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4
作者:mahesha

生活禪:覺知能力的喚醒 。第一自我和第二自我的對話,要相信哪一個?

覺知的練習,可說是生活的一面「智慧之鏡」,運動比賽的最高指導員。常常觀照自己,慢慢地就可以不會被思緒和情緒所制約,才能比賽時情緒平穩,才能愈活愈自在。

請繼續往下閱讀

生活禪:覺知能力的喚醒

第一自我和第二自我的對話,要相信哪一個?

 

「覺知」(Awareness)是「禪學」很強調的一個課題,甚至是美國某太極拳社團(CUTQ),票選打太極拳排名第一的內容。前三名依序是覺知(Awareness),平衡(Balance),和活力(Vitality)。這可能和一般人對太極拳的觀點有點不同,大部份人注意的焦點應該是停留在身體姿勢和套路的理解。那麼,覺知到底是甚麼?有何重要性?對日常生活有影響嗎?

https://cutq.life/top-12-list-words-to-describe-taiji/

CUTQ網址,位於伊利諾州香檳市

 

《比賽從心開始》是一本討論網球內在心靈的著作,原書名叫做《The Inner Game of Tennis》,書中曾提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二個自我」的對話。也就是打球時常進行著「自我對話」,第一自我和第二自我是怎麼一回事?打球時要聽哪一個才對?

生活禪的介紹

佛光山星雲大師提倡「生活禪」,他曾這樣描述:

生活禪是非常重要的一門功課,典座、行堂、吃飯、洗衣、作務都是禪。一切自己動手做,才能從中得到禪味。

百丈懷海禪師也曾創「農禪制度」,認為除了禮佛和靜坐,砍柴挑水也是禪修的法門。不管是古代或現代的禪師,都提倡禪結合日常生活的必要性。生活中許多人在氣頭上,做出了傻事才悔不當初。覺知自己的情緒,練習過後才能察覺起心動念,才能避免受到貪嗔癡以及情緒的控制。所以說,生活禪的關鍵在於覺知能力的訓練。

 

二個自我的例子

《比賽從心開始》的作者,W. Timothy Gallwey是一個網球愛好者,去過印度學習內在修行。他說打球時常常出現二個自我,一個是「告訴者」(teller),另一個是「行動者」(doer)。例如發完球後,有時會自己罵自己說:真該死,我應該把球發到他反拍的。第一個自己是「告訴者」,第二個自己是「行動者」。在打網球的過程中,一直會出現類似的自我對話。只要你夠警覺,有人提醒後,下次可以觀察看看。這現象其他運動項目也常出現,甚至慢跑、騎車等非球類項目也有此現象。

 

運動的最高指導員

上述二個自我的現象,是一個有趣且值得深思的現象。當比賽中出現很緊張的情境時,例如籃球罰球或網球發球,此時很多人會深呼吸告訴自己:不要緊張!也就是自己會告訴緊張到發抖的自己說:不要緊張。然而,問題來了,第一個自我平常躲在哪裡?相反的情況,有時出門前照著鏡子,自己會跟自己說:XX的,我真帥!為什麼第一自我,有時罵自己有時又稱讚自己?能不能只稱讚自己不要罵自己?有類似經驗的人會發現,好像不只一個自我,告訴者好像有很多個。所以,有趣的問題來了,行動者很無奈的說:我到底要往東還是往西?我到底要聽哪一個聲音?……,這個問題不大好回答。

 

根據經驗,重點比較不是第一或第二個我,重點應該是尋覓像「探照燈」的東西。因為第二個自我聽第一個自我,那麼第一個自我聽誰的?或者換個角度來看,是誰看到了二個自我的對話?如果沒有一個像探照燈的東西,怎麼能看見二個自我的對話?這個暫時稱為「探照燈」的東西,應該可以用佛學的第七意識(莫那識)來稱呼,因為它可以觀照自己的第六意識。探照燈,或者說第七意識(莫那識),可以說是運動時的最高指導員!(有空再詳述之)


生活的智慧之鏡

每個人的日常生活,行住坐臥間,食衣住行時,其實也很需要訓練覺知的能力。例如有人老是忘東忘西,老是找不到鑰匙,此現象可以說腦袋一直在盤算著某些事;或者有認識的人走在路上,你跟他打招呼對方卻沒看見。當我們專心在思考一件事時,往往會忽略了周遭的景物。所以,太極拳要練習「走路」,用丹田為重心帶動四肢走路:靜坐要練習「觀音」,聽周遭發出的聲音。這些練習多了之後,生活上的高興或憤怒,在情緒來之前,其實可以先看見事因,看見了起因,也就不會有不想要的情緒。覺知的練習,可說是生活的一面「智慧之鏡」。常常觀照自己,慢慢地就可以不會被思緒和情緒所制約,才能愈活愈自在。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