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主審

當Maria被通知他將要在2008年7月6日擔任溫布頓男單決賽的主審時(他的第一次溫布頓主審指派),儘管他不斷告訴自己,這不過是另外一場網球比賽而已,他會讓這場比賽No Drama、No Complaints、No Brain Cramps!但實情是,對於能夠在這場比賽執法,他激動不已,他馬上打電話給他那對網球一點興趣也沒有的太太(她鮮少出現在網球比賽現場,更別說是看完整場比賽了),要求她先把他們的3歲女兒託給公婆照顧,然後馬上搭飛機飛到倫敦來.....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第1分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定調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決賽日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決賽前夜

Pascal Maria,這位也出現在2008年溫布頓男單決賽場地上的法國人,是該場比賽的主審,就跟兩位選手一樣,在經過多年的辛勞後,這場註定名留青史的比賽,也將會是Maria執法生涯的重要里程碑。他也執行了自己每場比賽的”賽前儀式”-他喝了雙倍劑量的濃縮咖啡,至少上了十次廁所。

Maria成長於法國尼斯,從小就開始打網球,他喜歡的球員有Stefan Edberg(Maria喜歡他的風格)、Ivan Lendl和Mats Wilander(因為他們曾經統治法網)等,但在16歲時他扭傷了他的膝蓋,有兩年的時間未能上場比賽,不過他仍舊對網球狂熱不已,因此在受傷期間,他仍舊不間斷地跑到球俱樂部看隊友們比賽。某場比賽因裁判出缺,他陰錯陽差遞補上陣成為主審,於是帶著尚未痊癒的膝蓋,他爬上了主審椅,瞬間彷彿有一道光打在他身上,他聽到了命運(或神)的呼喚,這(網球裁判)就是他要走的路!

就好像職業網球選手一樣,Pascal Maria開始進行職業網球裁判的修業之旅,他先從地區性的比賽裁判做起,一路做到了職業網球比賽層級。他擁有成為一名優秀職業網球裁判的要素:熱愛網球、注重細節、不介意長期間等待,以及或許是最重要的-願意昇華他自己的ego!1996年Maria受邀擔任澳洲網球公開賽的線審,而到了30歲,他已經執法超過300場比賽,並被授予金徽章,使他成為全職的網球裁判。

Pascal Maria也有他自己偏好的場地,他喜歡紅土球場,因為那是他成長的地方(他的網球俱樂部是紅土球場,而他家也靠近ATP蒙地卡羅大師賽的會場),不過當然他也不介意草地球場啦,儘管球速會比較快。Maria一年當中大概有200天的時間在外執法,若你問他會不會很辛苦?

辛苦?一點也不!那可是巨大的驅力,我可是擁有通往全球水平最高的網球比賽的通行證呢!Pascal Maria會這麼說。

職業網球裁判嚴禁與球員交流,不管雙方多常在旅館大廳或者機場候機室碰到面都一樣,主審的工作需要結合藝術與科學,他們是球賽重要的組成部分,但卻不能喧賓奪主。在大部分的職業中,如果愈多人知道你的名字,通常表示你表現得愈好,但在職業網球裁判這一行當中卻恰恰相反,你暴露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但你最終極的目標是成為一個隱形人,沒有人記得你的名字,更好。

Maria和他的同事們,都是走了漫漫長路才坐上主審椅的,比賽時他們穿著顯眼的制服,常用帽子遮蓋住他們的臉,除非極為特殊狀況,否則他們不接受訪問,也不會跟場邊的球迷寒暄致意,他們可說是隸屬於一個秘密的職業社群,就連比賽期間的住宿,也是完全跟其他相關人員隔離開的。

當Maria被通知他將要在2008年7月6日擔任溫布頓男單決賽的主審時(他的第一次溫布頓主審指派),儘管他不斷告訴自己,這不過是另外一場網球比賽而已,他會讓這場比賽No Drama、No Complaints、No Brain Cramps!但實情是,對於能夠在這場比賽執法,他激動不已,他馬上打電話給他那對網球一點興趣也沒有的太太(她鮮少出現在網球比賽現場,更別說是看完整場比賽了),要求她先把他們的3歲女兒託給公婆照顧,然後馬上搭飛機飛到倫敦來。

比賽開始前,他的太太果然來了,她就坐在場邊,坐在替補主審Carlos Ramos隔壁。但就像那古老的英文諺語所說的:公鵝的好菜,並不等於母鵝的好菜!對網球迷來說一輩子難得遇上一回(更別說是親臨現場)的Dream Wimbledon Final,在看了幾局後,Maria太太開始了解,她好死不死選了一場歷經4小時48分鐘,心臟腎臟同步煎熬,地獄般的網球賽來參加呀……

(下回待續)

延伸閱讀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歷程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掠奪者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王者已死?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王者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