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2

大貝湖畔棒球雜記 Vol.45:偷盜暗號亦應有道。

偷暗號事件甚囂塵上,當你看到二壘有人捕手手勢隨之變複雜的時候,大概也知道這就是在避免暗號被偷。同樣是偷暗號,什麼是有品,怎樣叫太超過,而偷暗號到底造成的優勢有多大,從數據面上又能抓到是誰在偷暗號嗎?這期的大貝湖畔棒球雜記就來和大家談一談「偷暗號」吧。

請繼續往下閱讀

どーもー,大艦巨砲主義萬歲!です。

之前我都在講一些會讓肩膀僵硬的東西,現在也想輕鬆一點,所以我想跟你談談最近很熱門的一個話題,關鍵字叫:「偷」。

偷什麼?

偷看、偷聽、偷暗號。

就在太空人高舉金杯那一年的5月6日,統一洋投狄馬克在八局接手陽建福的投球,面對第一個打者陽耀勳,狄馬克僅投兩球就被打出二壘安打,面對下一個打者余德龍投出兩顆壞球之後,面對狄馬克的148快速球,余德龍毫不猶豫地出棒破壞,然後……就吵架了。

對,就吵架了。

狄馬克接住捕手回傳球以後突然朝二壘走去,被二壘審勸回以後兩人仍然垃圾話來回,最後演變成清板凳,當時的具體狀況大概是這樣:

 

在當下我的感覺是狄馬克覺得陽耀勳在二壘的舉動很挑釁

影片來源:CPBL youtube 頻道。

 

事後時任總教練的黃甘霖出來表示,會跟陽耀勳起衝突是因為懷疑他在二壘偷暗號,讓狄馬克心情浮躁,而且還加碼指出「其實前一天布魯斯已經想丟,是我阻止」云云。在Lamigo這邊的反應則是回嘴沒必要偷暗號。

到底有沒有偷,不知道,那到底能不能偷,這可是個好問題。

主流意見都認為偷暗號不道德,而且還有「偷暗號被發現就可以用觸身球丟回去」的潛規則存在,不過說真的,當你知道偷暗號對打者多有利,大概就能體會為什麼總是有人經不起這種誘惑。

首先我們必須要知道,打者從看到球到完成揮棒的機制大致如下:從看到球出手到反應過來的時間需要0.1秒,辨識球路,也就是看出球種和球速的時間大概是0.075秒,決定揮擊策略,即:辨識球路是否進入好球帶與進入角度,然後決定怎麼出棒打要花0.05秒,下完決定以後開始啟動需時0.015秒,從揮棒到揮棒完成則是0.15秒。

總和起來,從看到球到揮棒完成需時0.39秒,而一顆150公里的直球從投手指尖奔出到通過本壘板僅需0.44秒,總結起來球員可以「多看一下」的時間僅0.05秒而已,差不多是七分之一個瞬間、接近三個剎那。

假如這時候有個方法可以讓你在揮棒前就知道投手要投什麼球路,等於就多了整整一倍的時間來決定如何出棒,

單純這樣說可能不好理解,再明白一點的比喻就是:前面提過150公里的直球進入本壘板需要0.44秒,而130公里的直球則需要0.51秒,中間的落差也是0.07秒左右。也就是說,如果一開始就知道對手要丟什麼球路,對打者來說可以省略辨識球路這段時間來準備揮擊策略,體感上來說有點像是「把150的直球變130」。

還是要聲明,不是說知道球路以後直球會自動降速,不過我想這麼說明應該可以讓一般讀者體會到真的偷到暗號能對打者帶來如何巨大的優勢。

 

李茲
不是說知道暗號我就突然能打到李茲的球
CPBLTV截圖

 

其實「想知道投手要丟什麼球」這檔子事情由來已久,偷看暗號是最粗暴的方法,要細緻一點的搞法也不是沒有。

比如說呢?

比如說很仔細的看投手的投球動作。

早年投手還習慣使用長送球(long delivery,也就是俗稱「在背後畫一個圈」的揮臂動作)的時候,就已經有打者會去看投手一瞬間露出的握球,隨著棒球進展,如何達成良好的欺騙(deception)成了投手的重要功課,現在的投手大半都使用短送球,並且從手套把球拿出來到發射點之前都會用身體隱藏握球姿勢,如果不這樣,其實在職棒通常都活不了多久。

1991年有個棒球漫畫主角叫做轟喧太郎,雖然是只活了兩本單行本短命漫畫的主角,不過他在投球以前會堂堂正正展示球路的作法讓當時的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當時是覺得「這真是男子漢的對決」,現在想起來就是……男子漢果然都是得咬著牙才能幹的。

這就跟某棒球漫畫號稱沒有很厲害的變化球,只有130的直球光靠心理戰就能在職棒連勝差不多感覺,真的是漫畫看看就好了。

是講的有點遠了,總之,以勝利為導向的職業棒球都是軍備競賽,投手會藏,打者就會偷,拜現在攝影器材越來越便利所賜,投手在場上的一舉一動基本都無所遁形。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