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4

【果子的棒球雜記】談談中職場均人數的的「八千天險」(下)

中職會形成目前的「八千天險」,有非常多面的因素,期待樂天桃猿在母集團決定投資16億台幣與百大經理人在沒有後顧之憂下,能夠一舉突破中華職棒的「八千天險」。

作者:果子

請繼續往下閱讀

井川慶

這文章寫得真的很好!!
現在工作比較穩定的人都是只有星期六才有進場看球...

 

 

或許三十五歲以上的讀者,對於「勞動兄弟 經濟要靠你 無名英雄 建設要靠你 健康身體 家庭要靠你 XXX~是咱的兄弟」這首俗喀有力的廣告歌還記憶猶新,但在職棒早年,藍領勞工不只是台灣經濟的根基,更是撐起中職票房的主力。

 

職棒球迷組成的第一次變異,是從2001年開始

 

這年因為兄弟象再次重返榮耀,以及最重要的十一月台灣首次主辦世界杯棒球賽,中華隊拿下暌違十三年的季軍後,重新燃起球迷對中職的熱情,不過這時的看球主力族群已經變成學生,這個變化連已逝旅日名將陳大豐都察覺,他在《大豐的歸鄉路》曾經提到:

 

過去我記得在臺灣打球時在球場看台看球的觀眾好像都是中老年人,而這次(作者按:2001世界杯)似乎都是年輕人居多,這些網路世代的球迷和過去的球迷真的有很大的不同,他們會用電腦、會上網買票,也會結伴到球場門口等上好幾小時,只為了買得進場的入場卷,這些都不是以往的球迷做的出來的,所以球迷結構變了,也讓整個比賽的氣氛改觀。

~《大豐的歸鄉路》,頁62-65。

 

陳大豐口中這批「網路世代的球迷」,主體當然是學生。

這批因為世界杯好表現而重新關注台灣職棒的學生球迷,從2002年起開始回流,加上大專校園獨有的學長學弟制的情感連結下,雖然先行的一批陸續畢業,但還有後續的學弟妹補上,讓進入廿一世紀前十年的中華職棒,都成為成大專學生球迷的天下。

 

中職球迷結構的再一次變化,要到2013年。這年因為WBC、曼尼風潮與全猿主場三大效應同時作用下,學生球迷因為門票與飲食消費額大幅提高,不再是進場主力,而家庭球迷(父母帶年幼子女)與30至40歲的白領階層成為進場主力族群並維持至今。

 

如果鳥瞰中職三十年來的球迷族群變遷,會發現兩個重點:一、藍領球迷基本上都消失了-這是近年南部票房拉不起來的真正主因。二、2001年開始累積的大專球迷畢業轉為白領階級後,持續進場看球的比例嚴重偏低

 

藍領球迷消失的原因

為何藍領球迷會消失,這個問題筆者從幾年前就察覺並不斷思考,也與許多不同專精的朋友交換意見後,目前的想法是這樣:

職棒早期的球迷組成,以藍領勞工為最大宗

不只台灣的藍領球迷消失,而是台灣現在的藍領階層就已經流失過半。

 

這裡要先花一點時間解釋一下,筆者定義的藍領階層並非只有出勞力的如建築工人、碼頭搬運工人之類,也包含技術勞工如CNC車床操作技師、塑膠模具技師等具備專門技術的基幹人才。

 

以下所述,僅為描述現象與事實,不做政策對錯的批判。

 

自從90年代開始,一直到2010年代,製造業台商不斷西進中國,不但帶走資金設備,也把一整個世代的藍領菁英都帶離台灣。

在欄杆無排練集體跳大腿舞,這是台灣藍領球迷的獨門絕招,現已成絕響

1990年代的藍領階層,雖然工作辛苦,但上下班時間大多正常,只要願意打拚,底薪+加班費+業績獎金好的話一個月領個五六萬並不稀奇。當時中華職棒的票價也只有150~250元,加上便當飲料,比起一些「不正當娛樂」要省錢太多,因此沒有加班的日子,「看職棒」就成為藍領C/P值極高的休閒娛樂。

 

但是當台灣的製造業逐漸外移,影響的不只是一家公司或工廠,而是整個產業鏈:協力工廠、製造服務業(如報關行、貨運……)為了存活也都只能跟著一起離開。結果是中南部的產業被整批掏空,各類大中小型的製造業都外移了、消失了

 

跟著這批產業一起消失的,就是那些三班制/兩班制的高薪技術工薪階級-他們只有兩個選擇:要就跟著老闆前去中國不想去中國的就只能轉換其他行業。我有一位認識多年的老友,他原本是非常厲害的CNC工具機技師,就是因為想守著家人只能轉業,而他累積超過二十年的技術與經驗,真的就這樣浪費了,這對國家產業是不起眼但巨大無比的損失。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