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3

【Day 8】古老記憶,浪漫文藝的大學城~海德堡

望著海德堡的美麗景致, 文豪哥德:「我把心,遺失在這裡。」。 大作家雨果更讚嘆:「即便來到這個城市已經十天,我依舊對他無法自拔。」。 馬克·吐溫更把海德堡譽為”世界最美的城市”

作者:Osborn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連結: 【德國自由行】車癡之魂縈夢牽-德國逛不完賽車博物館之旅

乘著達達的馬蹄,我們一行二人來到本趟旅程文藝氣息最為濃厚的城市-海德堡。不浪費時間,我們停好車,就前去搭乘纜車,上到海德堡城堡,居高臨下,更清楚的飽覽整座城市風貌。

海德堡城堡位於內卡河沖積平原口,自古一直是重要的兵家必爭之地。1620年,爆發了歐洲著名的三十年戰爭,神聖羅馬帝國揮軍波希米亞王國,至1622年7月圍困了海德堡。同年9月,海德堡失守,海德堡大學被迫關停,城堡因此遭受了第一輪損壞。

1630年,瑞典加入三十年戰爭,一路勢如破竹南下,到1633年,抵達海德堡附近,並在對面山頭架設火炮砲擊城堡,逼使帝國軍撤退。然而,除了隔年神聖羅馬帝國又收復此地,法軍也跑來湊一咖,把城堡給攻破,雖然這次帝國軍沒有多等,同年就把海德堡收復,但來來回回的戰事之中,城堡還是受到程度不一的損傷。

三十年戰爭結束後,前波希米亞國王次子重新繼承領土,以海德堡城堡為定居住所,並將女兒嫁給法王路易十四的弟弟奧爾良公爵,以期能得到法國的援助,重新建設領土。然而,另有計謀的路易十四,並沒有真的伸出援手,甚至在國王死後,意圖讓自己的弟弟接手領地。此舉當然遭新任國王斷然拒絕,兩國因此爆發了繼承人之戰,法軍最終獲勝,攻入城堡後放火焚毀部分建體,加上海德堡居民後續撿拾磚瓦來重建家園,導致城堡大規模受損。二戰時期,由於該地有幸未遭盟軍空襲,因此他得以保留原狀,於戰後開始緩慢地重建,時至今日都還可以看到城內有許多斷垣殘壁。

(城堡居高臨下俯視,景致相當絕妙)

(海德堡老橋)

各位喜愛啤酒,熱愛啤酒,沒有喝酒就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甚至就會活不下去的啤酒痴、啤酒迷、啤酒狂照過來!海德堡城堡裡,坐落著世界最大的啤酒桶!這座建造於1751年的木桶,直徑達7公尺,長度8.5公尺,填滿一共可以裝盛驚人的220,000公升啤酒!是不是非常瘋狂呢~筆者還看到不少當地人在桶上面的平台又笑又跳,真是好不歡樂。

值得一提的,如果想進入海德堡城堡內部參觀,必須買票進入並參加導覽團才行。我們二人於是作罷,重新回到城區繼續觀光。

我們來到了相當著名的海德堡老橋,或稱卡爾-特奧多橋,為橫越內卡河的一條重要橋樑。前面提過,海德堡所在位置為內卡河下的沖積平原,因此時有氾濫與洪水。老橋的所在位置,其實不只一次出現過橋梁,打從古羅馬時期,就曾在這邊造橋,只是不久之後便被洪水沖毀。之後重新建設了好幾次,也一次一次被沖毀,來來回回總共被催毀7次,直到1786年建造的版本,才真的一路撐到現在。

相較於橋身的來來去去,大橋更為知名的雙塔及橋門反而矗立在此已有許久時間。由於內卡河的天然屏障,海德堡並沒有建設城牆,橋門於是乎便起了城門的功用,保護此城免受外敵入侵,這也是為甚麼門的中間還有城門一般的鐵柵欄。而兩座尖塔,過去更是羈押犯人的監獄,和其優美的外表相比,還真是相當大幅的反差~

最後,既然都來到了浪漫之都,怎麼可能沒有愛情的元素呢~

位於老橋另一側,是這塊海德堡愛情石。據說,這是德國著名詩人艾興多夫當年在海德堡進修學習時,時常與愛人幽會的場所。相傳,相戀中的愛人,只要在此一起鎖上愛情鎖,再把鑰匙丟入內卡河中,他們的愛情便能海枯石爛,至死不渝~

筆者在此祝福各位有情人都能夠終成眷屬~~~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