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澳網》一顆球的距離能有多遠?——談談新生代對巨頭們的追趕

蒂姆已經距離大滿貫冠軍非常接近了,他連續兩年殺進到法網決賽,在年終賽他擊敗了喬科維奇和費德勒。在今年澳網他再次提升了自己正拍的水平,使其變得更加穩定和兇猛,他證明自己可以在底線和喬科維奇一爭長短,甚至逼得對手增加上網比例。

作者:Dext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顆球的差距能有多遠?

 

有可能是一局、有可能是一盤,也有可能是一整場比賽,但他更多代表的是一個量級。我們去年美網在俄羅斯新「沙皇」梅德韋傑夫(Daniil Medvedev)身上已經看到過了,在大滿貫賽事、尤其是四強以後的戰鬥,差距往往極小,有時候勝負就在一顆球,機會稍縱即逝。你一錯過了,那氣勢和立場就逆轉了。

而能不能把握住那一顆有如魁地奇中「金探子」的那顆勝利之球,就是偉大球員和優秀球員之間的差距。

從2005年沙芬(Marat Safin)拿到澳網後開始算起,在這14年中,澳法溫三個大滿貫賽事,全部被「四巨頭(Big Four)」所壟斷,只有一個叫做史坦·瓦林卡(Stan Wawrinka)的單反怪傑能夠突破他們的封鎖。

在這14年來的56座大滿貫冠軍中,費德勒(Roger Federer)、納達爾(Rafael Nadal)和喬科維奇(Novak Djokovic)和穆雷(Andy Murray)一起囊括了50座冠軍。他們是如此的優秀,以至於整批90年代後出生的年輕俊傑們,至今都還沒嘗到大滿貫滋味。

網球的人才枯竭了嗎?當然不是。商業中有一個詞叫做資本化指數,那就是說一個團體如何去更有效的運用其天賦。比方說北極的愛斯基摩人中,可能有很多人有成為哲學家的天賦,但是由於生活環境惡劣,他們每天只能想著如何活下去,所學得都是捕鯨、造冰屋、生火這類的事,他的天賦因此而被浪費了。

但是在美國,如果你跳得比別人高、游得比別人遠、跑得比別人快。那麼放心,田徑協會的人總會找上你。因為在這裡體育活動是高度資本化的。只要你有能力,不用擔心天賦被埋沒。

而在如今男子網壇天才小鬼到處亂跑的時代,整體競爭力當然是比以前更強了。那些有能力的人,在青少年時期就被選中,甚至有些教練願意自掏腰包訓練他們。各地的網球學院在全世界覓尋好手,讓他們集中在一起互相切磋。身邊則是聚集了最好的訓練師、體能師、營養師。知名運動品牌則為其設計最好、最合身的球鞋、球衣和配件。

我們幾乎可以斷言——山普拉斯時代的大部分選手,如果乘坐時光機來到2020年,他們可能會懷疑這些砲彈般的回球到底和他們過去用的是不是同一顆。

因此我們若以科學的角度來看,要說九零後的天賦和他們所能提升到的高度,會不如他們的前輩們是很荒謬的。

如果並不是能力上的問題,那到底是什麼讓費德勒、納達爾及喬科維奇三人在超過32歲後統治依然看不到盡頭?

 

 

如果我們忽略掉結果,只專注在比賽內容上,在2019年三巨頭的統治其實鬆動許多。費德勒整季43勝7敗、並拿下三個賽事的冠軍。但他在最高強度的比賽——也就是大滿貫賽的表現,並不能讓外界以及他自己滿意。

特別是在下半年,溫網在拿到兩個冠軍點後輸掉,美網第4盤末浪費5個破發點,被過去隨便打的狄米特洛夫(Grigor Dimitrov)給逆轉。

納達爾拿了兩項賽事的冠軍,但他過去卻也出現被蒂姆送「貝果」,和被小巨人兩次讓四追四的失常表現。

但在今年澳網,費德勒狀態極糟、有兩場處於在淘汰邊緣,但都贏了下來。在對桑德格倫(tennys sandgren)那一場甚至化解了七個賽末點。納達爾在去年美網決賽第五盤體力耗盡,依舊在手抽筋的情況下,拿到了自己的第19座大滿貫冠軍。

然後是今天的喬科維奇,在第二盤尾段被主審抓了發球時間過長、然後導致關鍵第九局被破發、接著丟掉了那一盤後。他在第三盤幾乎完全崩盤,被蒂姆(Dominic Thiem)給連拿了4局。

但在短短十分鐘不到的時間裡,鱷魚球王重新武裝了自己的心態。蒂姆仍然不間斷的打出好球,但彷彿就像是在對一堵牆擊球一樣,使勁全力、不管扣得多重多兇,球在下一秒都自動回到了這一邊,甚至角度還變得更大,速度更快。

決勝盤喬科維奇把握住機會率先破發,不過蒂姆在第3局也有回破的機會,逼出了3個破發點,但前者巧妙的用一次上網施壓和一次精湛的小球化解掉危機。如果奧地利人能有勇氣看回放,他會發現那也是他挽救比賽的唯一機會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