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9

所以說,只有1.82秒可以做些什麼?

Red Bull車隊成功贏得2019年DHL最速進站換胎獎,還締造了新的世界紀錄,甚至季中還不斷刷新自己保持的紀錄。但是,這獎項決不是單純比快。

作者:Red Bull

請繼續往下閱讀

Red Bull車隊成功贏得2019年DHL最速進站換胎獎,還締造了新的世界紀錄,甚至季中還不斷刷新自己保持的紀錄。但是,這獎項決不是單純比快。

我們在2019賽季最後一場比賽,確定拿下這個獎項。必須要說,雖然我們渴望這個獎項,但這不是這項運動其中一個基礎項目。與獎項名稱的意思相反,DHL最速進站換胎獎並不會頒給,締造整個年度最快一次進站的車隊(雖然也是我們啦),而是整個賽季每次換胎都能迅速完成的車隊。我們前一個賽季首次獲得年度第一,並在這一季以更高的積分衛冕成功。

DHL最速進站換胎獎,是較為現代的新穎獎項。從2015年開始頒發,一開始前兩年頒給最常締造單場進站最速的車隊,第一名才有積分,其他人一分都沒有。但是,這沒有刺激車隊管理層,因為有效率的進站換胎,不止是締造一次超快時間。一次進站創下世界紀錄,但其他三次都慢1秒以上,是沒有效益的。穩定性的宗旨:機械性一次又一次重複著有效率的進站換胎,這是車隊應該追求的水準。2017年開始,最速進站換胎獎才比較接近這項宗旨,改成跟比賽積分相同的積分系統。每場比賽,以每位車手靜止時間最短的那次進站,進行車隊排名,前10快可以獲得積分,最快的獲得25分,第二名獲得18分,以此類推。我們2018年獲得這獎項,然後又以更高積分衛冕,還把積分從466分推高到504分。

「我把獎項視為我們強勢進站表現的象徵之一,」運動總監(sporting director )Jonathan Wheatley說:「很高興這季大家一起能衛冕我們的DHL獎盃,就算你忽略幾次超快進站,我認為穩定且高水準的表現仍然很驚人。整個賽季,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大夥們的穩定性。」

當Jonathan把「穩定性」當口頭禪般極力宣傳,同時也很高興,車隊成員在很多比賽都締造單場最快進站紀錄,像是澳洲、巴林、中國、英國、德國、墨西哥、美國、巴西和阿布達比,並三度刷新世界紀錄。

世界紀錄

進站換胎世界紀錄的歷史有點模糊。直到有了DHL最速進站換胎獎,並帶入校正過的高速攝影機,才開始有正式紀錄。現在的共識,最早在1993年,Benetton車隊創下3.2秒的世界紀錄(年輕的Jonathan Wheatley先生就是其中一員)。之後進入比賽中加油的時代,放慢了進站速度,就算進站只進行換胎作業,他們也沒有能做出更快時間的工具,比起速度更強調確實穩定。進站加油又被取消後,記錄才開始被推高。從2010年4秒,2011年3.5秒,2012年2.32秒。我們2013年在馬來西亞,創下了(非官方)紀錄,2.05秒,接著在美國創下第一次2秒內的換胎紀錄,Mark Webber進站換胎只花了1.92秒。

之後又緩了下來,進站換胎需要很多種技術,不過還是受賽車規則限制。像是排氣輪軸和新增的輪胎固定安全裝置,都減緩了換胎速度。也許只有積分,積分才會刺激大家。我們的非正式記錄一直保持到2016年,威廉斯車隊在巴庫站創下1.92秒的進站紀錄。之後,2017年改用更大、更重的輪胎,這讓刷新紀錄變得更困難,但我們這季刷新了3次。Pierre Gasly的賽車在英國銀石賽道花了1.91秒,兩周後Max (Verstappen)的賽車在德國霍根海姆只花了1.88秒,最後一次也是Max的車,在巴西站只花了1.82秒。

團隊的努力

F1是團隊運動,進站換胎最能體現團隊精神,同時會有22人圍繞著停車格進行作業。相關設備有特別設計、製造與保養,練習時每個細節都會被拆解分析,工作人員在漫長的賽季中,要保持身體健康。

Ole Schack,現在是Max賽車的前端技師,2005年一開始是以維修區團隊成員身分加入車隊的。他說:「我們只是蛋糕上最後一塊蘿蔔而已,還有很多人員是比賽鏡頭上看不到的,像是設備的準備、進站換胎練習用車回工廠維修,不僅是我們在進站換胎當下的努力,這一切都奠基在事前的所有準備。」

換得快很重要嗎?

這季只有兩支車隊跨入2秒障礙,我們(5次)和威廉斯車隊(2次),不過其他車隊也在2秒邊緣了。這裡提出一個問題,換胎的十分之一秒差,會劇烈影響比賽成績嗎?事實上答案是「非常少」,這就是為什麼應該對穩定性如此高度重視,而不是追求世界紀錄,雖然10次出色的進站換胎不會多進步一個名次,但糟糕的進站幾乎肯定會導致名次下滑,甚至是輸掉比賽。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