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6
作者:alonetogether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定調

在拿下第1分之後,某種程度上讓Nadal緩解了自去年溫冠男單決賽敗下陣後所產生的挫折感,他為自己打氣,滿足於那顆好球與向對手發出的競爭訊息。Federer看了看他的球拍網線,沒有顯露出任何情緒,這是個不好的開局?也許吧,但那也只是1分而已!於是在下一球,Nadal正手拍出界,上一球他打出了讓觀眾高呼”這怎麼可能”的好球;而下一球,卻犯了一個幾乎輕率的錯誤,功過相抵,比分瞬間拉平,這就是網球,你必須要立刻把這種失誤給拋在腦後,讓心思重新專注在下一球.........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第1分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決賽日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決賽前夜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歷程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掠奪者

Rafael Nadal說如果你看兩個職業網球選手練球,你可能會分不出來哪個是世界排名前10,而哪個是世界排名第200?他們移動和擊球都十分順暢,因為那裡沒有比賽壓力,但真正讓排名(以及獎金)顯現出差別的,不僅是要求順利把球打過網而已,更重要的是在場上如何做出正確的決定,你要知道這球是要輕切,還是要重擊?是要調高,還是打深?在不同的場地,你要有不同的因應之道,而且還要快速因應,最起碼你要比你的對手快!

在拿下第1分之後,某種程度上讓Nadal緩解了自去年溫冠男單決賽敗下陣後所產生的挫折感,他為自己打氣,滿足於那顆好球與向對手發出的競爭訊息。Federer看了看他的球拍網線,沒有顯露出任何情緒,這是個不好的開局?也許吧,但那也只是1分而已!於是在下一球,Nadal正手拍出界,上一球他打出了讓觀眾高呼”這怎麼可能”的好球;而下一球,卻犯了一個幾乎輕率的錯誤,功過相抵,比分瞬間拉平,這就是網球,你必須要立刻把這種失誤給拋在腦後,讓心思重新專注在下一球。

Roger Federer擊出一個帶切的發球,Nadal勉強將球打回,那顆回發球相當溫順,此時Federer弓身往前,用單手打出一記致勝反拍,不花俏,但卻是貨真價實,Federer風格的攻擊性網球,比數30比15;接著Federer利用11球的來回,逐步調整他的位置,這次用正手拍拿分;最後,他發出了一記時速高達129英哩的ACE球(該場比賽Federer所發出的最高球速),拿下了第1局。

Nadal說這一局Federer向所有觀眾展示了為什麼他是世界排名第一?失了第1分後,他立即用一個反手、一個正手與一個ACE拿下局數。Rafa心想這場比賽絕對不會像法網男單決賽那樣好處理,更何況Federer的發球威力,在草地球場上也比紅土球場要大得多。然而儘管前5分裡Nadal就輸了4分,但他仍有能夠取勝的預感,他纏鬥了相當久,Rafa對其中大部份擊球的感覺都很好,他得繼續堅持他那將球打向Federer反手的計畫,一球接一球,角度愈來愈大,愈旋愈高,隨著Federer的反拍變得愈來愈不舒服,Nadal才有辦法找到突破的機會。

Rafael Nadal的發球常常被視為他的軟肋,但那並非不堪一擊,而且Nadal每一年都在進步。他第一次參加溫布頓時,發球平均速度為99英哩,而到了2008年,發球平均速度已上升到了115英哩,雖說那也不是頂尖的速度,但若配上那每分鐘達5000次的旋轉力度(是上一代選手如Sampras的兩倍之多,抽球力道大加上球體超高速旋轉,使得球在高速飛往對手場地的半途上,已經變形了),對手仍舊難以回發。Nadal的第一個發球發向了Federer反手,Federer沒有打好,Nadal得分,而在接下來的比拚中,雙方都逐漸顯現出了他們的比賽策略:就Nadal而言,前面已說過,不斷地進攻Federer的反拍,想要將Federer逼到極限;而Federer則是在反拍回球的同時,伺機找尋正拍出手的機會,一但被他抓到了,他會立即進攻,直取敵將首級。

太陽從雲層中露臉了,兩位傳奇廝殺的程度也逐漸升溫,在座位區上,前排Federer的player’s box裡的支持者,他們傳遞出:就是這樣,繼續下去!的訊息;而在Nadal的player’s box裡的支持者,則是傳遞出:沒關係,下一局拿下來!的電波。Federer與Nadal之間那愛與和平似的競爭關係,好像也傳染到他們彼此的親朋好友間,跟一般其他運動賽事不同,在溫布頓比賽雙方的支持者是共享同一個空間的,種子順位較高的選手親友坐在前排,而種子順位較低的選手親友則坐在正後方。這其實也算是滿”特別”的經驗,因為當你看著你的選手/小孩/朋友正在場上你來我往,卻又想到對手的親友就坐在你附近,任何的反應都需要顧及到對方……費納雙方親友團彼此都熟悉了,儘管彼此有語言的隔閡,在賽前Roger的父親Robert仍舊主動跟Rafa親友團(很多人!)溫暖地寒暄與握手,不過比賽開始後雙方都很安靜,頂多只是低聲交談,就連慶祝歡呼也很節制,深怕去冒犯到對方親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