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5

不只是 NBA 推手,David Stern 之於冰球發展的巨大影響力

前任 NBA 主席 David Stern 在 2020 年第一天逝世,各界紛紛以不同的方式來緬懷這位打造 NBA 黃金盛世的巨人,在籃球之外,Stern 其實也影響了國家冰球聯盟 NHL 的發展。

作者:Darco

請繼續往下閱讀

NBA 前任主席史騰(David Stern)的 30 年任期裡,他提出許多重要變革、翻轉了聯盟的形象、帶領 NBA 茁壯成為亮麗的職業運動聯盟;不過,史騰的影響力並不僅限於籃球界,他對於 NHL(國家冰球聯盟)的發展其實也非常重要。

史騰和 NHL 現任主席貝曼(Gary Bettman)相識超過四十年,曾經兩度共事,第一次是在七零年代末期紐約的一間律師事務所,史騰較早進入該公司,而大學主修主修產業與勞工關係的貝曼後來也加入,兩人因而相識。

1978 年,史騰進入 NBA,開始研究薪資上限的相關規定,而這塊領域正是貝曼的專長,於是,貝曼在 1981 年也加入 NBA,兩年之後,NBA 的薪資上限規定正式成形,兩人都是事成的重大功臣。

1984 年,史騰晉升為 NBA 主席,貝曼也隨之升遷為高階副總裁,成為 NBA 權力第三大的重要人物,貝曼就這樣跟在史騰身旁一起打拼與學習。

到了九零年代,NBA 已經有了顯著成長,一步步成為籃球帝國,然而,NHL 此時卻面臨 NBA 曾經的困境,包括行銷能力停滯不前、勞資相關法規也尚未擬定。NBA 的成功改造,NHL 董事會都看在眼裡,因此他們希望能找來史騰改造 NHL。

NHL 董事會無法成功說服史騰,不過史騰倒是向他們推薦了一位人選,那就是他的心腹子弟兵貝曼。NHL 董事會也認同貝曼非常符合他們的需求,有一位球隊老闆就說:「我們有很多人懂冰球,但沒什麼人了解行銷、薪資上限這些東西。」於是,在 1993 年,NHL 董事會選出貝曼作為新任主席。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27 年之後的今天,NHL 已經建立起薪資上限的法規,幫助了小市場球隊競爭的能力;聯盟的規模從原本的 24 隊增加到 32 隊(註一),把這項原本被認為是加拿大人的運動成功拓展到美國各地;全球化經營也有成果,在北歐尤其顯著。在貝曼接手後的 27 年之間,NHL 的總營收從當時的 4 億,成長到 50 億。

這些改變似乎有些似曾相識,那正是史騰和 NBA 開啟的路徑,史騰建立起職業運動聯盟經營的典範,貝曼起初也是其中的一份子,後來他帶著這些經驗複製到 NHL 身上,獲得了非常好的成效。即使史騰和貝曼在各自的運動聯盟做事,兩人依然保持聯繫,貝曼也收到史騰非常多的建議與支持。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北美四大職業運動的主席於 2009 年共同出席活動,左一為史騰,右一為貝曼

話說回來,貝曼在這些年裡,其實惹出非常多爭議。他在 NHL 推動薪資上限的過程遠比 NBA 艱辛,讓 NHL 三度封館(註二),尤其 2004~05 年球季更是完全取消,讓 NHL 付出非常慘痛的代價。

貝曼對於球隊的搬遷和擴編也頗有爭議,他曾經讓加拿大的兩個城市失去球隊(註三),讓許多人批評他偏袒美國城市,而擴編主打的陽光帶政策則是讓美國中南部多了許多球隊,但是也有人認為這些城市根本不是傳統的冰球市場。

不過,史騰一直都支持著貝曼的作法、相信這些過程可以讓職業冰球更好——整體而言,以商業的角度來看,這也是事實——「他在做的事情是正確的。」

2018 年,貝曼入選冰球名人堂,史騰當時就說:「我就像是以他為傲的叔叔。」而貝曼對於史騰的提拔也非常感激:「史騰就是我的導師,他教我在接手一個運動聯盟的時候,該怎麼組織自己才對。」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