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3

《心智鍛鍊:成功實現目標的20堂課》鈴木一朗:面對低潮,其實是一連串「嘗試錯誤」的過程

鈴木一朗也許天生實力優於一般棒球選手,但如果只有實力,並不能幫他打造出四千三百六十七支安打的超級成績。鈴木一朗之所以異於常人,是他懂得在生命陷落時,也就是被一般人視為「低潮」、「困境」的時刻,安靜地透過「嘗試錯誤」的練習,從一連串錯誤中獲取新的經驗,並將這些失敗經驗反覆思考,用來建構出下一次的成功。

請繼續往下閱讀

心智鍛鍊:成功實現目標的20堂課

許皓宜、周思齊 著 / 天下文化

 

(以下內容摘錄自本書  p.152-157)

愈是安靜的時刻,愈有機會嘗試錯誤

棒球比賽最精采的地方之一,在於打擊者和投手之間的對決:投手要想辦法投出打擊者打不到的「好球」,而打擊者則要設法撈到投手投出「好球」的機會,將它打成一支漂亮的安打。

你有聽過棒球選手努力要將壞球打成安打嗎?幾乎沒有。因為把握「好球」,一直都是大家最直接的思考方向。

然而,日本有一位鼎鼎大名,還曾被球迷稱為「變態Batting」的棒球選手鈴木一朗,將近二十七年的職棒生涯中,他在日職、美職總共打了四千三百六十七支安打,是全世界至今難以超越的打擊紀錄。這麼會打安打的鈴木一朗,偏偏有個讓人十分驚奇的特質:擅長將「壞球」打成安打。這完全與「打好球、閃壞球」的棒球一般相反,莫非鈴木一朗真的異於常人,擁有什麼球都能打的怪奇能力呀?

我們來回顧一下,過去鈴木一朗接受媒體訪問的時候,是怎麼談論自己這種「能力」的。

鈴木一朗坦承,從一九九四年起,連續好幾年時間,他也曾陷入低潮,不但看不清楚球的軌跡,也對揮棒失去信心。這種心情一直持續到一九九九年四月十一日,鈴木一朗在和日本西武棒球隊對戰的比賽中,突然頓悟自己該要有的打擊姿勢與節奏。詭異的是,雖說一九九四到一九九八年之間是鈴木一朗的低潮期,但他的打擊紀錄卻仍年年拿下太平洋聯盟的打擊王。

這是怎麼一回事啊?一個對自己失去信心的打者,卻還能保持打擊王的紀錄,莫非老天爺真的給予「天才」如此極端的待遇?鈴木一朗後來自己解了這個謎團,他說:面對低潮,其實是一連串「嘗試錯誤」(Try and Error)的過程,不怕做錯地不斷嘗試,直到你心理上覺得自己重新站起來為止。

換句話說,鈴木一朗也許天生實力優於一般棒球選手,但如果只有實力,並不能幫他打造出四千三百六十七支安打的超級成績。鈴木一朗之所以異於常人,是他懂得在生命陷落時,也就是被一般人視為「低潮」、「困境」的時刻,安靜地透過「嘗試錯誤」的練習,從一連串錯誤中獲取新的經驗,並將這些失敗經驗反覆思考,用來建構出下一次的成功。

因為「嘗試錯誤」的信念,讓鈴木一朗反其道而行,不只是打「好球」,更保持著對於「壞球」的侵略性。你可以想像,在這樣的操作方法下,他可嘗試的練習次數會比一般選手多出多少?難怪他的內在雖然不安,打擊率卻還是比別人高。或許,正是帶著「不管別人怎麼看,只知道自己想做什麼」的篤定,去面對無法預期、無可控制的未來,才讓鈴木一朗成為日本職棒圈中最偉大的運動員。

走過低潮後,鈴木一朗面對媒體訪問時,是這麼說的:「過去,我雖然不放棄每一次攻擊,努力嘗試錯誤的感覺,卻好像還是若有似無,難以掌握;但現在,球場上的一切,就像數學公式一樣清楚。那一刻開始,我有自信永遠不會再輸給投手,也不會像過去那樣緊張惶恐了。」

你說,嘗試錯誤有什麼不好?勇於失敗又有什麼不行?依照鈴木一朗的經驗來看,掌握所有失敗的可能,人生反而沒什麼好害怕的了。

 

有些貢獻與價值,需要「轉個角度」才能看見

講到「爆發力」,我們會想到棒球場上一個有趣的形容詞:「炸裂」。意思是說,這位打擊者不得了,不斷打出安打、全壘打,棒子火燙得簡直像要炸裂開來了。

可以想見,棒球選手多想要挑戰這種「炸裂」的境界,想當上全壘打王、安打王、打點王……渴望成為在攻擊上對球隊有貢獻的角色。許多棒球獎項,也都是針對這類攻擊的功能來設計。然而,除了攻擊者,那些被使用在「犧牲」戰術的角色,難道就沒有貢獻了嗎?但你有看過哪種比賽、哪個職業聯盟,特別為了「犧牲」的貢獻來頒發獎項嗎?答案是沒有,一個都沒有。

我們先來談談,什麼是有貢獻的「犧牲」呢?

在棒球場上,「犧牲觸擊」是相當常見的戰術:當場上有隊友已經站在得點圈(通常指的是較有機會跑回本壘的「二壘」或「三壘」位置),出局數還未達兩人出局(只要三人出局就會結束一個半場),且雙方比數相當接近的情況下,教練很可能就會下達短打、犧牲觸擊的戰術來強迫取分。這個「犧牲」的戰術,常常會讓打者被封殺在一壘壘包前,但是對方選手接球的同時,二壘或三壘上的隊友卻很有機會往下個壘包邁進。換句話說,這是用打擊者自己的出局數,來護送隊友前進下個壘包的戰術,對打者來說幾乎是必死無疑的打數,但卻有很高的機會,為球隊爭取得分。

打擊者這樣的「犧牲」,對於團隊得分具有絕對貢獻,因此在棒球規則的保護下,這種「犧牲」是不計打數的,也不因被狙殺而影響打者的打擊率。從規則的角度來思考,我們會發現:「犧牲」原來不是全然不被人看見的,雖然檯面上可能沒有積極的數字進帳,卻也沒什麼特別的損失;反之,用這個出局數幫助球隊的打者推進壘包,卻可能創造出更多得分機會。

所以,適時犧牲自己,看似沒有貢獻的背後,卻為團隊創造更大的可能。

想到這裡,你還會覺得「犧牲」的意義,真的只是「犧牲」這麼簡單嗎?如果我們選擇成為願意轉換角度來看待事情的人,或許,就得以看見「犧牲」所帶來的意義與價值。就像美國第三任總統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所說:「點燃蠟燭照亮他人者,並不會給自己帶來黑暗。」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