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數據迷思 — NBA長人的興衰與定位

中鋒的定位在三分普及化的NBA越來越被邊緣化,明星賽投票甚至在多年前直接將中鋒的位子取消掉,令人惋惜。但在籃球持續被大數據所影響的同時,中鋒提供的效應是被忽略卻不容小覷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近期ESPN推出一系列有關NBA長人興衰的影片,其中找了過去和現任的明星中鋒來探討NBA長人現在的定位及價值。

從90年代「四大天王」到現在新世代投射型中鋒,長人的定位因三分的普及被嚴重邊緣化。長人的用處不再用於搶籃板跟捍衛禁區,反倒是外線投射與外圍換防變成鑑定長人價值的最大標準。甚至出現後衛比長人更常在禁區低位單打的畫面,完全抹滅了中鋒過去的統治力。

但在籃球持續被大數據所影響的同時,中鋒提供的效應可能是被忽略卻不容小覷的。

 

三分效應的迷思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從1947年開始,NBA有32名選秀狀元都是中鋒,佔了選秀歷史超過五成的比例,也顯現出中鋒在戰場上曾有的一席之地。反觀2010年後,絕大部分的狀元都是後衛,狀元中鋒只剩Anthony Davis,Karl-Anthony Towns及Deandre Ayton三人。儘管自2010年後的數據有限,這樣的趨勢仍舊反映出中鋒在現代的不重視及邊緣化。

在「空間籃球」被大量採用的時代,球隊越來越重視三分對於空間的運用,當隊上球員都有三分投射能力的同時,場上能被運用的空間也被大幅延展,這也是為什麼Curry或Lillard能投logo shot會如此的具有殺傷力。當一名球員到半場都是威脅的時候,球隊必須將防守注意力延伸到整個半場之遠。

具有這種三分自走砲能力的球員幾乎都是後衛或鋒線,也讓中鋒成為這場三分秀的配角,只剩擋拆及搶籃板等髒活可做。再者,聯盟近幾年對「投籃犯規」越來越重視,也讓外線射手在投籃上越來越好要到犯規。這樣的情況也讓球員發現直搗禁區不再是唯一站上罰球線的方式,在外線投籃製造身體接觸是更省力且有效的買飯絕活。

在進攻端,幾乎每隊現在都將擋拆靈活運用在戰術之中。但不同於以往幫中鋒製造進攻機會的思維,現在的擋拆主要以幫助持球者製造錯位為原則,並單打敵對防守上最弱的點。常常這都代表持球者將試著與對方中鋒對位,造成後衛在外線單打中鋒的場面。在防守者不能再把手擺在進攻球員的身上的同時,要中鋒守住身手靈巧的後衛根本是難上加難。

這些改變也使球隊重新衡量中鋒價值的標準,技能的專業化不再被重視,全方位的長人才是第一優先。在進攻被後衛主導的情況下,沒有外線能力的中鋒長期佔據禁區有礙後衛切入直搗黃龍的能力,相反的,有投射能力的中鋒則將有助於後衛在切入吸引防守注意時傳導給外線空擋的球員。另一方面,在擋拆進攻如此普遍的情況下,無法在外線換防的中鋒也越來越不被重用,也造成越來越多小球中鋒的誕生,為的就是能維持防守端的全面性。

種種因素都指向中鋒的邊緣化,就連Nikola Jokic及Karl-Anthony Towns等NBA頂尖長人都必須具備投射能力,二年級生前鋒Jaren Jackson Jr.甚至平均單場可投出超過6顆三分球。

但三分的普及化真的代表中鋒的淘汰嗎?其實不見得。

這幾天網路上有一張很有趣的數據圖,主要是在比較2001–02球季與2019–20球季的球員出手選擇。不意外的,數據顯現出現代NBA的三分出手大幅增加以及中距離的消失,但有意思的是現在的球隊依舊看中禁區的進攻,也證明簡單的出手選擇還是有它的價值在。

中鋒通常具有身體優勢,在禁區得分相對容易,也是為什麼塞爾提克的Enes Kanter儘管防守破爛卻年年都有球打的重要原因。在比賽膠著的情況下,球隊往往需要的是能簡單獲得2分的方式,而不是不斷的在三分外線轟炸。2017年的火箭之所以會在第七戰輸給勇士的最大原因就是因為過於信奉三分,導致球隊投出27投0中三分的慘淡紀錄。

勇士在過去兩年同時擁有浪花兄弟及KD等史詩級的射手,但他們在三分出手數上不過位居聯盟第七的位置,小牛,老鷹,籃網及活塞等非季後賽球隊的出三分出手數都領先勇士。這也意味著勇士儘管擁有歷史第一的射手軍團,卻仍然瞭解籃球的對中目的不過是要把球放進籃筐裡,當敵對防守給予你更輕鬆地進攻方式,一昧的崇信三分反倒會成為勝利的絆腳石。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