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7
作者:小鐵

問題不是沒歸化Garcia 而是始終得不到的解答

籃協副秘書長李雲翔今天表示,中華男籃面對亞洲盃資格賽,歸化球員確定不會是近年被熱切討論的富邦洋將Charles Garcia,行政手續上,Garcia的確有歸化難度,但更大的問題,是這五年多始終沒有下文的歸化選擇。

請繼續往下閱讀

根據消息,中華籃協副秘書長今天(1月7日)受訪時透露,目前中華隊在尋找的歸化球員,已經確定不可能是目前在富邦勇士陣中、近年一直在球迷討論之內的Charles Carcia,李雲翔表示,Garcia曾經替貝里斯出賽過,而且富邦勇士出征的ABL聯賽並沒有在二月停賽,因此確定不會是中華隊挑戰亞洲盃資格賽的歸化人選。

有關歸化球員議題,近年幾乎是每一年台灣球迷都在呼喊、每一年國家隊面對國際賽時又會落空,當原本的歸化球員戴維斯(Quincy Davis)在近年屢屢傳出傷情、時常在大賽缺席時,台灣不是沒有出現過尋找下一個歸化球員的聲音,也的確先後有John Florveus(2016、2019)、Kyle Barone(2017)和Dexter Pittman(2019)在瓊斯盃穿上中華隊球衣(Pittman僅在培訓時加入,賽會期間因傷缺席)但最後都不了了之。

 

Garcia的歸化背景,要追溯到SBL第15季,當時他效力於SBL台灣銀行隊,幫助台銀在開季有過一段佳績,甚至一度排在SBL龍頭,而Garcia也成為台灣球迷高度討論的歸化人選,然而後來台銀又陷入本土主力的傷病問題,戰力下滑,Garcia則因為和達欣教練團的場邊紛爭,平添一些不好的印象。

 

當時沒能持續討論歸化,Garcia則加入和他有血緣關係的貝里斯(Garcia的爸爸是貝里斯和哥斯大黎加混血,媽媽是貝里斯人)國家隊,幫助貝里斯打了美洲區資格賽的賽前賽,讓Garcia從毫無國家隊經驗、只需取得中華民國籍,變成必須要先和貝里斯籃協接洽、再由FIBA核准轉籍才能得到歸化機會,行政程序上,的確讓Garcia歸化我國籍的難度更高。

籃協為何之前一直希望歸化球員可以從SBL球隊的洋將中尋找,一方面是有許多和台灣球員配合的機會,另一方面就是籃協自己可以決定SBL的賽程,碰上國際賽可以配合停賽,但富邦本季選擇加入ABL,ABL並沒有要為了亞洲盃資格賽停賽,Garcia就算完成歸化,在國際賽期間也有自身職業隊的賽事要進行,這又是一層阻礙。

 

但是,今天最大的問題不是Garcia的轉籍難度,也不是富邦在ABL已有賽程,而是從2014年戴維斯遭逢傷病問題開始,一轉眼至今已經五年多,這五年多來,有籃協主動找的Florveus、Pittman,有自己來投石問路的Barone,甚至有瓊斯盃來台驗貨、給了台灣籃球一絲絲機會的Michale Kyser之類,但五年多過去,台灣的「歸化球員名單」上,還是只有「戴維斯」一個名字,彷彿每一個球員,都沒辦法讓籃協完全滿意,而且到頭來籃協在受訪時,都可以提出各種技術、身材上的限制。

 

當然,歸化破局有可能真的是技術不讓大家滿意,也有可能是不想公開的條件談不攏、歸化意願不高,又或者是總教練Charlie Parker的個人喜好、有無實際人選之類,但每次籃協在受訪時給出各種外在條件上的限制後,最終卻讓人戲謔的刻畫出、籃協需要「208公分以上、有機動性、不貪功、能配合球隊作戰、防守能力夠好、有點外線能力、態度良好」等近乎是完美球員的模板,即使不願酸言酸語,但這種看起來就連NBA球員也不一定能達成的徵才選項,對照不論是先前月薪25000美金還是後來籃協理事長謝典霖開出的「四到六萬美金」行情,都讓人不免報以「吃米不知米價」的質疑。

 

當然原本在還沒著手進行歸化程序之前,再高的可能都是零,不論是話題中心的Garcia、最近剛成為討論人選的夢想家洋將Jordan Tolbert、或是以往曾來台測試過的Florveus、Barone甚至是異想天開的哪個大牌,在真正拿到中華民國身分證和護照之前都和中華隊毫無瓜葛,但如今距離亞洲盃資格賽只剩一個多月,而我們少說等了4年以上的「下一個歸化球員」至今仍不見蹤影,所有網路聲量把不滿全部傾倒在這次Garcia歸化確定破局的事件上,並不能說他們太過苛求。

Garcia並不是這個月才來台灣,籃協並不是沒有過更接近和Garcia談歸化的時間點,甚至若是兩年前就和Garcia洽談,當時根本不用煩惱是否需要透過FIBA討論轉籍問題,而且即使是Garcia剛來台灣的2017年,當時台灣也早有「需要尋找下一個歸化球員」的聲音,就算不是Garcia,也應該要有其他人選在準備中。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