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1

中國足球俱樂部近期相繼傳聞資金困難

美國與中國的貿易衝突已然白熱化,兩大經濟體的貿易談判雖偶有進展,已令全球各大企業趕緊調整供應鏈。往年挹注於中國的他國資金隨之外流,造成2018至2020年中國景氣不如以往,中國各企業逐年緊縮額度,企業資金的運用也日漸趨於保守。連帶影響各企業投注足球產業,金額比起以往可謂「縮衣節食」,甚至在財務狀況較差的俱樂部,出現遲發或積欠隊職員薪津,又或是面臨解散俱樂部的危機。

作者:久保

請繼續往下閱讀

美國與中國的貿易衝突已然白熱化,兩大經濟體的貿易談判雖偶有進展,已令全球各大企業趕緊調整供應鏈。往年挹注於中國的他國資金隨之外流,造成2018至2020年中國景氣不如以往,中國各企業逐年緊縮額度,企業資金的運用也日漸趨於保守。連帶影響各企業投注足球產業,金額比起以往可謂「縮衣節食」,甚至在財務狀況較差的俱樂部,出現遲發或積欠隊職員薪津,又或是面臨解散俱樂部的危機。

 

一、雲南飛虎因欠薪而遭到解散

 

雲南飛虎足球俱樂部於2017年,因董事長和榮耀涉嫌違法,遭到司法調查並限制行動。此舉影響該俱樂部資金來源,自然也影響到球員們在賽場上的表現,進而造成2018年降級至中國乙級足球聯賽。該俱樂部財政惡化,在2018年已是雪上加霜,所以雲南飛虎數十名隊職員,從2018年9月以後遭到連月積欠,總額達數百萬人民幣的薪津。即使雲南飛虎足球俱樂部眾多球員,曾在2019年2月14日於雲南省體育局門口,請求雲南省政府協助追討薪津。

雲南飛虎足球俱樂部欠薪而走向解散

在追討過程之中卻驚傳雲南飛虎足球俱樂部,從2018年底到2019年初的仲裁過程,有代簽與偽造文件的情形。最終,2019年2月26日雲南飛虎足球俱樂部於官網,正式宣布申請退出中國乙級足球聯賽,形同雲南飛虎足球俱樂部解散。

雲南飛虎因董事長出事而浮現欠薪問題

 

二、大連超越欠薪已於去年初解散

 

2013年11月18日成立的大連超越足球俱樂部,主場位於遼寧省大連市,多年耕耘大連足球運動,2015年方才以中國乙級足球聯賽亞軍之姿,晉級中國甲級足球聯賽。此後數年,大連超越足球俱樂部一直有資金困擾,使得2018年再度降回中國乙級足球聯賽。從2017至2018年持續積欠球員薪津的問題,李曉勇董事長始終未能解決,遂於2019年1月14日宣布解散。

大連超越沒能迎接2020年而直接宣告解散

 

三、中甲四川FC因資金一度瀕臨危機

 

中國甲級足球聯賽的四川安納普爾那FC,從2018年冬季便已有資金危機。2019年1月大觀控股集團有意入主,一度讓四川安納普爾那FC的資金問題有望解決,豈料4月再傳大觀控股集團撤資,四川安納普爾那FC的教練團也撤,隊員之一的李曉挺公開欠薪之事,曝光該隊財政早已惡化,2018年的困境遲遲沒能擺脫。

標語

此事造成四川安納普爾那FC,在2019年的中甲賽季成績吊車尾。直到8月四川宜賓五糧液集團有限公司願意作為主贊助,方才有雷曼股份、鑫和易控、海螺溝等集團或公司陸續贊助,卻也更名為「四川隆發足球俱樂部四川尖莊隊」。

 

四、貴州恒豐因延遲發放洋將薪津鬧上國際

 

2016至2018年一度站上中國超級足球聯賽的貴州恒豐智誠足球俱樂部,在2019年跌回中國甲級足球聯賽之後,與克羅埃西亞籍的安東.馬格利卡(Anton Maglica)於3月簽約。本來與貴州恒豐足球俱樂部與前鋒安東.馬格利卡(Anton Maglica),簽署長達3年的球員契約,豈料4月至7月延遲發放薪津的問題,令安東.馬格利卡(Anton Maglica)經紀人發布聲明,於7月向貴州恒豐足球俱樂部片面解約,安東.馬格利卡(Anton Maglica)亦離開該隊。

 

五、上海申鑫欠薪被迫退出中甲聯賽

 

上海申鑫足球俱樂部主要股東是上海衡源企業發展有限公司,作為俱樂部的經營策略,過去是買進或栽培低價年輕球員,等到球員的身價提高之後再售出。如此作法的背後,存在著俱樂部資金有限,端賴上海衡源企業發展有限公司負責人徐國良挹注資金。然而近年上海房地產市場不如以往景氣,徐國良又在2020年1月10日公開舉報上海銀行黃濤副行長違規放貸,設局侵吞上海衡源企業發展有限公司資產。這使得徐國良面臨資產遭到侵吞減損的難題,不能再像過往僅憑個人愛好足球,挹注企業資金給予上海申鑫足球俱樂部的模式。

徐國良難再注資讓上海申鑫足球俱樂部入不敷出逐漸惡化至降級、解散危機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