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帛亨專訪】追夢的勇氣,走向職業的崎嶇路-賽車生涯(上)

前賽車手、現任F1車評Hanss林帛亨,是台灣賽車界代表性人物。 這次邀請林帛亨進行深入訪談,在本篇文章中,林帛亨談起他賽車早期生涯,從業餘走向職業,一路上的心路歷程。

作者:亨力

請繼續往下閱讀

 

職業車手的訓練:La Filière FFSA

La Filière FFSA,是帛亨真正踏入賽車手世界的轉捩點。

他先跟我說明這個賽車學院:「那個應該要念La Filière FFSA (A唸R),現在已經改名叫做Auto Sport Academy,現在法國F4也是Auto Sport Academy辦的。」

我提出我的疑問:「你在加拿大受訓主要是工程師,但你去法國之後,卻是接受車手的訓練?」

「對。」帛亨說,他知道這合作徵才後,馬上開始準備:「受這個工程師的訓練,是有機會開到車子的,開到真的方程式賽車,那算是獎勵,但規定是(其他時間)不能碰車。那我在訓練幾個月之後,就從多倫多回到溫哥華。我在溫哥華這段期間,卯起來玩賽車遊戲。」

言下之意,就是以賽車遊戲來訓練開車。這倒是讓我開了眼界,現在賽車手用模擬器訓練,是非常常見的,但我還不曾想過,20年前就能以賽車遊戲來當作訓練。

▼現在車手用模擬器訓練,已經是家常便飯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帛亨還記得當時是玩哪一款遊戲,笑著說:「那時候是Gran Turismo(跑車浪漫旅)2還3,我忘記第幾代。然後遊樂場有一個遊戲叫F355 Challenge,那個遊戲啊,是6速手排,要換檔還要踩離合器。」

回到徵才,我們現在都知道結果。但那個時候,帛亨面對的挑戰非常巨大,因為能入選的名額非常少,La Filière FFSA在北美只有開兩個名額。兩個名額是名義上的,事實上帛亨只能爭取其中一個。

「其實也可以講唯一,因為那是算法的問題。整個北美有兩個名額,一個名額叫做比賽年度冠軍,有點像是福特方程式,那種比較初階比賽的年度冠軍,可以拿一個名額;另一個就是甄試,找一堆人來,然後diss match...。甄試有30幾個人,開始進入一個淘汰賽,越縮越少,縮到剩一個,就能拿到那個獎學金的名額。」

這幾乎是帛亨生涯最重要的一刻,這時的帛亨也不過大學生的年紀,對未來充滿不確定性,懷有一股衝勁與熱血。

「我當時是兩個想法,」帛亨一字一句、緩慢且誠懇地講:「『If I don’t try, I don’t know the result.』的這種心態,我不試試看怎麼知道會不會 (成功);第二個想法是,我那時候的年紀22歲嘛,反正就算沒有拿到,去,也一定會學到東西,過程就會學到很多東西,就用這種想法去。反正,因為我沒有專業的訓練過,打遊戲機、開開車子、跑跑山路,頂多就是上網去了解,我有可能什麼地方是做錯的。」

「反正最後就是贏了。」

我接著問:「所以,這段時期才有那種當車手的念頭?」

「那個時候也還沒有那種念頭-我會變職業車手。拿到(名額)時候才覺得:『哇!真的還假的。』當然,隔年就去法國了。」

 

當時La Filière FFSA的地點,就是在利曼24小時的利曼賽道,我一開始天真的以為,訓練是開耐久賽用的原型賽車:「所以後來去法國,是去接受利曼賽車訓練?」

▼帛亨受訓地點 La Filière FFSA

帛亨馬上糾正:「那是方程式。我們訓練是用方程式(賽車),大概等於現在的F4等級,或F4再低一點。然後,他就是給你開車的時數,就像戰鬥機一樣。大部分時候是上課,而且你要了解的東西,不只是開車,不只是機械。」

「他教你要怎麼去尋求贊助,然後要怎麼去管理公共關係。因為你要賽車之前,要找到贊助,一般家庭是不可能負擔的,所以說,是一個很專業的、有階段性的一個訓練。他不只是告訴你,你要開車、入彎應該是要這樣子、出彎應該是要怎麼樣。」

「那些都是之後的事...我指的是職業這條路。」帛亨努力組織文字:「很多人自己花錢買車去跑,那當然是一件事情。但是,當你要往職業的走,像我們,什麼GT賽車、利曼或比較中階以上,那都是千萬計的,不可能以個人的能力能負擔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