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9
作者:mahesha

登山就在一呼一吸之間 --身體、思緒和自然的對話--

山上遇到原住民打招呼會說:很高興我們還在呼吸。夢想需要活著,活著需要呼吸。台灣人一輩子應該登一次玉山!才知道此寶島的美麗與侷限。登山會幫助人們更了解自己的身體和思緒,學習如何和大自然相處。

請繼續往下閱讀

登山就在一呼一吸之間

--身體、思緒和自然的對話--

 

很高興我們還在呼吸

以前登山時遇到原住民朋友,他們見面最常說的打招呼方式,就是遠遠的說”很高興我們還在呼吸”。一開始覺得稀鬆平常,沒甚麼特別印象。經歷了自己雙親去世,眼看罩著呼吸罩的母親,臨終前最後一口氣吸不上來,隨即聽到監視儀器嗶嗶作響,心跳曲線降為直線,醫生說:你媽媽走了!經歷了這一幕,後來再登山時,便覺得這一句雖是玩笑話,卻也是一句很真的話,一口氣吸不上來就要跟大家說拜拜了。一口氣沒調整好,一定會影響你登山的速度和行程。甚至,登山大部分時候就在一呼一吸之間!

 

登山就在呼吸間

不管是一天的小山,例如去爬陽明山;一星期以內的高山,例如單攻玉山或雪山:或是超過一星期的縱走路線,例如南二段。登山上山後可以簡單化分成白天和晚上。晚上除了吃飯聊天外,最多的時候就是睡覺。白天扣除吃東西、聊天、休息時間外,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走路,從清晨走到黃昏。如果有人說登山的大部分時間,就是在”呼吸”。乍聽之下,許多人可能會覺得很奇怪,不是上山去看風景嗎?但是經由上文的剖析,晚上的睡覺和白天的走路,我們不得不承認,其實都是在一呼一吸之間,度過了山上的大部份時光。

 

想一想你去爬陽明山,如果是走七星山有一條路線,是要登上無止盡的台階,直到山頂。這種路線除非停下來喘氣,否則你的注意力一定會是在呼吸上。更不用講爬石碇皇帝殿或三峽五寮尖,那種需要拉繩子攀岩的路線,三不五時你會倒吸一口氣,才開始攀岩或過斷崖。如果走在中央山脈南二段的草坡上,或者下八通關古道,這種長距離的走路,除了呼吸,思緒也會三不五時的飄進來,身體也會這邊酸那邊痛,而進入身體、思緒和自然的對話狀態。

雪霸素密達斷崖
雪霸素密達斷崖

 

踢林道是許多人痛苦的登山經驗,揹著重裝走個一整天,走到腳發抖停不下來。於是,你會發現登山另一件有趣的事情,就是可以專心地和自己對話。可能是無聊,也可能是要轉移身體的痛楚,走著走著常常會想到山下的家人,期末報告或工作企劃,以及私人感情。間段的進行著自己和思緒的對話。他喜歡我嗎?企劃要怎麼起頭?家鄉的雙親最近身體不曉得怎樣了?……,登山伴隨著呼吸喘氣,身體累到腦袋沒力氣想太多,處於放空的狀態。可不經意間,工作的、感情的、家人的煩惱會來報到。於是乎,登山走久了要停下來休息,身體跟著林道或芒草或斷崖而回應,思緒像雲朵一陣子飄過天空,一陣子又晴空無雲。

 

身體被喚醒

背重裝走過年久失修的吊橋,身體會分泌腎上腺素,回應著當前的考驗,因為腳下就是奔騰湍急的溪水,掉下去就說再見了。冬天上雪山,一步一步地踩上去,或是過蘇密達斷崖,手腳並用緊貼著石壁,此時所有的細胞似乎都被喚醒了,身體對周遭環境的警覺性,到達最高點,幾乎和遇到台灣黑熊差不多。很難想像平常在山下的房間,自己會睡到叫不起來。高山住在帳篷裡,才會相信原來身體的聽覺、觸覺、嗅覺各種能力都還在,只是因為不常使用罷了。

八通關古道舊吊橋
 

 

思緒被暫停

思緒會讓人想出好的構想,考試拿高分,交出好報告;思緒也會讓人一蹶不振,心情低落,甚至失眠睡不著。不想煩惱的時候,煩惱就像朵朵烏雲來報到,吹都吹不走。上床一分鐘就能呼呼入睡的人,總是令人羨慕。然而,登山白天走路時,因為疲憊、因為兩旁風景,或是遠處雲山,走著走著會處於”放空狀態”。有點像跑步,即使你要努力好好想一件煩惱的事情,有時候會沒辦法繼續想,因為要喘氣因為肌肉痠痛。晚上本來盤算要和好友聊聊心事的,也許是走得太累了,沒想到稍微一躺下休息,就睡到隔天天亮了。

 

自然當朋友

很難忘記高山杜鵑盛開時,走在山上被生命喜悅的環繞。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