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02/03

戲假情真,一個摔迷的職業摔角漫談:經典戰役

如果您讀到這邊沒有什麼激動的感覺的話,那麼你很可能不知道Daniel Bryan到底是克服了多少難關?可能也沒有經歷過Hulkmania或the Attitude Era?不過其實這無妨,因為說到底,職業摔角是一門娛樂活動,是人類學家李維史陀所說的那些逃避現實的「兔子洞」之一罷了。但如果你是一個摔迷,當你看到Ric Flair在台上奮力地打他最後一場比賽,他的好友兼對手在使出大絕要終結Flair之前,用唇語對他說出:I am sorry. I Love You,後來又看到Ric Flair告別之際,哭得像個小孩,你不可能不受到震撼。

作者:alonetogether

前篇回顧

戲假情真,一個摔迷的職業摔角漫談:The Fake is Real

戲假情真,一個摔迷的職業摔角漫談:傷痕

戲假情真,一個摔迷的職業摔角漫談:Brock Lesnar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職業摔角世界充滿了許多情感和情緒,這一切有點像是陶淵明所寫的<桃花源記>:晉太元中,武陵人捕魚爲業。緣溪行,忘路之遠近。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漁人甚異之。復前行,欲窮其林……

那裡面有許多的故事線會吸引你的目光,導引你的注意力,一但你踏入其中,你便會難以抵抗職業摔角的魔力,你會跟著故事線前進而好惡分明,同悲也同喜。而這樣的劇碼(與感情),大部分都可以在一場經典的比賽裡,濃縮展現,好比說Shawn Michaels和Ric Flair在Wrestlemania 24上的對決;好比說Triple H對上The Undertaker(Wrestlemania28);好比說Hulk Hogan對上The Rock(Wrestlemania 18);以及Daniel Bryan與Randy Orton以及Batista在Wrestlemania30上的戰鬥!

這幾場比賽都發生在Wrestlemania裡,因為Wrestlemania就像是摔角界的超級盃(Super Bowl),它可說是集一整年(或好幾年)的故事線於大成,利用這一個場合來做end game,終局之戰。這也難怪Wrestlemania會包含了許多既精彩又充滿情感的經典戰役,但如果你不是摔迷,那麼光看Wrestlemania,對你而言意義可能並不那麼巨大(不過那仍舊是精彩的摔角比賽),因為之前的起、承、轉、合你並沒有參與,像是Wrestlemania 24,那是擁有漫長與光榮摔角生涯(超過35年!)的Ric Flair在WWE的最後一場比賽,他將對上他最好的朋友Shawn Michaels……像是Wrestlemania 28,這個劇碼的故事線足足延伸了有四年的時間,The Undertaker在Wrestlemania裡有令人難以置信的二十年不敗經歷,他曾兩次在這舞台上擊敗了Shawn Michaels,並因此終結了HBK的生涯。Triple H是Shawn Michaels的好朋友,他想要做到HBK無法做到的事,並幫好友報仇雪恨!於是他在Wrestlemania的Hell in a Cell match(鐵籠比賽)對上了The Undertaker,Shawn Michaels則是這場比賽的裁判,最後結果仍是由The Undertaker勝出,但這三位摔角傳奇最後站在舞台上互相擁抱,在現場超過七萬名觀眾瘋狂的吶喊中扶持著彼此那傷痕累累的身體走進休息室,也一併結束了那四年不間斷的故事線。

Hulk Hogan對決The Rock,則是世代肖像對決另一個世代肖像(the face of a generation VS. the face of another generation),當然現在The Rock已是好萊塢巨星,名氣早超過WWE時期,但回到2002年,那場比賽可是摔角界裡兩個最有名的名字之間的強碰,雖然說彼時的Hogan已因年紀過大而缺乏相應的摔角技巧和靈活性,但這種1980年代與1990年代巨星的碰撞,依舊刮出了強烈的火花與共鳴。

至於Daniel Bryan與Randy Orton以及Batista在Wrestlemania30上的比賽,則是在摔迷們不斷地要求、懇求、哀求或說威脅之下,才讓Daniel Bryan這個望之不似人君(小個子、不好行銷、身材相對較差、整體rating B+)的選手能夠在克服重重難關後登上Wrestlemania舞台,更一舉拿下重量級冠軍。當裁判宣告Daniel Bryan獲勝之際,天空施放了煙火、撒下了五彩紙屑,超過七萬名觀眾大聲跟著Bryan喊著YES!YES!YES!

如果您讀到這邊沒有什麼激動的感覺的話,那麼你很可能不知道Daniel Bryan到底是克服了多少難關?可能也沒有經歷過Hulkmania或the Attitude Era?不過其實這無妨,因為說到底,職業摔角是一門娛樂活動,是人類學家李維史陀所說的那些逃避現實的「兔子洞」之一罷了。但如果你是一個摔迷,當你看到Ric Flair在台上奮力地打他最後一場比賽,他的好友兼對手在使出大絕要終結Flair之前,用唇語對他說出:I am sorry. I Love You,後來又看到Ric Flair告別之際,哭得像個小孩,你不可能不受到震撼。

在其他的職業運動中,拿下總冠軍的是最佳的選手與團隊,然而在職業摔角的世界裡,誰能為公司賺進最多的錢才是重點!一名技巧最好的選手比不上技巧稍差但卻更能與觀眾連結的選手,所謂摔角的藝術,正是在於如何把摔角手扮演的角色,用身體或是其他方式把要鋪陳的故事,確實傳達給觀眾。那是表演藝術,職業摔角手用他們的身體、他們的話語和他們的情感,日復一日地餵養著數以百萬計熱切而又有些許寂寞的摔角迷們……

(下回待續)

延伸閱讀

受身的天才,殞落的天才:三澤光晴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