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9

背負王牌-從兄弟17號看紀念性背號該如何處理。

球衣背號除了退休背號以外,真的就可以隨便穿嗎,有具有紀念性卻沒有退休的背號到底該怎麼處理?兄弟的17號、味全的23號、Lamigo的31號都有著類似的問題,而到底該怎麼解決,讓我在這篇文章裡為你說說我的觀點。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15年3月29日,天母球場。

如果你還記得這一天,如果你還記得這一年。

中信企業在前一年接下中華職棒老牌勁旅兄弟象,初期任用備受爭議的李文彬擔任領隊,使球隊受到球迷種種揶揄,然而在2015年中信兄弟打造全新視覺元素,認養洲際球場並且舉辦多種主題日,說現在中信兄弟球迷認識的「中信兄弟」是這一年開始啟航的也不為過。

在這一連串舉動裡,中信兄弟為了強化與兄弟象的連結,球季伊始便舉辦傳奇明星週,在第一個主場星期日請來象隊歷史中赫赫有名的假日飛刀手陳義信,在全場八千多名觀眾的注目下,交接傳承17號球衣,除了象徵對陳鴻文的期望,也告訴大家中信兄弟還是那個百萬象迷百萬軍的兄弟。

 

這場比賽兄弟痛宰Lamigo,以6比0奪下勝利。

影片來源:CPBL youtube 頻道。

 

也許你還記得,也許你不記得,那是個楊培宏領隊被稱為楊神的年頭,他的神秘微笑總引起球迷熱議,每次他對某些好消息表達否定,可能下一秒就會突然美夢成真。

然後……

然後時光流轉來到2020年,「下一秒突然美夢成真」的富爸爸代表變成富邦,經過種種驚濤駭浪,陳鴻文變成富邦守護神,而那件17號球衣則在這一年年初交給從Lamigo來的洪宸宇。相較於當年傳承17號的慎重,在陳鴻文離隊以後,這個傳奇背號一下被丟給體能教練,一下被丟給後段指名投手,現在又交給轉隊來的球員。

黃色的17號似乎突然變成了一個無足輕重的數字組合。

對此,我……沒有很想用力檢討中信兄弟。

因為「有紀念性沒退休的背號隨意處置」這檔子事情並非中信兄弟的專利,遠有Lamigo的31號、近有味全的23號。因此,我想藉由這個機會來談談紀念性背號衍生問題為何始終存在。

 

冠猛
比如說Lamigo總把31號扔給洋將這檔子事情都戰過幾輪了
CPBLTV截圖

 

要問球團怎麼會輕易把這種紀念性背號交出去,最大原因就是在意的球迷事實上沒這麼多。

為什麼在意的球迷沒這麼多?

很直覺的解答是:陳義信、黃平洋兩位天王在中華職棒最後出賽年度是1996年,從2020年往回看已經是24年前的往事,新一代的球迷對於這兩位的豐功偉業大致上都是處於「雖然認識,可是僅止於認識」的程度,對於球員穿17號或23號這種上古神獸的號碼,自然不會有什麼意見。

作為觀眾主力的新一代球迷可以說不在意,那再仔細一想就會想問:會在意的老一代球迷去哪裡了?

這個問題的答案不言而喻:不見了、走了、離開了。

在簽賭風暴和目標球迷設定錯誤的交互影響下,這些和中華職棒一同成長的球迷一個個離開球場,他們或許還看棒球,只是對於中華職棒興趣缺缺,而有更多的人從此遠離棒球,黃色17號或是紅色23號對他們來說僅是擱置在記憶角落裡逐漸消失的歷史。

隱藏在主事者對於這類紀念性背號隨意處置背後的,是中華職棒球迷來了又走,聯盟本身歷史走過30年,球迷卻沒有累積30年的事實。

這也就是為什麼中職球迷進場數始終有著六千大關、八千天險的真正原因:外國球迷一代傳一代,臺灣則是一代換一代

當然,也不是說「喔,這些人都走了,那背號隨便怎樣都可以」,想想,如果一個曾經在第一代三連霸時期瘋狂追逐兄弟象,後來卻離開球場好一陣子的球迷,如果哪天發現「耶,現在的王牌投手還是17號?」的話,是不是可能會把遙控器留在體育頻道,甚至因此想說不然進場看球看看?

好好整理與對待這些背號是給老球迷回球場的理由,如果他們在背號上找到熟悉的身影,進而喚醒那些曾經的話,他們也很可能再次回到球場。

當然,我們知道中信兄弟在2015年大規模舉辦球衣傳承儀式的時候應該是這麼想的,可惜陳鴻文後來因為某些原因和球隊鬧得不愉快,最後被球隊釋出,恐怕也是17號現在被棄置的原因之一。

 

陳鴻文
當年把17號交給陳鴻文多少有「希望帶進老球迷」的意味存在
圖片取自:中信兄弟官方粉絲頁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