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1/07

陽光,陰影,90後(歐洲)足球:荷蘭,個人VS.集體

荷蘭的統治來源,並非某支特定球隊或者某個選手,而是某種足球哲學的體現,我們可以稱它為全能足球,Total Football。

作者:alonetogether

前篇回顧

陽光,陰影,90後(歐洲)足球:The Beautiful Game

如果說1992年是現代足球的起點的話,那麼當時歐洲足壇的王者便是荷蘭,歐洲冠軍杯才剛由荷蘭教練Johan Cruyff所率領的巴薩拿下,而阿賈克斯則贏得了歐洲優勝者盃,雖然荷蘭未能衛冕當年的歐洲國家杯,不過他們卻踢出了與該屆防守為上的趨勢不同,特別自由奔放的球風。而當時整個歐洲最具宰制力的球員,也來自荷蘭,他是Marco Van Basten(他奪下了該年的金球獎,排名第三名的則是另一位荷蘭人Dennis Bergkamp)。

然而荷蘭的統治來源,並非某支特定球隊或者某個選手,而是某種足球哲學的體現,我們可以稱它為全能足球,Total Football。全能足球是從1970年代的阿姆斯特丹展開(1974年世界盃由John Cruyff所率領的荷蘭國家隊,可說是全能足球的最佳縮影),荷蘭首都是當時歐洲自由主義的中心,也是各地嬉皮的麥加聖地,而這種氛圍也影響了阿姆斯特丹的足球。阿賈克斯(與其後荷蘭國家隊)的球員,在場上似乎都沒有特定的攻守位置,好像允許自由移動,去創造那充滿動能、創意,美麗的足球。

Arrigo Sacchi,這位1980年代AC米蘭名帥曾提出一個看法:荷蘭全能足球僅有一個實質的革命,那便是從個人(individual)到集體(collective game)的轉向。這個有關荷蘭足球本質(個人VS.集體)的辯論持續良久,到了1990年代形成了兩派陣營:一個由全能足球金童,時任巴薩教頭的Johan Cruyff所代表;另一個則是由當時阿賈克斯教練Louis Van Gaal所領銜。雖然他們兩位都師承Rinus Michels,秉持著阿賈克斯那著重控球與陣型的傳統,但Cruyff全心全意地相信(或者說沉迷於)超級球星,而Van Gaal則不懈地強調集體的重要性,在Van Gaal的系統裡,較沒有機會主義或者位置改變的靈活性,但相對來說,那系統卻非常注重攻守兩端的細節。

荷蘭選手十分習慣於影響隊上教練的決策,好比說協助戰術計畫的發想,就如同Van Gaal說的:在阿賈克斯體系裡,我們教導球員去解讀比賽,我們鼓勵他們把自己當成教練來思考比賽,教練跟球員可以互相討論溝通,而在其他國家,球員通常只能遵守教練的指示。有時候一場比賽,即將上場的荷蘭國腳甚至會提出多達11種不同的戰術意見,而這也部分解釋了為什麼荷蘭國家隊總是擁有大賽期間不斷爭吵內鬨的壞名聲,因為球員總是被鼓勵要對戰術發表意見,而偏偏唯一有共同看法的時刻,通常都是在球員們決定讓總教練下台的時候!

Rinus Michels這位全能足球之父,有一個所謂的衝突模型(conflict model),他積極地鼓勵休息室內的異議與爭論,他希望能夠創造一個充滿緊張的環境,並認為那樣能夠提升團隊的精神力。當然這樣子的傳統,常會讓局外人覺得荷蘭球員格外傲慢,而有趣的是,這也是能夠跟阿姆斯特丹聯繫上的另外一個概念。1970年代的阿賈克斯,被Johan Cruyff描述成是再自然不過的阿姆斯特丹風格球隊,他們傲慢,但卻又不是真的傲慢,他們只是有點愛現,喜歡讓對手知道阿賈克斯比他們要棒上許多!後輩Dennis Bergkamp也說自信爆棚的Cruyff不是傲慢,那只是an Amsterdam thing……而Van Gaal甚至被認為比Cruyff還傲慢,有許多人直接稱呼他為”豬頭”。當他被任命為阿賈克斯的總教練時,他告訴董事會:恭喜你們,剛任命了全世界最棒的足球總教練!而他在上任的首次記者會裡,球隊也介紹說Van Gaal特別傲慢,但我們這裡喜歡傲慢的傢伙!

Louis Van Gaal和Johan Cruyff是長年互看不順眼的對手,Cruyff傲慢是有理由的,畢竟他是荷蘭足球史上最偉大的球員(也是1970年代世界上最偉大的足球員之一),他的足球生涯充滿了成功與榮光,包括三座金球獎與連三座歐洲冠軍盃。他替阿賈克斯拿下了六次荷甲冠軍,轉隊到巴薩也拿下西甲冠軍,接著他到美國待了一段時間,回歸阿賈克斯後又奪下兩次荷甲冠軍。而1983年,當阿賈克斯沒有提供他一份滿意的合約時,Cruyff報復般地加入了阿賈克斯在荷甲的死對頭飛燕諾德,當然他也拿下了荷甲冠軍,被選為當年的荷甲足球先生,球季結束後才宣布退休!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