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4

【果子的棒球雜記】談談中職場均人數的的「八千天險」(下)

中職會形成目前的「八千天險」,有非常多面的因素,期待樂天桃猿在母集團決定投資16億台幣與百大經理人在沒有後顧之憂下,能夠一舉突破中華職棒的「八千天險」。

作者:果子

請繼續往下閱讀

井川慶

這文章寫得真的很好!!<br /> 現在工作比較穩定的人都是只有星期六才有進場看球...

上篇談到中華職棒經過三十年的歷程,在票房上已經形成「場均八千人天險」-亦即8000人是現行例行賽主場平均人數的最高極限,難以再往上突破。當然以筆者的理想,中職的票房模範生應該要場均10000人才算及格。很明顯日本樂天集團的低標也是這個。但是以台灣現在的環境與球迷構成,真的具備重回職棒早期龍象獅象場均破萬嗎?

 

在這裡要強調一點,筆者所提及的「八千天險」,是在球團老闆熱愛棒球且願意盡力投注資金經營,且管理階層也經營得法,更有耐心等待前期投入播下的種子開花結果等諸多條件都具備,才有可能接近。如果母公司吝於投注資源,管理階層胡搞瞎搞,老闆沒有耐心等待就直接撤銷措施等任一狀況出現,不要說「八千天險」,連「四千底標」都守不住都只是剛好而已

 

先來談談筆者去年的一次親身觀察。

去年恰恰新莊引退賽的觀察

2019年,隨著中職球季進入九月,「恰恰」彭政閔球員生涯最終戰的日子也進入倒數,9月18日雖然是中信兄弟的客場,新莊球場卻出現滿滿的黃色人潮。

 

 

當五點半開始進場時,外野球迷等待進場的隊伍已經綿延到新莊運動中心,如果這天是週六假日,搭配球團舉辦吸引力足夠的大型活動,以現在的中職並不算稀奇。但這天是星期三,非常平淡的上班日。會吸引這麼多球迷的原因只有一個:這天是恰恰在新莊的球員生涯最終戰

 

 

筆者這天在進場前刻意在進場前就在新莊球場外圍走了一圈,觀察這天進場球迷的組成,發現幾個有趣的現象。

 

首先,在找尋進場排隊的尾巴時(不誇張,找了至少五分鐘才看到),總是不經意的聽到「好久沒來球場了」「是啊,至少四五年以上沒有來了」之類的話語,再來是當天有相當比例的球迷,不是穿著「中信兄弟」的彭政閔球衣,而是更早的「兄弟象」彭政閔,戴的不是現在中信兄弟「B」字款式的球帽,而是兄弟飯店梅花隊徽的球帽。

 

為什麼中職球迷不進場?

這裡就讓筆者有了思考點:在台灣曾經或者持續注意棒球(尤其中職)的球迷數量為數並不少,證據是各家電視台與網路平台都爭相直播中職賽事(筆者實際看過,每一個網路平台的即時觀看人數都破萬,熱門比賽甚至破十萬),如果真的球迷基礎只有場均五六千人,媒體早就放棄中職轉播,但問題就在這裡:

球迷會看中職轉播,但為何不進場?

因為票房收益採主客場制,所以不爽給「敵隊」資助?這說不通,下面這張照片是筆者在名古屋巨蛋親自拍攝的照片,巨人球迷佔據了將近四成五的座位,如果巨人球迷如此的「漢賊不兩立」,那麼名古屋巨蛋不應該出現如此多的巨人迷。不過………台灣這邊的主場經營,真的很有「漢賊不兩立」的味道,或許這就是「台灣有台灣的玩法,他人不容置喙」吧

 

 

因為球場設施太差,讓很多人因為體驗不佳而卻步?如果在中職早年,這個說法完全成立。但現在中職有被球團認養的主場,不管座位舒適度、看球視野、場內飲食與球場活動都有非常驚人的進步。筆者必須說實話,去掉氣候因素,現在中職球場的看球體驗已經很接近日韓水準,賽後音樂趴的部分更是獨步亞洲,值得台灣球迷驕傲。

 

但,為什麼球迷不進場?

 

球迷族群的今昔差異

筆者開始回想從職棒元年開始直到現在的球場觀賽回憶,並找尋大量圖片與相關影片確認對比後,筆者大概把中華職棒三十年來球迷族群分成三個時期。

 

中職1990年開打到1996年,是中職球迷成形的第一階段,在這個時期,職棒在聯盟早期先進的披荊斬棘下,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就讓職棒一炮而紅,甚至成為獨一無二的「國家娛樂」。

 

那段期間,中華職棒確實是台灣的「全民運動」,不分男女老少、南北黨派都踴躍進場,不過最捧場的還是撐起台灣經濟建設的根源-藍領勞工

 

提到藍領勞工,筆者立刻聯想到的就是下面這則廣告影片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