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6

「下次回來時我會在遊騎兵隊,但我永遠來自克里夫蘭。」印地安人前王牌Kluber的感性告別。

過去身為印地安人的王牌投手,還曾代表球隊主投世界大賽第7戰,Corey Kluber與球隊10年緣分在去年球季畫下句點,將身披遊騎兵戰袍的他,也感性發文告別克里夫蘭這座城市,來看看他寫了些什麼吧!

作者:Kevin Lin

請繼續往下閱讀

過去身為印地安人的王牌投手,還曾代表球隊主投世界大賽第7戰,Corey Kluber與球隊10年緣分在去年球季畫下句點,將身披遊騎兵戰袍的他,也感性發文告別克里夫蘭這座城市,來看看他寫了些什麼吧!

 

以下翻譯參考自 Thank You Cleveland|By Corey Kluber 

 

你會如何向家裡告別?你會如何對40萬人說聲感謝?

身為一名大聯盟球員,克里夫蘭是我唯一認識的城市,穿著印地安人球衣早已成為我職業生涯的日常,在那裡的10年我投得相當不錯,贏得了一些獎項,並且多次闖進了季後賽,這很有趣,但同樣重要的是,克里夫蘭是一個我學習如何成為職業棒球員的地方。」

我一直是個準時打卡上班的人,沒有一個城市比克里夫蘭更適合這種藍領思維。從2011年9月1日印第安人隊第一次把我叫上大聯盟起,我們便結下了不解之緣。

我在半夜接到了這通電話,當時我在哥倫布快艇(印地安人3A)的巴士旅途中嘗試入睡,我們正在從路易斯維爾返家的路上。我一直在等待的時刻就這樣發生了!但我實在太激動了,所以並沒有記得太多的細節,但是沒有關係,我已經準備好了。

我又花了一年的時間才站穩大聯盟,2013年我正式成為球隊輪值中的一員,但我替自己感到驕傲的是,我總是用盡全力去爭取並抓住每一次機會,且在克里夫蘭的這10年中,從未停止。

我和我隊友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把總冠軍帶回家,特別是騎士隊在2016年贏得了NBA冠軍後,不過這不代表我們會獲得更高的期望,我們就是把當天的比賽打好,不好高騖遠去想未來的事情。幾個月後,當我們闖進世界大賽時,我們也不去想我們的葫蘆裡還有什麼東西,我們甚至還很年輕,而且幾乎全隊都沒有季後賽經驗,但你得知道當你在打世界大賽時,剩下的28支球隊想打也沒辦法,就是要保持這種心態,我們還在比賽,一場一場慢慢來。你得繼續埋頭苦幹來達成最終目標。

克里夫蘭一直都秉持這種精神,那就是那裡的人每天都在做的事,儘管我們最終沒有贏得總冠軍,但這座城市擁抱球隊的方式讓人感到驚訝,我甚至無法用文字表達清楚,這很特別,球迷和這座城市並沒有因為輸球而放棄我們,他們永遠支持我們。」

對我來說,能夠在世界大賽的搶7大戰中登板投球,背後的支援是很強大的。2016年11月的世界大賽第7戰,我在主場進步球場(Progressive Field)先發迎戰芝加哥小熊,我想要奪得總冠軍,高達38,000名球迷擠爆了球場,他們也渴望著同樣的東西,你知道那是相當令人興奮的。

但很不幸地,我們沒有完成任務。當事情沒有如計畫般順利時,我從不責怪任何人或任何事情,相反地,我低下頭,回去繼續幹活,我們全隊都是如此,我們擦了擦身子,低下頭繼續工作,當你身為克里夫蘭的一份子,你就會如此行動。

有人猜測我在季後賽帶傷上陣,對我來說,八月的夜晚與十月的夜晚是沒有任何差別的,如果我覺得我可以幫助球隊贏球,我就會上去丟球,擦傷和瘀青是比賽的一部份,而我不會將這當成無法上場的理由。

真正因傷無法上場是發生在去年五月被強襲球擊中後,我就再也沒回到球場。在處理傷病的同時,我聽聞球團打算採取某些行動,並看著人們因為我們的傷兵問題或是交易傳聞而發表各種文章,這一點也不有趣。

我想要上場,用我的方式幫助球隊,但我在養傷的同時也開始接受這樣的可能性,那就是離開這支我唯一效力過的球隊的日子也許不遠了,這一刻終將來臨,我知道職業棒球是個商業活動,而我也明白它是如何運作,於是我接受了被交易的事實。

所以當上個月我接到電話,得知我被交易到德州遊騎兵隊時,不能說我是毫無準備的,克里夫蘭是我唯一認識的大聯盟城市,我將永遠愛它,並將它放在我心中特殊的位置。說再見是苦樂參半的事情,但我正要並期待能在德州展開新的、令人興奮的篇章,我現在所能做的就是低下頭,再去工作。

但在我離開之前,我想花點時間對克里夫蘭說聲謝謝,我會永遠記住我在這座城市建立的那些友好關係,包括那些曾與我並肩奮戰的隊友們、球迷們、訓練員們、以及我在球隊中認識的任何人。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