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9

職業賽車手的極限之戰,該具備哪些條件才能生存下去?陳意凡:「你需要的,不是只有技術。」

賽車運動在全球風靡許多車迷,也代表競爭程度相當激烈,想要在這整個環境中脫穎而出並不容易,對於台灣車手陳意凡來說,也是如此,無緣獲得Lamborghini正選車手資格的他,接下來該何去何從?

請繼續往下閱讀

想要成為一位職業賽車手,難度相當高,但假若你相當幸運成為一位職業車手後,想要生存下去,難度更是每年都在向上提升。

以台灣的賽車環境來說,不太可能讓你在國內就成為真正的職業車手,往國外發展是必經之路,而台灣賽車界的後起之秀-陳意凡就是最好的例子。

出身自台中的陳意凡承襲自父親陳文閣的賽車天份,雖然年僅25歲,但陳意凡在去年就入選了Lamborghini青年車手培訓計畫,並待在Gama Racing Team,成為台灣第一人。

延伸閱讀:「職業賽車手的生活,跟你想的不一樣。」-陳意凡

這個培訓計畫共計招募13位車手,而陳意凡是代表台灣的唯一一人。

陳意凡,圖片來源:Evan Chen ( 陳意凡 )- Racing driver

 

非凡的2019年

去年賽季的意凡可以說跑出一個「代表性賽季」,賽季中前段的表現勢如破竹、連戰皆捷,讓各界對他的關注度大幅提升,尤其他來自台灣的身份、加上斯文帥氣的外型,使得諸多目光焦點聚焦在他身上,車隊聲勢也同時來到高點。

不過來到日本的鈴鹿站賽事,對意凡來說,卻遭遇了空前挑戰。

在當時的賽事前,因為比賽用車的差速器出了一些問題,必須要把車輛的變速箱整個卸下才能了解與處理狀況,讓技師團隊花費了非常多的時間,也導致車隊錯過了排位賽的參與,在正賽時必須從後段位置開始出發,甚至幾乎直到賽前最後一分鐘,才將車子整備好、送上起跑線。

比賽開跑後的意凡加足馬力猛追,超越一個又一個的對手,從最後一位直接殺到第一位的位置,縱使最後一圈發生爆胎意外,仍然完成奇蹟一戰,漂亮奪下單站冠軍。

不過這樣的喜悅,並沒有持續太久,在比賽結束與車隊職員和隊友的歡慶聚餐中,眾人得知因為賽車高度不符規定,而導致了成績遭到取消、所有努力付諸流水的事實。

雖然過程艱苦、甚至成績遭到取消,但如果回顧去年印象最深刻的賽站,鈴鹿站可能只能排名第二。

因為鈴鹿站的失利,讓意凡在接下來的比賽更加辛苦,他在之後的富士、韓國及上海站拼命拿下多座冠軍,每一場2分、2分這樣追回來,甚至上海站還有車隊派出24小時利曼LMP1的現役車手Norman Nato以及法國保時捷杯統一規格賽的冠軍前來挑戰,但在意凡的出色表現下,進入到年度最終的西班牙站時,意凡與同屬Lamborghini青年車手培訓計畫一員的Juuso Puhakka(隸屬FFF Racing Team)僅差2分積分而已。

雖然都同樣在青年車手培訓計畫內,但四散在不同車隊的13位車手,一旦在場上相遇,勢必還是要殺個你死我活。

西班牙站賽事的第一回合前半段,意凡隊友Chris van der Drift率先上場,他壓制住FFF Racing Team的Takashi Kasai,在進站交棒給陳意凡時取得領先位置,接下來,就看意凡與Puhakka的交手結果了。

Puhakka接棒後,不斷展開積極攻勢縮小與意凡之間的差距,在比賽剩下4分鐘時,一度僅有相差0.3秒而已,而意凡的防守功力確實相當高超,雖然距離接近,但始終沒有讓對方超越,最終以些微的0.247秒之差,收下首回合勝利。

西班牙站最後一回合、也是本賽季最後一回合的賽事,意凡與Puhakka在中前賽段出賽,這次意凡並沒有那麼順利,除了Puhakka起跑漂亮領先外,意凡也因為受到其他對手攻擊而跑偏,嚴重影響追趕速度,最多曾一度落後達到10秒之譜。

所幸換手後,Chris van der Drift發動攻勢追趕,儘管也一度發生被逼跑偏的情況,但Chris van der Drift逐漸收復失土,最後一圈拿下了領先地位,並以6秒之差衝線奪冠,也讓意凡拿下年度總冠軍殊榮。

綜觀去年整個高潮迭起的賽季,意凡一口氣奪下8座冠軍盃,更成為第一位拿下年度總冠軍的台灣車手。

 

賽車運動最現實的一面

對於意凡來說,去年他成功的把成績給做出來,但可惜的是,他並不是Lamborghini那13位青年培訓計畫車手中被選為正式車手的人選,目前的意凡是無約在身的狀態,現階段他正式聘用經紀人,要力拼尋找新東家,以及最重要的-贊助資源。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