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9

背負王牌-從兄弟17號看紀念性背號該如何處理。

球衣背號除了退休背號以外,真的就可以隨便穿嗎,有具有紀念性卻沒有退休的背號到底該怎麼處理?兄弟的17號、味全的23號、Lamigo的31號都有著類似的問題,而到底該怎麼解決,讓我在這篇文章裡為你說說我的觀點。

請繼續往下閱讀

 

提到「因為不愉快離隊,或離隊後的不愉快而導致球衣背號棄置」,我想大部分的人第一反應應該是會聯想到Lamigo的31號。

Lamigo的31號也就是林智勝,他成為中華職棒30-30第一人的殊榮不過是2015年的事,他是目前臺灣最接近300轟的選手,其中有207發是在Lamigo時代創造的,Lamigo成軍16年裡的7次總冠軍他參與4次,除此之外他的個人紀錄數之不盡,大部分的時候都是背著Lamigo的31號所創下。

然而,或許是因為轉隊後一些引起波瀾的發言,使得Lamigo球團有意對31號冷處理,在他離隊隔年先是把31號交給洋將,當時還引起部分球迷與專欄作家的一陣撻伐,不過撻伐歸撻伐,球團選擇不理會,並在2017年把背號交給投手游宗儒,到2019年的洋將冠猛仍然使用31號。

林智勝的背號被交給洋將沒有引起全方面反彈,除開和林智勝個人離隊後某些發言引起球迷不快之外,另一個更深層的理由就是因為之前提過的球員流動性不足,使得「從一而終」是常態,轉隊反而是異象。

如果我們把眼光放到國外,以最近非常熱門的MLB敲擊垃圾桶事件的某球隊為例,該球隊在2017年三振率大幅下降被引為作弊鐵證,而事實上早在事件爆發前就已經有預測指出,由於打線上比較常上場的11位球員中有6名比較容易被三振的球員被替換,以致於他們的被三振率應該是會大幅下降。

一條打線包含替補11人裡面有6個人隔年不一樣,這種「隔一兩年沒看可能整支球隊都變得不認得」的故事在美職可說是家常便飯,也因此,球迷會特別感激那些有機會離開卻選擇留在母隊奮鬥的那些好球員。

然而,在中職,由於球員流動性有限,球迷也就難以接受球員自主要求轉隊,在心情上像是受到背叛,球員宣告FA爭取更高身價明明應該是好事,在臺灣卻有不少球迷聽到球員宣告FA第一個反應就是「要走就走慢走不送」。

又或是像陳鴻文因為場外因素而和球隊不歡而散,球迷對於這類選手的背號去留在意程度也不會有多高。這使得球隊如果情緒化一點,很容易就會發生像Lamigo的31號這樣的處置方式。

實際上Lamigo的31號也不是第一個起爭議的背號,今天開頭提到的黃色17號,在陳義信離隊隔年兄弟也是直接丟給洋將穿,一年以後陳瑞振入隊就變成他專屬的背號。

球迷對上古神獸不在意或許是無可奈何,可是這種近在身邊,甚至人還在球場上奮戰的背號該怎麼處理,這可就很考驗球團的智慧了。

我個人的意見是:只要球員不是因為放水簽賭這種直接給棒球抹黑的事情離開球場,無論怎麼分手、分手以後如何,球隊都應該正面對待這名球員在過去對球隊的貢獻,而理由如下:

第一、球隊願意善加對待自己的歷史與正面肯定球員過去的貢獻,這對於現在還在隊上的球員以及收攏該球員的球迷有正面效益,不管最後怎樣,你過去的貢獻是會被肯定的,你刻下的歷史是足以記憶的。

隨意棄置背號也等於隨意棄置背號的歷史,等到球員變成上古神獸,他的表現逐漸風化才慌慌張張的想彌補,那就回到我們上面所講的:對這些事情有印象、有記憶、有情感的人都離開球場了,這時候才補做效益極低。

第二、或許在離隊前或離隊後彼此有不愉快,之後球隊是大氣度地保持和解之門暢通還是會被人批評小鼻子小眼睛報老鼠冤,這決定的是球隊的格局、氣度和高度,我相信球隊想留下的名聲應該都不會是「小」開頭的。

我想討厭某某某的球迷不至於會因為球隊正面對待他過去的貢獻而選擇不再支持這支球隊,可是對於某某某的球迷來說可能就是另一個故事,多留一個球迷總是一個,大方一點相信總有一天會在什麼意外的地方收回來。

 

林智勝
林智勝穿著31號打出30轟以後用手比劃愛心
CPBLTV截圖

 

總歸來說,球隊重視歷史和記憶是有好處的。

把17號傳承給王牌投手,有點類似把4號交給很會盜壘的外野手,14號就是很會跑的內野手,28號就是游擊重砲。這類紀念性號碼的「傳承」除了彰顯球隊對新秀的期待,同時也是打造球隊歷史和簡單就能說明球員風格的作法。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