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28
作者:Benny Ice

說好不提丹佛?從Jeter和Kobe談球迷的拜物拒認現象

小飛俠Kobe Bryant不幸離世,帶給全球球迷無限的哀傷。然而此時卻也因為當年丹佛事件被人提及,引發了網路論戰。究竟這件事該不該被提,一夕之間也成了令人頭疼的問題。

請繼續往下閱讀

往往,當我們愛上一個人時,我們不是愛上了他/她這個人的本體,而是愛上這個人以符合我們本身的幻想。我們錯認了這個人,也因此當我們發現自己錯的時候,愛很快可能就會變成暴力。對於一個被愛的人來說,沒有什麼事情比被對方依照自己的幻想去喜歡更危險、更致命。— Slavoj Zizek

昨日,當NBA傳奇球星Kobe Bryant不幸因為直升機意外離世的消息傳出後,全球網路就陷入了哀痛。各行各業的重要人物以及網路鄉民們,無不在社群網路貼出悼念或是緬懷的貼文。即使是正在進行的澳洲網球公開賽,選手們在賽後都還被記者要求對Kobe的早逝表示意見。就這樣,Kobe Bryant的死一夕之間竟然讓以往充滿對立及仇視的網路世界團結起來,甚至還出現聲音,希望NBA官方把標誌換成是Kobe的剪影。

然而在這個時候,《華盛頓郵報》記者Felicia Sonmez在一片哀悼聲中,卻在推特分享了一篇在2016年還原Kobe在2003年強暴案調查及法庭紀錄的報導。這一舉動瞬間引起了反彈,各方網友開始謾罵、指責,宣稱Sonmez是為了博取版面而在這敏感時刻貼出此文。甚至還有不少網友直接透過社群軟體及電子郵件,發送死亡恐嚇信給Sonmez。Sonmez也在之後遭到報社停權,引起了媒體界公憤。

我們先談一個問題,那就是Sonmez分享這篇報導對不對?就情感上,在Kobe剛去世沒多久,來談論這個案件,似乎是有些不妥當,尤其Kobe身為NBA史上的傳奇球員,球迷與支持者眾多,自然對於這些人而言,必定會反感。所以才說在情感上,Sonmez的作法的確會很難令人認同。不過我們也要想想,難道我們就要完全不去碰這件事情嗎?難道我們就要因此將Kobe神格化,甚至連批評的言論都不能被允許嗎?

身為球迷的我們必須要去想:我是否要因為愛戴一位球員或一支球隊,而去接納他們的一切、去忘卻他們的過錯?我們之所以會喜歡他們,是因為我們喜歡他們這些人,還是因為我們已經因為對於這些人有了既定的想法,而讓我們對於他們的缺失冷漠?甚至,還因為這盲目,讓我們選擇忘記或是竄改過去的記憶和歷史?

如果要談論Kobe,這在丹佛所發生的事件,仍舊是個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畢竟一個人的一生當中,有功也必有過,而當我們在撰寫Kobe Bryant一生的故事時,這個案件不可能會因為他的離開,而幻化成夜裡的風散去。

Kobe當時有沒有罪?雖然雙方達成和解,但刑事的部分則因為女方不願意出來作證而不了了之。而Kobe則是在事後道歉,表示對於當天晚上的行徑感到懊悔,但是堅稱自己並沒有犯案。儘管這件案子的實際情況因為對方最後拒絕出庭而成為了謎,但就當時的紀錄及物證來看,要說Kobe完全沒有任何嫌疑,是有些過於果斷。或許當天晚上真正發生什麼事,大概也無法再被還原。但這件事情已經發生了,即使當時涉案的人已經離去,並不代表這件事情會從時間軸消失。

也因此當有人提及此事時,我們不應該直接去攻擊甚至恐嚇,以防止自己去聽聞不想聽到的事情。相反地,我們反而要去想,Kobe的事件讓他,讓我們這些旁觀者學到了什麼。我們也可以去探討Kobe經歷這件事之後,他有哪些改變,對他的成長又有什麼影響。

但我們要記住,當我們提及丹佛,並不代表我們要拿那案件去定義Kobe這個人。Kobe一生當中做了非常多好事,也曾經有知錯能改的事蹟。這位曾經在2011年比賽中以歧視同性戀字眼謾罵裁判的傳奇,之後在Jason Collins出櫃後,也是大力支持,甚至還在推特直接要求網友不要將同性戀妖魔化,或拿來當作嘲諷的語言。他也致力於推廣女性運動,甚至在生前也培養同樣不幸喪生的女兒Gianna,希望她能夠成為他傳人。這些都是他一生的一部份,就像那案件一樣,當我們回溯Kobe的過去,這些事情,無論好壞,都是他的故事中的篇章。

而除了場外,場上的Kobe也是有功有過。Kobe毫無疑問是位偉大的球員,這光是從他生涯的成績還有戰績等等,就可以當作證據。而他不屈不撓,想要在場上將對手徹底擊潰的決心,更是讓人永生難忘,成了至今人們津津樂道的「曼巴精神」。然而,Kobe也時常因為過度倔強,反而傷害到自己的球隊以及跟隊友的關係,尤其是球永遠都在老大手上這萬年老梗,更是他球員生涯的缺陷。他和湖人隊二十年的情誼,也不是一路順遂。無論好壞,這些都是我們在回顧Kobe球員生涯,討論他歷史定位時必須要考量的點。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