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2

《Joel Embiid:通過考驗的唯一方式就是經歷它。》

獻給任何正在向前走及任何正遭遇諸多困難的人。

作者:Circled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言:以下文章是翻譯自七六人中鋒Joel Embiid在《The Players' Tribune》*所刊登的文章。翻譯中的第一人稱是Emiid。

 

*The Players' Tribune:網站內容都是職業選手親自撰寫的文章。

 

正文:

 

獻給任何正在向前走的人......

獻給任何正遭遇諸多困難的人.......

我想跟你說的個故事。

 

在2014年裡,當我被七六人選中後,我考慮離開球界。事實上我不知道多少人知道這件事。上述的話我可沒誇大任何一點。在上場打任何一場正式的NBA比賽前,當時的我認真考慮從籃球界退出。

 

當時想退出跟傷勢沒有任何關係。身體會復原,一直都是如此。身體的痛都只是暫時性的,但心裡的痛呢?老兄,那可差多了,心裡的痛可複雜多了。

 

談到我的人生時,必須談到我的親弟弟──Arthur。要談我的故事就一定要談到他。

 

每個人的生命裡,都有一個一直帶給你正面能量的人,一個待在一起就是會讓你感到有趣的人,並且不論如何都會支持你的人。在我的生命裡,那個人就是Arthur。我生命中的每件事的起頭都是他,就算要聊我從喀麥隆到NBA的瘋狂故事,也是得從Arthur說起。

 

在那應該是我要走大運的那天,因為我只想跟我的弟弟一起放鬆,當時16歲的我幾乎把事情搞砸了。每個人提及我的故事時,都會提到我在16歲時參加Luc Mbah a Moute舉辦的籃球訓練營,是吧?實際上,有個部分一直未被提及。

 

我缺席訓練營的首天行程。我怕得不得了。翹掉首天的行程可以讓我待在家裡跟Arthur一起打電動。平常時,我們的媽媽對課業很嚴格,而那天剛好她出外度假,所以我們必須把握機會去放鬆跟玩電動。對我來說,全世界沒有比這更好玩的事了。我那時沒想過有任何可以進NBA打球的機會,或是到美國讀大學,根本沒有這種夢想。那時的我根本不知道我是否能打場有組織的籃球賽。

 

所以我躲在家裡跟Arthur打了整天的電動。

 

隔天,我的爸爸知道我翹掉訓練營後,他要我出席並確保我人在那,然後我的人生改變了。

 

不過在訓練營的第一天,我在家跟Arthur度過了愉快的一天。那個下午或許是我記得最清楚的時光,比生命中的任何重大籃球時刻都要清楚。

 

訓練營後,一切就此展開。我獲得去美國唸高中的機會──這個機會是很好的福份,只是會讓我有非常非常長的一段時間無法回去原生故鄉。在2014年時,要參加選秀的我已有三年沒見過Arthur,不過他一直都關注著我的發展。我要參加選秀時,他非常以我為榮。

 

不幸的是,選秀前,我的右膝必須接受手術。Arthur飛來東岸看我,但我的手術是在加州進行。醫生非常擔心血栓問題,所以不允許我從西岸飛去東岸。我只好在西岸靜待復原,而Arthur則在東岸跟家族友人度過時光。那個時候,我覺得我跟他好像將會有很多待在一起的機會。

 

我跟他談到恢復健康的日子將會如何,以及他可以來美國看我在NBA打球──看我在場上跟Kobe、Curyy、Durant較勁。當時才13歲的他能有很多時間來美國看我。

 

四個月後,我接到一通電話。

 

Arthur回家時發生了車禍。

 

從學校和同學走路回家的他被卡車撞到。

 

我弟過世了。

 

我的人生中充滿了他,但不知為何他就這樣......

 

沒人能相信這個事實。

 

這對我們的家族是一大憾事。老實說,至今我們仍對此感到難過。

 

他的喪禮辦完的幾週後,我才能回喀麥隆。當我從喀麥隆飛回費城後,我不斷調適,試著讓自己的好過些...當時的我真的處在非常糟糕的狀態。他的過世讓我感到好像失去人生的目標。我那時真的想離開球界,然後直接回喀麥隆去跟家人待在一起。人生可不像電影,當時沒有人坐在我的旁邊跟我談談,或是撿起籃球的我突然想通一切安好。

 

我得檢視我的內心,並再次找尋打球的樂趣。那時,每個早上起床時,我告訴我自己我有機會。我可以放棄,或是繼續往前進。我真的必須要提醒我自己當初為何喜歡籃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