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4
作者:alonetogether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傳統

坐在他們的椅子上,費納兩人都喝了一小口水,微風輕吹,Nadal準備發球,再一次地他發向了Federer的反手,BBC廣播的評論員說:這是我們能預期的結果。他說的沒錯,因為在第一盤,Nadal在27個發球機會裡,有25球都是發網Federer的反手!好了,現在兩位選手都暖機結束,胃裡的結打開了,心臟也不再噗通噗通狂跳,簡而言之,他們都進入了高速運轉狀態,但王者Roger Federer現在卻以3比5的局數落後,他向球僮要球,準備展開他的發球局,他究竟能否將戰線給繼續留在第一盤呢?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決賽日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第1分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定調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主審

當選手們走進溫布頓中央球場,在入口處的門楣上有一段話寫著:如果你能遇上勝利與災難,而且對這兩個騙子等而視之( If you can meet with Triumph and Disaster and treat those two impostors just the same)。這是截取自英國詩人吉卜林的著名詩作(If-),詹偉雄先生說這橫幅(或傳統)深深震攝那即將跨入冠軍賽的兩位球手,即使球王山普拉斯也對它擠不出一絲笑容……

在很多方面,溫布頓視它自己為”people’s event”,當然對很多人來講溫布頓其實更令人聯想到英國的貴族與階級,那個鄉間獵狐、邊喝下午茶邊在私人俱樂部打網球的形象。但在某些面向,如同上述掛在中央球場入口的詩句,溫布頓還是維持著它的固有傳統,好比說溫布頓官方曾討論中央球場加蓋屋頂的議題,有專家向他們表示如果能把中央球場打掉重建成有屋頂的球場,那麼成本會節省很多,但全英格蘭俱樂部只回說too bad,沒有這座自1922年便啟用的中央球場,溫布頓就不是溫布頓了!於是全英格蘭俱樂部寧可多花上數倍的金錢,研擬在既有球場上加蓋的方法。

那筆錢不是少數,其花費或許可以用球場冠名權或者廣告贊助或者開設豪華包廂來支應,這些收入的渠道在其他職業運動地景中十分常見,但儘管這樣可以帶來數百萬英鎊的入帳,全英格蘭俱樂部卻依然維持傳統,不打算開放,也因此我們可在溫布頓賽場上看到的,大概就是Rolex(記分板)、Slazenger(球筒)、IBM(計速器)和Robinson’s牌大麥水飲料(小小的、硬皮貼紙貼在主審椅後面,或許是全世界地位最”謙卑”的飲料廣告了)這幾種。若拿美網來對比,在Arthur Ashe球場裡,底線後的那面牆,就可以看到各式各樣的品牌,好比說Olympus、JP Morgan、Chase、usopen.org和USTA…等等,場邊跟主審椅就更多了:Heineken、Continental Airlines、Gatorade、Evian、IBM、Lexus、American Express、Tiffany、New York Times……等族繁不及備載,就連球僮主審也是會穿Polo Ralph Lauren的衣服。

在這樣一座球場裡,Nadal暫時以2比1的局數領先,他準備發球,他用手拉了拉陷入股間的運動褲,這是他從少年時期便養成的習慣,這在許多球員都聘用專業形象顧問的年代,這樣的習慣也造成了尷尬的情況,有些球員(好比說Novak Djokovic)也喜歡在場上模仿Nadal抓屁股的動作,不過就筆者而言,對這樣的”傳統”並不介意,到了2020年,在電視澳網轉播上看到Nadal還在拉他的運動褲,只感覺備感親切,有一股暖意從心頭升起呢!Nadal在此發球局取得了40比0的領先,在這局裡面雙方又在底線多拍來回對抽,這體現了面對Nadal時那令人瘋狂的球賽本質:Rafa的防守技巧異於常人,這久而久之會讓對手在不知不覺間嘗試一些輕率的、較沒有把握的打法,儘管Federer追到了deuce,但又一再地陷入對抽情況,他的肩膀因氣餒而有點下沉,Nadal拿下了這局,警告號誌亮起。

比賽進行至此,很難不注意到Federer到現在連一次發球-上網都沒有,那曾經是草地網球致勝的必備武器,如今似乎面臨了典範移轉(paradigm shift)的窘境,經過了兩周鏖戰,可看到球場底線周圍的草皮已枯萎,成了乾巴巴的黃土沙漠,而球網前的草皮,則依舊綠草如茵。有很多論者說那是因為溫布頓的黑麥草種得更厚也更濃密了,那導致球的速度減緩,但彈跳更高,使得發球-上網戰術的優勢不再,甚至有些選手認為溫布頓的球跑得比法網還慢!

對此當時溫布頓的球場管理長Eddie Seaward予以否認,他表示全英格蘭俱樂部的草皮沒有做任何改變,溫布頓球場的草皮管理工作(當時)由14個全職園丁加上14個兼職園丁負責(外加數百萬名無給薪的顧問-Seaward對溫布頓球迷的暱稱),在男單決賽隔天,全英格蘭俱樂部會陸續收到從歐洲各地進口的黑麥草種子,他們會將舊有的草皮全都拆掉,撒上新的種子,在接下來的11個月的時間裡讓黑麥草自然地生長,等到新賽季來臨,所有的草皮將會被修剪到8毫米高,每片草皮都一樣,這是傳統,Eddie Seaward這樣說。不過針對上面球速的疑問,Seaward倒是有兩個解釋,首先他認為那是球員的心理作用,因為聽到了各式各樣的耳語,認為發球-上網戰術在溫網草地較不吃香,也因此較少使用;其次,球速較慢的原因可能不是來自草皮,而是來自草皮下的土壤,為了減少球場的磨耗,園丁們將土壤整理得更緊實,加上不尋常的氣候(乾+暖)影響所致。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