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6

「下次回來時我會在遊騎兵隊,但我永遠來自克里夫蘭。」印地安人前王牌Kluber的感性告別。

過去身為印地安人的王牌投手,還曾代表球隊主投世界大賽第7戰,Corey Kluber與球隊10年緣分在去年球季畫下句點,將身披遊騎兵戰袍的他,也感性發文告別克里夫蘭這座城市,來看看他寫了些什麼吧!

作者:Kevin Lin

請繼續往下閱讀

球場之外也是如此,我會懷念Kluber’s Kids(Kluber夫妻成立的慈善機構)的孩子們進場看球隊進行打擊練習時臉上的笑容,我會懷念在克里夫蘭醫學中心裡頭的病人與員工,我會懷念Ali Rieman,她啟發我們創辦基金會,同時她也和我和我的妻子Amanda建立了親密的關係。

感謝Lonnie Chisenhall、Yan Gomes、Carlos Carrasco、Josh Tomlin和其他帶我認識你們家庭的隊友們,感謝Amanda扶養我們的三個孩子在這座他們唯一認識的棒球城市裡長大,對我和我的家庭而言,克里夫蘭永遠是特別的城市。Amanda來自麻州,我來自德州,但這10年來,克里夫蘭確確實實成為了我們的家。

感謝我在印地安人隊十年來的美好回憶:2016年、2017年的連勝、2018年單季20勝,克里夫蘭是我成為棒球員的地方,也是我確認定位為投手的地方,這些都讓我感到自豪,我們在這一起完成好多事情,我也絕不會忘記任何一個。

 

Kluber發文感謝克里夫蘭

 

如果你認識我,你會知道我是個喜歡把焦點放在球場上的人,自從5月1號以來我就還沒上場丟球過,現在,是時候讓我回到場上比賽了。我和一些已離開球隊的球員談過,他們告訴我,回到進步球場(Progressive Field)卻身處客隊休息室是有點奇怪,但他們也說,在某種程度上,穿著新制服回到克里夫蘭使他們感到放鬆。

下個賽季回到克里夫蘭時,我會以一個拜訪者的身分回來,但我仍會去印地安人的休息區打招呼,確認能看到過去與我在此共同打拼的昔日戰友們,我很高興能夠來到新的環境,但這些回憶將永遠是我人生的一部份。

下次回來時我會在遊騎兵隊,但我永遠來自克里夫蘭。

 

 

如有錯誤,歡迎指正~~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