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0
作者:Red Bull

F1攝影師Vladimir Rys-放慢步調,捕捉世界最快的運動

F1又快又大聲且吸引人,但攝影師Vladimir Rys恰恰相反。他花很多時間,讓一切簡單化,他說,這就是讓他15年來,在這領域獲得成功的關鍵。

請繼續往下閱讀

F1又快又大聲且吸引人,但攝影師Vladimir Rys恰恰相反。他花很多時間,讓一切簡單化,他說,這就是讓他15年來,在這領域獲得成功的關鍵。

著名的F1攝影師Vladimir Rys,在捷克首都布拉格出生成長,早在15歲就開始攝影,現在已經在F1界富有盛譽,是最優秀、最獨特的掌鏡者,並獲得眾多獎項,包括2008年獲選為雜誌《The Red Bulletin》的F1最佳攝影師。

接下來,Rys將親口鉅細靡遺的介紹自己的生涯,以及他為什麼覺得放慢腳步是他拍攝世界最快運動的關鍵。

 

我小時候第一個夢想就是當攝影師,所以我會去公立圖書館閱讀相關書籍。當我讀完攝影相關的書,我馬上發現我熱愛靜止的那一剎那,並一頭栽進靜態攝影,享用一張照片講一個故事。

我第一張運動照片,是迪亞哥 馬拉度納在1986年的世界盃,我從小就超愛馬拉度納。有人對他犯規,我爸塞給我一台柯達相機,說:「快拍!」我拍了兩張他著名的10號背號,不過不曾把照片印出來。

我第一部屬於我的相機來自我阿公,他是一名職業攝影師,但我從沒見過他,他在我一歲時就過世了。我在13、14歲左右時,發現了他的相機。

我第一部相機來自我阿公,他是一名職業攝影師

-Vladimir Rys

在某處首次公開你的大作,是特別的一刻,我清楚記得我第一張公開的照片,是出現在報紙頭版。我馬上買了10份,就是從那時開始,我或許真的能做攝影師這份工作,雖然那張照片其實是垃圾。

我並不完全是運動攝影師,因為那是不同類型的,他們有目的性並親身走訪。我更多是待在幕後,並用不同的方式,從照片裡找出其中的故事。

我主要目標,是讓照片像畫一般。如果把所有元素放在一起,並在正確的時間、正確的位置交錯構圖,一張富有意義的照片就誕生了。這是所有攝影師的目標,是個多令人興奮的過程啊!我超愛。按下快門時,知道會創造喜歡的一幕,不過最後還是要說,我不認為我的照片有獨特之處,我一直認為下一張才是最好的一張。

我不認為我的照片有獨特之處,我一直認為下一張才是最好的一張

-Vladimir Rys

一開始的時候,我對F1沒什麼興趣,但我那時不知道我現在會這麼喜歡它。運動攝影是個大挑戰,特別是F1,總會處在技術和高速的極限邊緣,必須快速反應。

作為攝影師,要捫心自問,自己當下是什麼感覺。然後試著思考,要如何把那感覺放進照片,如何捕捉那種感覺成一張靜態照片,並同時講完整個故事。不論我拍什麼,我都對此感到興奮。

挑戰都是一樣的:用一張簡單的照片說故事,不論是時裝秀、南非的孩子踢足球、一場表演、足球比賽,或是F1賽車。

準備拍F1,要放慢腳步,鏡頭跟著賽車,對一切都要很敏銳,需要非常專注。鏡頭跟著車流,你會看到賽車走哪條路線。所以,我知道哪輛賽車會緊接著過彎,並為此作好準備,基本上,需要餅住呼吸,並盡可能保持平穩,避免錯失時機。

準備拍F1,要放慢腳步,鏡頭跟著賽車,對一切都要很敏銳,需要非常專注

-Vladimir Rys

必須要全神貫注跟著賽車。像是冥想,先花10分鐘進入狀態,但當把外界一切餅除了,就會像是進入一條隧道。我會塞耳塞,唯一聽到的是賽車呼嘯而過的聲音。

在賽道旁,我花70%的時間了解場上的狀況,而不會用到相機。我會跟著自己的直覺走,如果直覺正確,就該跟著走。放棄拍一張隨手可得的照片,有機會拍到你不曾預想過的照片,或許是件很棒的事。

放棄拍一張隨手可得的照片,有機會拍到你不曾預想過的照片,或許是件很棒的事

-Vladimir Rys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