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酷|專欄】叛逆、秩序與公共空間

如今我們可以透過網路看到來自世界各地的跑酷者以矯健的身手飛躍於城市中,但炫目的技法也引來了不少疑慮,像是跑酷的危險性,以及練習跑酷可能會造成公共環境的破壞等等。然而,這些疑慮是否真的符合實情?讓我們一起來看看,跑酷的「叛逆」是否真的是無視規則的反叛,並思考是否存在著與城市秩序共存的可能性。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你想過嗎?郵局前那個再簡單不過的四方郵筒,在不同人眼中,可能有著全然不同的面貌。在跑酷的世界裡,這是一個基本的信念。

 

世界,超過七十億種版本

跑酷的反動精神,在於跑酷者需要以「跑酷的視角」重新去觀察日常的場所,繪製出有別於一般習慣的移動地圖。這是一場與環境的親密對話,一方面體現出行為與環境是如何相輔相成,另一方面,也使我們反思日常生活是如何限制住思考的廣度。哪些地方可以承受人體的重量?那些地方可能會有滑倒的危險?──階梯不再是階梯、扶手不再是扶手,所有既有的障礙物搭配上跑酷的技巧,都可能成為在兩點間移動的潛在助力。

讓日常客觀的環境,透過視角的轉換再度充滿可能性,這也是跑酷的魅力所在。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讓日常客觀的環境,透過視角的轉換再度充滿可能性,這也是跑酷的魅力所在。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挑戰城市秩序

跑酷熱點通常具備了挑戰性與可達性(兩點間距太高、太遠皆有危險性)這兩個要素。那些最初被設計來輸送人群的地方(liminal space),像是走廊、樓梯、斜坡道、進出口等等,常常成為城市跑酷的熱點。

 

有些人會將跑酷視為體能訓練的一種方式,但從起緣來說,跑酷的精神無疑挑戰了一般人移動的慣性。既然是「反動」的,其發展勢必會伴隨一些爭議性的問題,比如跑酷者在公共空間中奔跑,是否會影響到一般用路人?一般欄杆是否能支撐跑酷活動的負重?還有,這算不算破壞公物呢?

圖為倫敦Shell Center。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圖為倫敦Shell Center。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除了一般的路權問題,在公共空間中進行跑酷,最直接的影響就是周邊商業建築的功能會受到挑戰。以倫敦Shell Center商業大樓為例,其周邊因適合跑酷而成為練習熱點。如何看待這個空間的功能變化,包括是否會造成利益損害等問題,業主、用路人、顧客,以及跑酷者可能都會持有不同的看法。毫無疑問的是,各機構都會力圖避免因跑酷活動所引發的意外,連帶著還有法律責任歸屬的問題。基於上述種種考量,跑酷者能行動的空間勢必會受到限制。

 

此外,儘管對一些跑酷者來說,他們所執行的跑酷動作並不具破壞性,但不少跑酷活動在公共建設上留下痕跡卻是不可否認的事實。2018年,苗栗就發生一起跑酷者在古蹟上進行訓練活動而引發撻伐的事件。如今在一些公共場合,也能看見「禁止跑酷」的告示標語。然而,早在2008年,國際上已經有跑酷者發起Leave No Trace(跑酷不留痕跡)運動,除了要避免所有破壞,也盡量在訓練結束後恢復公共場所的原貌,包括清洗、重新粉刷牆面的髒污等等。為了保證跑酷時的安全,在訓練前後,跑酷者也會進行一番環境整理。

「喂!你給我從上面下來!」

圖片來源/Marco Gomes
圖片來源/Marco Gomes

公共設備的負重與維護問題的確可能會讓一般人對跑酷產生疑慮,但在不傷害既有建築、不造成其他用路人困擾的情況下,對跑酷的「壞印象」到底是從何而來,也許更值得探討。跑酷者Johnny Budden說,有人在他練習時對他咆哮:「從那邊下來!」但那堵牆很可能除了他之外,根本無人使用,也並不打擾其他人。甚至,比起其他人,他更希望那堵牆能維持完好無缺,以確保能不斷用它來練習。畢竟,從對環境、和諧性的重視來看,安全性絕對是專業跑酷者的首要考量。

 

在一般情況下,跑酷者與一般大眾的衝突點…

 

閱讀更多 原文出處 【跑酷|專欄】叛逆、秩序與公共空間

更多資訊/一路報導一路報導FB

 

撰文/李培瑜

責任編輯/OT編輯部

*本著作權屬一路報導,侵害必究;未經許可不得任意轉載!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