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4

【果子的棒球雜記】談談中職場均人數的的「八千天險」(下)

中職會形成目前的「八千天險」,有非常多面的因素,期待樂天桃猿在母集團決定投資16億台幣與百大經理人在沒有後顧之憂下,能夠一舉突破中華職棒的「八千天險」。

作者:果子

請繼續往下閱讀

井川慶

這文章寫得真的很好!!
現在工作比較穩定的人都是只有星期六才有進場看球...

 

現在南部剩下能給藍領階層的工作,已經沒有技術性了,也沒有時間感了,自然……也沒有閒暇了。

 

也就因為台灣一整個世代的藍領精英,因為產業外移失落了。原本能夠消費的起職棒當休閒的人,在南部消失了。結果就是現在除了都會人,都不大進來看球。

 

此外,從1997年的黑鷹事件,一直延續到2010年的連五拉五與黑象,十幾年來已經徹底傷透以「搏感情」為主的藍領球迷的心,要他們再次相信台灣職棒,筆者很老實的說,不可能。

 

現代工時制度對白領球迷的影響

那麼,自從2001年世界杯棒球賽後經過十年累積出來的大專學生球迷,因為畢業後具備高學歷,大多成為都會白領階級,理論上應該可以延續學生時期對棒球的熱愛,在擁有更好的經濟能力後,可以更常進場為自己熱愛的職棒球隊加油才是正規的發展流程,為什麼經過將近二十年的累積,學生球迷轉為白領球迷的比例遠不如預期?

因為現行制度,讓上班族難以平日進場為球隊加油

這與台灣進入二十一世紀後推行的兩個措施有關。

第一個是週休二日

忘了是多久以前,反正從筆者小學時候開始,台灣都是一週上班五天半-週六上班到十二點整下班。之後為了順應世界潮流,台灣先在1998年試行隔週休二日,2001年開始全面施行週休二日。

另一個措施是責任制,這個措施原本是與「彈性上下班時間」搭配,讓員工在不影響與其他同事或單位計畫進度的前提下,不受上下班打卡限制,只要把負責的工作完成便能下班的高度自主制度。

 

但是這兩項立意良好的措施,在2000年代的台灣,卻成了慣老闆壓榨白領階級的桎梏

 

過去在週休五天半的時期,根據筆者朋友的回憶,他母親雖然也有上班,但每天都能在天黑前回家作晚餐,筆者也記得小學到中學期間家父都是晚上六點到六點半之間準時回家

 

施行週休二日與責任制以後?在沒有每週工時限制前,老闆就是把週六的四個小時分攤到平日要員工吃下,後來有了責任制,更變成老闆刻意把超量工作交辦給員工「我把事情交給你,你拚死命都要給我完成」的血汗責任制。

 

時至今日,白領階級平日多是晚上七點到八點才能下班,借用筆者的朋友就這麼講過:

 

你今天送票給我,我也無法看棒球了!我下班都七八點了,再趕去球場都要九點了,我要看個啥?想到第二天還要早起,還是快點找個還開著的熱的小攤子填飽肚子後直接回家洗澡睡覺比較實在。

 

筆者朋友的獨白,是絕大多數台灣人的實際。

 

所以,白領階級能夠專程前往球場的時段只有假日,但週日一想到第二天又要面臨地獄般的上班壓力,能夠全心放開投入職棒的日子只剩下週六而已。

 

結語

中職會形成目前的「八千天險」,有非常多面的因素,而台灣整體環境的變遷更是影響巨大。當然筆者對於日本樂天母集團的企圖心給予最高的讚嘆與敬佩,也期待樂天桃猿在母集團決定投資16億台幣的大氣魄與了不起的百大經理人在沒有後顧之憂的充沛資金下,能夠達成立花總經理的期盼,一舉突破中華職棒的「八千天險」,甚至挑戰職棒四年龍象的場均11463人的歷史記錄。

 

筆者相信百大經理人一定做的到!!

【本文未經作者授權同意,嚴禁全文轉載至批踢踢看板或論壇討論區,違者將不排除提出侵權告訴】

想參與更多棒球討論?歡迎到大將軍豪洨專區-什麼都聊廢文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