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3

LeBron James 的傳奇生涯如何終結?2020 年代的 NBA 四大叩問

現在 LeBron 已經 35 歲了,聯盟勢必即將經歷一波大換血、革新,無論是球員還是聯盟,許多議題正在尋找答案,例如持續下滑的收視率、新球星崛起、老招牌準備退休,就讓我們來談談 2020 年代 NBA 的四大叩問:

請繼續往下閱讀

延伸閱讀:曾經的進攻絕活銷聲匿跡:近乎死透的低位單打

某些球隊更極端避免低位進攻,例如籃網整季只有 13 次,你可以想像這是 Barkley 與 Shaq 一場比賽的數量,也許老一派對於新觀念有所抵觸是站在比較極端的立場,但多點平衡不見得是壞事。

在 2020 世代,NBA 說不定會開始討論,如何修改規則以取得最佳平衡,吸引更多籃球觀眾。就像後喬丹時代,聯盟著手加快進攻節奏。ESPN 作家 Kirk Goldsberry 曾發表演講提到,他很好奇若移除底角三分球會有什麼改變?或者是將邊線的區域縮小,是否能減少該位置的投籃?

早期,NBA 球隊會盡可能接近籃框,但從 1951 年 George Mikan 主宰聯盟後,聯盟將禁區範圍從 6 呎拉開至 12 呎,Wilt Chamberlain 的出現更讓界線退到 16 呎,延續至今。倘若 NBA 縮小禁區,是否能讓球員在低位時,避免違例,更加頻繁挑戰禁區,藉此改變整體風格呢?

透過調整禁區大小,可以改變球員的出手分佈,滿足老一派的球迷,並保持現代化的空間與節奏。想像一下,Embiid、Karl-Anthony Towns 更能發揮自己的價值,鼓勵長人往禁區挑戰。我相信 Shaq、Barkley 會持續類似的議題討論,但只要三分球持續發展,改變似乎勢在必行。

 

電視收視率是否持續下跌?

NBA 當然希望收視率和 NFL 一樣猛,至少要超過 MLB 吧?面對下滑聯盟並不擔心,NBA 主席 Adam Silver 先前向媒體表示,「收視率下滑我們並不意外,也沒有很關注,因為有其他數據顯示,整個聯盟是更受到歡迎、矚目的,去年參與度創下新紀錄,全球有超過 16 億的社群媒體追蹤基數,訂閱服務 League Pass 觀眾在增加,周邊銷售持續攀升。對我來說,問題是如何在這段過渡期接觸粉絲,尤其是年輕的觀眾。」

早在 1992 年,NBA 也曾遭遇收視率危機。當時 Larry Bird、Magic Johnson 相繼退出球壇,有記者擔心 NBA 很難找到如此具有話題性的球員、隊伍,聯盟應該要特別關注這兩人的缺席,是否會撼動 NBA 未來。事後證明,Jordan 成功接下棒子,並且傳承給 LeBron。當我們繼續討論未來也許會是 Luka、Giannis,讓 NBA 的頭號球星頭一次由非美裔球員擔任。

考慮 NBA 轉播合約即將在 2024 到期,聯盟許多財務都緊扣著電視收視率,即便多項數據呈現樂觀成長,這仍是值得後續觀察的議題。

延伸閱讀:NBA 真的變難看了嗎?球迷該如何解讀「收視率下滑」

那該怎麼做?正如 Silver 所言,NBA 有非常多的年輕觀眾,這群人比傳統用戶更樂於接受改變,所以 NBA 嘗試賽事變化,包含季中錦標賽、季後賽種子順位調整。其中,季中錦標賽、海外例行賽在其他職業聯賽都有成功案例,今年四月的 NBA 理事會議,或許我們就能看到大幅度的改變即將成真。是否能成功沒有人知道,至少 NBA 得嘗試一些新玩意兒。

如果錦標賽還不夠,或許可以考慮改變整個賽季的時間,避免全美最夯的 NFL 正面碰撞,另外還有自由市場是否能提早開始,改到選秀會之前?據悉,越來越多球隊高層有類似的想法。休賽季更動呼聲逐漸提高,未來 10 年肯定有機會好好討論。

 

哪支隊伍能主宰下一個 10 年?

勇士王朝本季正式瓦解,一切回到原點。若以奪冠機率「不為零」來考慮,我認為今年有 12 支隊伍有機會,湖人、公鹿分別是東西區兩大龍頭,面對許多競爭對手,像是西區有快艇、火箭、金塊、爵士、小牛,東區則有 76人、塞爾提克、熱火、暴龍、溜馬。

總有人會脫穎而出,例如在 Jordan 退休後,先是馬刺、湖人,現在則有湖人、快艇、公鹿三強是奪冠大熱門。不過實力差距沒有勇士巔峰時期來得大,因此即便現在戰績普普的隊伍,也可以保持樂觀,畢竟我們要看的是 10 年。

像是年輕的雷霆就很有機會,進行兩筆大交易以後,球團擁有可觀的未來資產可以發展,灰熊本季也是慢慢耐心培養年輕球員,當然還有準備收割的老鷹,有一群天賦異稟的年輕球員,更有龐大的薪資空間可以利用。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