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1
作者:Thomas Kao

【諸羅山諜影】中職史上第一也是唯一的「外力」介入偷暗號疑雲

MLB太空人隊以高科技設備偷暗號的作弊風暴一發不可收拾,中職史上有沒有發生過類似的事件呢?二十年前的1999年7月9日,味全龍隊在和信鯨隊主場嘉義市立棒球場打完前五局,只見龍隊總教練徐生明緩緩走向中外野全壘打牆邊...史上首次也是唯一一次用「外力」偷暗號的疑案,於焉浮出水面。

請繼續往下閱讀

還記得這麼一個老笑話:有個門外漢向球迷友人批評,棒球是一種充斥血腥暴力的運動,因為場上球員成天都在「刺殺」、「封殺」、「犧牲打」、「四死(球)」,一點都不清新健康。

這無非是出自對於規則和戰術用語的誤解,如果再加入鄉(酸)民惡搞文化元素,棒球場上除了打打殺殺,還不乏偷拐搶騙,像是「藏球」、「盜壘」、「偷局數」、「偷薪水」。

當然,還有近來最夯的,「偷暗號」。

球場如戰場,戰爭的目的是求勝,求勝則不厭詐;在球賽過程中,雙方教練、球員如何各自發揮機智和洞察力,破解對手的習慣動作或投捕暗號,再指揮打者做有效攻擊,其實也是一門深奧學問。

就算做得太明目張膽、導致非理性的報復動作和清板凳衝突,那也不失為另類的「男子漢對決」;而打人辱人得罰,我們可從來沒看過有人因疑似在場上偷暗號,而遭調查或懲處的個案。

但要正面看待這一切,還是要維持公平、公正,以及「場內的交給場內解決」等原則;MLB太空人隊的偷暗號風暴之所以延燒不止,就是因為他們公然使用高科技設備的「外力」介入,由場外去影響場內的勝負,這就不是學問,而是完完全全的做弊了。

那麼,台灣職棒三十來,有沒有發生過藉由場外人員設備竊取暗號、提供給場內球隊作戰判斷的類似事件呢?


圖源:Thomas Kao攝
 

事情就發生在超過20年前的中職十年(1999年),被指控作弊的主角是當時中職的三年級生,以嘉義市立棒球場(如上圖)為主場的和信鯨隊(後更名中信鯨隊)。

在此要強調,本事件從來未經正式調查或證實,只是當時甚囂塵上的傳聞,隨著龍、鯨兩球團先後解散,更已成永久的懸案。

====

搭上時光機回到1999年7月9日,嘉義市立棒球場,由主隊暨聯盟戰績龍頭和信鯨迎戰來犯的味全龍隊,雙方先發投手為賽前分別擁有8勝和7勝的郭李建夫、洋投強龍(Jose Cano,大聯盟名將Robinson Cano的老爸)。

先攻的龍隊打者無懼已連續22局無失分、暫居勝投王的旅日強投郭李,一局上就猛攻四分領先,孰料強龍平安度過下半局,二至四局竟狂瀉八分,反陷於落後。

五局結束,和信暫以8:5領先,中場休息時出現奇怪的畫面:龍隊總教練徐生明逕自從三壘側休息區走向外野草皮,一直走到中外野,據《聯合報》記載,他還「跳上全壘打牆」,朝牆外東張西望、探頭探腦,不知在檢查些甚麼,全場3069名球迷頓時議論紛紛。


味全龍解散20年後重返中職,還有多少球迷記得當年的偷暗號謎團?圖源:Thomas Kao攝

兩隊後來沒再進帳分數,以3分之差定勝負,仍分居聯盟第一和第三。輸贏排名都不重要,最令人驚訝的是徐生明賽後受訪時揭曉「場勘」的原因:龍隊投手每到嘉義市球場就被鯨隊打線痛擊,根據球員和教練向他反映,這是因為中外野有人會偷打暗號給鯨隊!

球場中外野記分板正後方、公園街上的「林園豪景」雙子大樓,也被懷疑是「做案地點」;味全球團當時向中職官媒《職業棒球》記者指出,鯨隊在嘉義市球場的比賽「怪怪的」,常有人在對面大樓拿著望遠鏡向場中瞭望,再比手畫腳,疑似在打暗號。

由於日職在前一年(1998年)才爆發大榮鷹隊(後軟體鷹隊)球員涉嫌買通工讀生,將現場轉播攝影機中拍到的對手投捕暗號畫面加以分析破解,再於中外野看台以手勢或加油棒向鷹隊休息區打暗號提示的傳言,中職一時間隊隊自危,但龍隊卻是史上第一次,可能也是至今唯一一次公開拋出質疑的隊伍。

究竟是無的放矢,還是合理懷疑?我們且從該季開幕的3月14日,至事發的7月9日期間的比賽紀錄加以觀察分析

至當天為止,龍隊在嘉義市球場對鯨隊苦吞四連敗,這四場總失分高達29分;但在新莊、台中等其他球場的七場賽事,龍隊卻與鯨隊戰成3勝4負、不分軒輊的狀況,而且一場最多才掉四分。

以該季龍隊三大主力先發洋投的對戰紀錄而言,強龍在其他球場出賽兩次拿下一勝,12.2局僅丟了一個自責分,未料另兩場在嘉義就判若兩人,主投11局狂失13分(11自責),落差最大。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