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8

守住籃下與三分者得天下?也許你該看看一月的Boston Celtics

原本應該是大進補的一月上半月,塞爾提克卻只勉強寫下四勝五敗的戰績,不但敗給東區競爭對手公鹿與七六人,面對東區後段班對手更頻頻在開賽後大幅落後苦苦追趕。防守,成了這一支以防守起家的球隊在一月份最大的痛腳。但詭異的是塞爾提克在籃框底下與三分線外的防守甚至要優於開季前兩個月,對手打敗塞爾提克靠得是久違的中距離投射......

作者:vantora

請繼續往下閱讀

讓塞爾提克球迷懷念不已的Al Horford

從開季以來,塞爾提克的防守就與過去幾季完全不同,最主要的原因自然是因應長人Al Horford的離隊。雖然Horford嘴裡嚷嚷著不想打中鋒,也順利離開塞爾提克到能夠讓他打大前鋒的七六人隊,但打大前鋒的Horford卻一點也不快樂,還因此成了引爆七六人隊內鬨的導火線之一,十二月中之後七六人的戰績甚至不及五成,這也再次證明球員內心的小劇場與真實籃球世界的差異。

PITP影響有限

但無疑地,少了Horford讓塞爾提克的禁區堪慮,但至12月底塞爾提克的每場禁區失分(PITP)僅有42.6分,這數字不僅高居聯盟第四位,還要遠低於Horford坐鎮時2018-19球季的45.9分、2017-18的43.8分或是2016-17的43.2分,原本被認為是大問號的禁區反而成了最穩固的區域。

這出人意料之外的結果實際上是塞爾提克用盡全隊力量防堵禁區的成果。一改過去讓Horford一人防守整個禁區的策略,塞爾提克改採全員退縮鞏固禁區的模式,當對手突破第一道防線切入禁區後,不僅原本的防守球員持續追擊,中鋒Daniel Theis或Enes Kanter從內線外推夾擊,強邊的防守者也回身協防,讓對手陷入至少三人的包夾,由於塞爾提克大多時間在場上擺上三小前鋒,因此有足夠的身高能夠遮蔽對手的傳球視線,讓另外兩名隊友可以伺機阻斷對手的傳球,或是迫使對手在不利的狀態下出手,造成對手的命中率下滑,必要時甚至加入第四人直接圍剿動手搶球。

這樣的防守模式讓塞爾提克在十二月底前每場製造對手16次失誤居聯盟第八位,每場更利用對手失誤拿下聯盟第七高的18.2分。

但這樣的防守在持續了兩個月後逐漸被對手識破,諸如暴龍、老鷹都用快速的反覆切傳讓塞爾提克在回身包夾與外線飛撲補防間疲於奔命。快速的切入後外傳讓切入的球員不至於過度深入禁區而被塞爾提克的包夾網切斷傳球路徑,反覆的切傳則有效的打亂球員防守的節奏,成功地撕裂塞爾提克的防守陣勢。老鷹之所以最後功虧一簣,是因為球隊的陣容深度不足以維持全場的反覆切傳打法,讓塞爾提克有機會不斷的追回失分,而老鷹陣中多為年輕球員,經驗不足以在最後關頭穩住陣腳,讓塞爾提克能夠逃過一劫。

但在面對馬刺的比賽裡,馬刺隊的龐大後衛群與小前鋒DeMar DeRozan的速度飛快,讓塞爾提克的三個小前鋒完全無法跟上節奏,只能一路追著馬刺球員的車尾燈跑。DeRozan、Dejounte Murray、Bryn Forbes、Derrick White與Lonnie Walker身高最高不過六呎六,卻打得塞爾提克毫無招架之力,五個人和得89分,徹底粉碎了塞爾提克的防守。

如果從投籃分布圖來看,更可以清楚的看到馬刺隊在中距離對塞爾提克的巨大傷害。

馬刺 Shot Charts

除了原本在Brad Stevens執教期間就無力招架馬刺式的進攻外,另一個導致塞爾提克防守大亂的原因是防守系統的修正。在對手逐漸識破防守設計下,塞爾提克教練團在對巫師的比賽裡開始較明顯的嘗試放棄全員內縮,取而代之的是當對手穿過人牆後原本的防守球員不再深入禁區,而將球員交接給下一道防線,本身則回身防守原本的人牆,同時間位於強弱兩邊的球員也不主動包夾。好處自然是所有在外圍的對手都保持隨時有人對位的狀態,減少對手切入後外傳被搶投三分機會,也減少被拉出一波大比數進攻的可能性。

因此對巫師與下一場對馬刺的比賽裡不時出現球員因為不熟悉換人規則而對撞或是匆忙間用最原始的推人方式指點隊友防守位置的畫面,面對越打越熟練的馬刺,這樣慌亂的防守陣式自然成了最甜美的獵物。

但這套新的防守方式最大的問題還是塞爾提克的中鋒已經由可以快速移動補位的Horford與強悍的Aron Baynes換成了以努力彌補天分的Theis以及一向攻優於守的Kanter,因此讓Theis或是Kanter接手獨自面對切入的後衛或小前鋒時,就成了對手得分的契機。

這個改變,讓原本是廖化的巫師替補控衛Ish Smith成了趙子龍,像是練了神行百變一般自由出入禁區,最後拿下以18投12中的高命中率拿下27分,也讓原本就是趙子龍的Derrick Rose開了無雙,以13投11中的超高命中率拿下22分,他全場唯二未進的出手,就是三分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