眼,說:如果我在乎你的話,我可能會討厭你喔!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奇蹟降臨,魔咒解除—談2004年波士頓紅襪隊:Damn Yankees Again

當人類在獵食時,更高、更壯、更快,會讓你佔有優勢,適者生存,不適者淘汰,這是叢林法則。在運動世界裡,偉大與成就來自於競爭,勝利者擊敗了失敗者,而值得尊敬或難纏的對手,讓勝利顯得更加甜美!

這便是所謂的Rivalry,敵對關係。

好比說我們拿Bill Russell與Wilt Chamberlain來對比,Russell在13個球季裡,帶領波士頓塞爾蒂克拿下了11座NBA總冠軍,而如果你問Russell,他很可能也會告訴你其中部分原因是來自於Chamberlain那虎視眈眈的競爭。Wilt Chamberlain就像歌利亞,之前NBA從未有像他這般高壯快三位一體的選手,當他踏進聯盟時,很多人都說他無人能擋,能連續拿下冠軍,但Bill Russell最終卻削弱了歌利亞的力量,並年復一年地擊敗Chamberlain。

好比說高爾夫球界的Arnold Palmer和Jack Nicklaus,當Nicklaus初入高壇時,Palmer聲勢如日中天,地位簡直跟神差不多,他們兩位的敵對關係(雖然說有點冷調就是),則是將高爾夫這運動從邊緣給擠身到主流,吸引了一整個新世代的粉絲與選手;而Muhammad Ali如果不是跟Joe Frazier打了那三場驚天地泣鬼神的拳賽,他的江湖傳奇地位還會如此確認嗎?

團隊運動的敵對關係程度更是高張,若以美國大學球賽來說,如美式足球的俄亥俄州大對密西根、奧本對阿拉巴馬、德州對奧克拉荷馬;籃球的杜克對北卡…等,這些都是年復一年的競爭對抗,那形成了一種文化或生活風格,學校的球衣(或T恤)都在告訴外界你是誰,不需要說出口,顏色和隊徽已經替你說了千言萬語。職業運動或許不像大學球賽那樣充滿了地域性的/年輕賀爾蒙的敵對激情,但敵對關係也是隨處可見,好比說NFL的達拉斯牛仔對華盛頓紅皮,NBA的波士頓塞爾蒂克對洛杉磯湖人,MLB的洛杉磯道奇對舊金山巨人、芝加哥小熊對聖路易紅雀…等。

但如果要談到best rivalry,大多數的人都會同意是波士頓紅襪對上紐約洋基隊這個組合。當然這個宣稱還是有人不服,畢竟所謂的敵對關係,若照韋氏大字典的解釋,那是一種one that equals another的狀況。當然紅襪隊在過去85年的歲月裡,一直是洋基隊在美聯東區的主要競爭者,但其實自從1919年開始(到2003年為止)洋基共拿下了26個世界大賽冠軍,而紅襪隊則是一個都沒有,這恐怕很難稱得上是one that equals another。這就好像是電影北非諜影(有趣的是,北非諜影的劇本是Theo Epstein的祖父所寫的),裡面有一個場景,很能解釋波士頓與洋基實際的敵對情況。彼得勞瑞所飾演的罪犯就隔桌坐在酒吧老闆,主角亨佛萊鮑嘉的對面,他對鮑嘉說:你討厭我,對吧?鮑嘉聞言抬頭看他一眼,說:如果我在乎你的話,我可能會討厭你喔!

這種鮑嘉式的不屑一顧與傲慢,就是紅襪迷特別痛恨洋基隊的地方,這種情況也有點像是英超艾佛頓對莫西塞鄰居利物浦的心理狀態,對艾佛頓(和紅襪隊來講),利物浦(和洋基)是他們最大且唯一的敵人,但對另外兩者來說,利物浦英超最大的對手是曼聯,而洋基則彷彿睥睨一切,所有其他對手皆是同等的!當然紅襪與洋基的rivalry,除了在球場上,另外還有波士頓與紐約這兩座城市在地理與美國歷史上的愛恨情仇:波士頓自栩為美國的中心,但是紐約卻是世界之都,比其他任何城市都還要有力量跟速度,不論你是叫它大蘋果,抑或高譚市,if you can make it there, you can make it anywhere!美國最聰明的人都到波士頓上大學,然後畢業後就搬到紐約工作或居住,波士頓是阿波羅,紐約則是宙斯。

把Babe Ruth賣給洋基隊的紅襪隊前老闆Harry Frazee,他就特別喜歡紐約的生活,紐約市長Jimmy Walker是他的好朋友,比起棒球,他更關心百老匯,而他老是說波士頓最棒的東西,是通往紐約的火車!Frazee的這些評語,再再加深了紅襪隊球迷的夢魘,而這也使得Babe Ruth的交易變成了兩隊命運的交織點。2003年紅襪在美聯冠軍系列賽的崩潰,並不是特例(應該這麼說,2004年才是特例),自從1919年球季之前,紅襪隊的冠軍數以5比0領先洋基隊,但自從Babe Ruth轉到了洋基之後,洋基卻變成了整個20世紀美國職棒大聯盟最俱標誌性的球隊。很自然地,對波士頓人來說,洋基的成功都是奠基於紅襪隊的犧牲,或者說,都是源自於所謂的貝比魯斯魔咒,The Curse of Bambiono……

(下回待續)

 

延伸閱讀

奇蹟降臨,魔咒解除—談2004年波士頓紅襪隊:Pedro和那些燃燒的手臂們

奇蹟降臨,魔咒解除—談2004年波士頓紅襪隊:David Ortiz在雙城

奇蹟降臨,魔咒解除—談2004年波士頓紅襪隊:David Ortiz來紅襪

世界大賽一瞥,2000年紐約洋基對紐約大都會:Roger Clemens

世界大賽一瞥,2001年紐約洋基對亞利桑那響尾蛇:紐約劇碼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