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1
作者:野球喵藏

除了用球數限制,日本基層棒球在發展上面臨更多的改革危機

做為基層棒球發展最成熟的亞洲國家,日本一直都是台灣及其他各國所推崇的對象。但即便如此,日本也不得不開始正視棒球人口日益減少的衝擊。然而除了少子化的外在因素,或許更多是源自日本球界長期以來的內部問題。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向關心基層棒球,在棒球推廣上總是不遺餘力的筒香嘉智,在上週回到年少時的少棒隊「堺Big Boys」,以小學部的特別顧問身分和將近200位中小學生進行棒球交流。並呼籲學生球界能針對用球數限制、鋁棒的使用規範、賽制設計、指導者的教導,以及對家長負擔是否過於沉重等五大方向,提出他的看法和建議。

做為基層棒球發展最成熟的亞洲國家,日本一直都是台灣甚至其他各國所推崇的對象。但即便如此,日本也不得不開始正視棒球人口日益減少的衝擊。然而除了少子化的外在因素外,或許更多是源自於日本球界長期以來的內部問題。

儘管新球季將轉戰大聯盟,筒香嘉智仍不時向媒體發聲,期盼日本球界能夠正視問題,著手研擬具體的改善計劃。【圖片出處:スポーツ報知】

 

「勝利至上主義」的後遺症

根據日本國內實際執行Tommy John手術,現任慶友整形外科醫院體育醫學中心長的古島弘三醫師所整理出的統計資料。在2018年小於12歲的15名日本少棒隊成員中,有10位小球員曾經有過手肘內側的傷痛。相較於多明尼加244名同學齡的選手中僅有41名,約莫18%的人有過受傷經驗,日本選手的受傷比例簡直高得嚇人。

然而明知過量的用球數可能會對手臂造成負擔,甚或影響選手的未來,但長久以來大多數的指導者仍是選擇漠視,或是不從根本面改善的消極態度,這就和日本野球根深蒂固的「勝利至上主義」和「根性論」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了。

為了封鎖打者,所以得多投變化球;為了球隊眼前的勝利,即使賭上自己的選手生命也不足惜。在過去我們看過許多高中球兒在甲子園突破自我極限,成為球迷心中永遠的英雄。但更多的是那些還來不及發光發熱,在高中畢業後就將手臂燃燒殆盡的慘痛案例。殘酷的單敗淘汱賽制讓王牌投手必須要不斷地上場投球,反觀球技相對不如人的選手卻可能一個打席都換不到,若是平日辛苦的練習都無法換得上場比賽的機會,那麼打棒球又有何樂趣?

吉田輝星從地方預賽開始一路燃燒,直到甲子園的決賽才整個氣力放盡。在甲子園他一人總共投出令人難以想像的881球【圖片出處:なんじぇいスタジアム

 

用球數的合理限制,聯賽制的可行性

用球數當然是日本學生棒球不得不正視的問題,目前日本高等學校野球聯盟(簡稱高野聯)已經決議將在今年的地方大會及春夏甲子園等正式比賽實施「1週內500球限制」的新規定。但是為什麼是1週500球?其評估的參考依據為何?仍然引起日本社會不少反響。

如同筒香所說,即便是職棒的先發投手,一週的平均用球量大概100球出頭,再多也頂多接近130球,就算是頻繁出賽的中繼投手1週也不會超過100球。倘若成年的職棒球員都會妥善控制每週的用球數,1週500球的用球數限制又何以適用於仍處在發育階段的高中生?

為了儘可能減輕主力投手的過度負擔,並增加其他選手的出場機會。筒香也鼓吹高中棒球可以朝「聯賽制」的方向去思考,希望可以透過賽制上的規劃和改變,讓所有熱愛棒球的孩子都能夠盡情地樂在其中,而不是成為大人們在追求短暫勝利下的犧牲品。

延伸閱讀:當投出163 km/h,對佐佐木朗希究竟是吉?還是凶?

為了避免受傷,大船渡監督決定讓球隊王牌在岩手縣決賽作壁上觀,最終佐佐木朗希一球未投,大船渡高校無緣前進甲子園。【圖片出處:每日新聞

 

指導者的觀念也需要隨著時代精進

過去常見的體罰和言語暴力或許在今天已是少數。但需要看大人臉色而練習的小朋友仍是常態。因為教練說不能被三振,所以不敢盡情地全力揮擊;因為害怕失敗被罵而不願向未知的事物挑戰,進而失去讓自己變得更好的可能性,久而久之下來,日本小球員在成長的過程中勢必會褪去自已一部分的獨特性和創造力。

反觀人口不及日本的12分之一,卻擁有高達140名以上的大聯盟球員的多明尼加。相較於物質生活寬裕的日本,多明尼加的指導者所採取的是尊重選手自主性的棒球教育。不管是徒手接球還是跳躍式傳球,他們都鼓勵在棒球啟蒙期的小學生勇敢地去嘗試,就算失誤了也不會口出惡言。一樣都是有才能的幼芽,在開放的環境條件下往往有更高的育成機率。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