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1/11

中國足球俱樂部近期相繼傳聞資金困難

美國與中國的貿易衝突已然白熱化,兩大經濟體的貿易談判雖偶有進展,已令全球各大企業趕緊調整供應鏈。往年挹注於中國的他國資金隨之外流,造成2018至2020年中國景氣不如以往,中國各企業逐年緊縮額度,企業資金的運用也日漸趨於保守。連帶影響各企業投注足球產業,金額比起以往可謂「縮衣節食」,甚至在財務狀況較差的俱樂部,出現遲發或積欠隊職員薪津,又或是面臨解散俱樂部的危機。

作者:久保

Melody Huang

所以也就出現了0分也能保級的世界奇蹟

當徐國良不再注資上海申鑫足球俱樂部,每場觀眾平均一千人左右的票房收入,比對隊職員薪資與場館營運開銷的支出,俱樂部入不敷出的體質失調,導致近年欠薪消息不斷,2019年更相繼出現積欠空調費、能源費、隊醫離去、球員已遭欠薪一季的問題。尤其2019年3月起,資金匱乏到球員薪津無法發放,今年1至2月若再無企業願意接手的話,已篤定降級至中國乙級足球聯賽的上海申鑫足球俱樂部,甚至要面臨解散、退出中國職業足球聯賽的命運。

 

請繼續往下閱讀

六、天津天海出售球員接近降級

 

天津天海足球俱樂部在更名以前,稱作「天津權健足球俱樂部」,由束昱輝主持的權健集團出資支持。豈料2017年以醫藥起家的權健集團,陸續涉入直銷、虛假廣告、醫療糾紛、交通事故、違建等,最終在2018年12月遭到天津市政府調查。當2019年1月天津市政府立案偵查,束昱輝注資的權健足球俱樂部,旋即遭到天津市足球協會接管、更名,2月便驚傳天津權健前外籍教練之一,義大利籍的法比歐.卡納瓦羅(Fabio Cannavaro),遭到天津權健足球俱樂部積欠薪水達1000萬元人民幣的消息。

國際足總判天津天海足球俱樂部需償還法比歐.卡納瓦羅(Fabio Cannavaro)薪水

法比歐.卡納瓦羅(Fabio Cannavaro)為此委託律師上訴國際足總,中國足球協會乃至代管的天津市足球協會,甚至是天津天海足球俱樂部,面對端上國際足總的欠薪訴訟焦頭爛額。更糟糕的是,權健集團負責人束昱輝,因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於2020年1月8日一審宣判,判處9年有期徒刑,並罰款5000萬元人民幣,另外還要追繳部分違法所得。這使得更名天津天海足球俱樂部之後,沒有往昔揮金如土的企業資金挹注營運,只得出售有身價的球員來償還欠款,最終走向降級邊緣的命運。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七、大連一方闢謠欠薪風波初平

 

2019年財富大幅縮水的王健林,其主持的萬達集團原於2018至2019年間,挹注中國超級足球聯賽的大連一方足球俱樂部40億,也在今年元旦宣布撤資該俱樂部。此一消息剛出便引發各界揣測,大連一方足球俱樂部資金恐將拮据,翌日媒體果真傳出球員遭到欠薪的風聲。儘管1月6日大連一方足球俱樂部,偕同球員相繼出面闢謠,初步消弭外界流傳的欠薪謠言。然而2020年續闖中國超級足球聯賽的大連一方足球俱樂部,母企業能否持續高額注資來支撐頂級賽事的高額開銷?恐怕得看後續招商引資、觀眾票房及俱樂部梯隊等績效而定。

萬達集團的王健林撤資大連一方足球俱樂部

 

 

請繼續往下閱讀

近兩年中國職業足球的「景氣」轉差,而持續追高的球員薪津,成了各足球俱樂部的經濟重擔。一旦母企業有任何營運危機,都有可能導致該足球俱樂部,隨後浮現的資金困局。仔細觀察中國各界在最近的每一年冬季,不時傳出有俱樂部欠薪的消息。儘管有些俱樂部及時解決,卻也有少數俱樂部無以為繼,被迫走向解散或降級的命運。最終這些消息導致中國足壇聞風驚起,資金短缺已成杯弓蛇影的心理難題。本文僅列舉近期出現資金困難的確切個案,實則中國職業足壇積欠球員薪津,母企業減少或不再挹注資金的現象,恐怕不只如此寥寥數案而已!

中國的足球夢會不會是南柯一夢?

毋怪2019年12月傳聞贊助商將退出的大連一方足球俱樂部,便在2019年底謠傳球員欠薪,且消息持續延燒迄於日前。逼得大連一方足球俱樂部在2020年元旦初始,還需要發布聲明闢謠此事。中國職業足球聯賽的黑幕重重,若干足球俱樂部的資金短缺問題,即使闢謠也難保不再流言蜚語。伴隨著美中貿易衝突、中國經濟景氣轉差,「國進民退」體現中國足球市場沒有民間發展的堅實根基,才會在金主無力砸錢之後,迅速暴露中國足球產業體質問題。從2019到今年頻繁爆發的欠薪問題,背後是中國足球產業萎縮的現況。意欲成為足球強國的「中國夢」,能否捱過中國足球產業寒冬?隨著觀察時間拉長至三年以上,恐怕越來越像是南柯一夢。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